優秀都市小说 詭三國 線上看-第2351章智慧侷限性相伴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夜色逐渐侵袭到了苍穹之上,当最后一缕阳光没入西面的地平线时,天空的颜色便是很快的从橙黄褪为铅青,然后夜色如潮水般的袭来了。
夜色虽然来临,但是并不代表着万物就可以休息,尤其是在战场之上的生物,不管是人还是战马,都不得不在相互搏杀之中消耗着自己的体力、精力,甚至是生命。
兵器的对撞声、战马的飞驰声、伤员的惨叫声,犹如洪水般的各式声音与呐喊,响彻北漠。
当利益最终无法调和的时候,战争便是成为了唯一的手段。
坚昆国内的战争,在张郃到来之后,彻底的引爆了。
婆石河部落得到了平北将军赵云的支持,也得到了最新的武器和装备,而且明里暗里也和宁胡阏氏勾连到了一起,正面对抗丘林氏部落。
对于丘林氏部落来说,要么是彻底投降,失去诸多的权柄,要么就是背水一战,再没有第三种的选择……
婆石河元嘗推着盾牌奋力地向前顶过去,身边也是同样的盾牌兵,任凭对手的武器在盾牌上砍扎乱响,然后让身后的同伴将手中长枪从盾牌上方、下方刺出去,带出一股股的鲜血喷涌。
再向前一步,婆石河元嘗却发现自己的脚下有些发软,原来踩着的并不是坚实的土地,而是一具还能微微动弹的躯体,重心的偏移使得他的盾牌也发生了位移,一根敌方的长枪擦着他的脸划过,勾出了一道伤痕……
『三!』
『二!』
婆石河元嘗猛地将盾牌往前顶出去,同时喊出了最后的口令,『开!』
盾牌阵猛的错开了,后线的长枪兵呐喊着,将长枪沿着盾牌错开的地方直接捅了出去!
当然,在盾牌错开的一瞬间,敌方的长枪也捅了进来,差一点刺中了婆石河元嘗他的肩膀。
无数钢刀、长枪在呐喊中奋力挥砍、刺杀。
正在和婆石河元嘗较力的丘林部落的兵卒头上不知道被谁砍了一刀,还没等嚎叫出声,便是一杆长枪穿透了其脖颈,从前面刺进去,然后从后面扎透了出去,下一个瞬间又抽了回去,失去了压制的鲜血,噗的一声便是喷了婆石河元嘗一头一脸!
在血色之中,这个和婆石河元嘗较劲许久的丘林力士,眼神当中似乎还带着些狰狞和不甘的神色,倒了下去……
婆石河元嘗回过头,便是看到了张郃收回了长枪,然后微微点头,而在张郃身后,还有兵卒正在往前,不断的向前进攻,压迫丘林氏兵卒的阵线。
随着张郃的加入,又是一个丘林氏的阵线崩溃了。
当眼前一空,视野之中不再有疯狂的面孔和血色的刀枪的时候,婆石河元嘗不由得喘息起来,手也微微有些颤抖。
四周都是丘林氏崩溃拥挤的人影,鲜血的气息又腥臭,又发腻,就像是浑身上下都沉浸在了沼泽地当中一样,拥塞了每一个的毛孔。
远处又有一声高亢的号令,然后如同流星一般的火箭朝着某处落下……
更远的地方,有一柄属于丘林氏的大纛,在火光之中若隐若现,摇摇欲坠。
『杀!杀进去!斩将!夺旗!』
婆石河元嘗大声呼喝起来,也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嗓门已经显得有些嘶哑。战场上的厮杀,生与死的对冲,每一次的对抗都会极大的消耗精力,若是刚刚经历此事的新兵,即便在战场上一刀不出,战争过后也会瘫软得像是泥一般。
这里是丘林在叶尼塞河流域的一个巨大的据点城池,名字很长,据说是什么光明什么地上丰饶的什么意思,当然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这里即将不再属于丘林氏。
新的名字,显然就是要参考张郃的建议,亦或是平北将军的,甚至是骠骑将军的想法。
三面合围,连续进攻之下,这个城镇即将走完最后的旅程。
有了坚定的带路党之后,号称有三万控弦之兵的坚昆国,分裂成为了两个部分,因为大漠当中习惯性的分散居住追逐水草的关系,当丘林氏发现势头不对的时候,召集分散的部落已经是来不及了。
尤其是有张郃统领的骑兵,就像张郃的枪法一样,出手就是杀招,而丘林氏想要依托这个本城防御,调集外部人马的计划,也在城池被攻破的这一刻,宣告彻底完蛋。
虽然说在街道上,城墙上,双方分散的战线这边一堆,那边一排,有的是张郃与婆石河等联军胜利了,有的是丘林氏的人反扑成功了,但是其实谁都清楚,自从城门被攻破,城墙开始失守的那一刻起,丘林氏的最后命运就已经是如同消失的太阳一般,迎来了漫漫的长夜。
街道向前的枪盾,推进坚定如山!
溃败后撤的乱兵,反抗苍白无力……
对于丘林氏来说,这些不断失去的阵地,再加上心理上的劣势,即便是有个别的丘林氏的武勇,也并不能起到多么扭转战局的作用。
坚昆丘林氏当中,不少人是混合了当地的土著血统,赤发碧瞳的,或是其他颜色头发的也不再少数,个体也比较高大,但是高大的体格并不能和精锐画上等号。或者这么说,丘林氏的单兵素质其实也不差,但是一旦结阵,却没能发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效用来……
战场之上,和丘林『同呼吸共命运』的当地土著,实际上约等同于炮灰,虽然说不至于像是『奴隶兵』类型的性质,但是本质上也没有什么差别,在平时训练和装备上都相差丘林氏较多,又如何能够承受张郃等人联军的巨大的攻击压力?
夜幕降临之后,数万人的城市已经是混乱得东西南北都难以分辨,在张郃等联军的攻击之下,丘林氏指挥系统难以避免的出现了混乱。等到黑暗的夜色最终吞噬了一切的时候,从城池之中就开始有人偷偷的从早就预留下来的缺口出逃出去……
没有人想要死,除非是真的有什么高于死亡。
显然,对于坚昆国内的丘林氏来说,还没有将人心凝聚到了这么高的程度,真要是有,也不会引得婆石河和宁胡阏氏不满而产生了矛盾了。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丘林氏的失败,来源于他本身的狂妄自大和目光短浅。
虽然在北漠,在叶尼塞河左近基本上都是平原和寒森林,并没有像是川蜀一样为盆地,有太多的山脉挡住周边的视线,但是一味的将矛头对准内部,忘却了在外面还有更多的土地和更可怕的敌手,无疑就是最终形成了当下丘林氏悲剧的主要原因。
世界終焉的世界錄
在最后的丘林卫队,近乎于牺牲式的反扑之后,丘林氏的大纛终于倒下了……
坚昆国的历史,在这一刻,悄然的拐了一个弯。
……(^ω^)……
沉浸在自身的期盼和希望里,不注重外界的变化,肯定都是要吃亏的。
北漠当中的坚昆如此,在汉中的张氏等人也是一样。
上庸城中,张则之侄,张冲惶惶不可终日。
就连他身边的上庸守将,都是颜色慌乱。
骠骑的军队,颠覆了所有他们的认知。
多少年来,当兵吃粮,在大汉的军队中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便是已经成为了习惯。在张鲁之前就是这样,到了张则当下也是如此。
知道天地极大,但是人却没有辗转过几个地方,故而视野很小,这不是张冲的错,也不是张则的错,因为在骠骑之前,每个人都是这样过的。
少有人会愿意站起来看这方天地,看外面的世界。
因为高处不胜寒。
躲在下面暖和,躺平了更舒服。
就像是在汉中这些张氏子弟,汉中守军当中,也未必全数都是没有斗志,也未必一开始的时候没有雄心。年轻的时候,意气风发,遇上任何人,都敢叫板,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然后军中的官员们看着年轻的士兵烈火般的性子,也多多少少的鼓励这些争斗,并且认为这样便能训练出厉害的队伍来。
但是到了后面呢?
人人都吃空饷,从上到下,大家都拿好处。
雄心壮志?
能用来吃几次汤饼?
先是吃十几个人,后来便是吃上百人上千人的份额。
吃空饷的时候都喜笑颜开,每个月从上到下,但凡是有些权柄的,便是可以按照职级分润好处。捏着手中的银钱,吃着大鱼大肉,酒水一坛坛的端上来,相互拍着肩膀,所谓兄弟之间的情谊,便是越发的叫得山响。
这些事情,起初还有人觉得不妥,但是到了后面就没有人觉得不妥。
因为提出问题的人已经被解决了。
然后,汉中的这些人,这些将,这些兵,就以为但凡是人,但凡是将,但凡是兵,都是这个样子的,没有谁比谁厉害到哪里去,即便是骠骑人马,也不过是多分一份钱而已,就像是农夫农妇在田间议论着皇帝皇后是不是用金锄头和金扁担在干农活一样。
等到骠骑军真的来了……
这些人才发现,原来那些原本觉得荒唐不可信的『传言』,竟然是真的!
勇猛!
犀利!
近乎永远的士气高昂!
骠骑骑兵犀利,步卒勇猛,拼杀起来悍不畏死,阵线队列配合默契。
几十人,几百人,几千人,被骠骑兵卒驱赶溃散,战刀之下没有几个人可以抵挡,汉中号称最为『精锐』的兵卒,在真正的骠骑兵卒面前,似乎也不济事,然后这些汉中『精锐』的将校兵卒,最终才明白了,这人和人,这兵和兵,其实有极大的差别的。
或许单独论一个兵卒的力量上的差距,顶多一两倍,或是更多些,但是当这些兵卒集结在了一处,整体力量上的差距,就变成了十倍,甚至差距百倍!
上庸周边已经被清空,张冲扒拉在城头瑟瑟发抖,『骠骑……这骠骑人马,可是要攻城了?』
守将吞着口水,『或许……』
『那怎么办?』张冲越发的觉得心口一阵乱跳,跳得头昏眼花,要不是扶着城垛,怕是站都有些站不稳,『能,能,能守得住么?』
『……』守将再次吞咽了一下,紧张的盯着城下的动静,『末将……尽力,尽力就是……』
在上庸城池下方不远处的朱灵和魏延,也在远眺着上庸城墙上的防备情况。
鳳亦柔 小說
魏延攻占上廉之后,吸引了周边的张氏兵卒,当然也扯动了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的所谓『围剿大军』,而魏延随后便是从上廉而出,再次突袭了子午谷,汇合了从子午谷而来的援军,让张氏兵卒疲于奔命,同时又让张氏将领陷入了相互扯皮的环节。
追杀围剿魏延的表示他已经尽力了,而且还收复了上廉,取得了杰出的成绩,反倒是驻守北大营的那家伙两次被捅穿了子午谷,裤裆稀烂得不像啥了,简直丢尽了张家的脸,应当立刻自刎谢罪。
同样的,在北大营的则是振衣怒声,咒骂围剿军胆小无能,行动迟缓,畏战不前,才导致魏延又从包围圈里面跳出来偷袭了他的子午谷,当时他正在全心全意的防卫北面关中,结果被偷袭了后路,所有的罪责都是围剿将领的……
双方各执一词,上报到了张则之处,张则也是无奈,只能是各打四十大板,然后将少的二十板拍在了一个毫不相干的押送粮的队率身上,表示是这个队率押运粮草的时候晚到了一天,最终导致了事态的变化,然后将其挂在了路灯上。
嗯,是城头上。
杀鸡儆两猴。
『上庸城……朱校尉可有何想法?』魏延仰着头,看着上庸城。
这是询问,也是考量。
『围城打援。』朱灵脱口而出。
魏延转过头,看了朱灵一眼,说道:『朱校尉去过讲武堂?』
一些特定的词汇,或者说是知识,普通的兵卒也是难以接触到的。斐潜在长安讲武堂当中存留了大量的战略名词和战术案例,几乎可以说是每一个将校心中的圣地。
朱灵笑了笑,笑容之中微微带了一些骄傲的神色,『在下有幸跟着太史将军去了一趟……』
魏延吸了一口气,看了看朱灵,点了点头,神态之中便是略微有些谦和几分。
虽然说到了魏延这个级别,每半年左右能收到一份关于讲武堂的秘传,但是终归是相对来说简略了许多,并且想要了解一些什么,还需要申请,一来一回速度很慢。此战终了,少说也要去一趟讲武堂……
魏延心中想着,然后微微朝着上庸抬起了下巴,『如此,便让此城之贼,多活几日就是!』
……(`∀´)Ψ……
『讲武堂……是个啥地方?』
两个趴在灌木里面,像是灌木里面长出来的杂草一样的斥候,一边查看着周边的情况,一边悄声对话。
『啥地方?好地方!』另外的一个年长一些斥候目光巡视着远方,嘿嘿轻笑两声,『要是额能去一次,这辈子就算值咧!』
『为啥?』年轻人总是充满了好奇。
『讲武堂一般人都去不成!』年长的斥候说道,『要么是都尉校尉以上就能去,要么就是战场有特别功勋,还有一个办法……全军比武,头三名都可以去……』
『头三名……嘶……』年轻斥候忍不住转过了头,瞪圆了眼珠子。
『别叫唤……有动静……』年老斥候微微示意,『那边……你娃看得远,看看是不是有烟尘……』
『……没错,有人马来了,还不少……』
示警的信息传递了出来。
斥候奋力的驱策着战马,奔行在下辨左近的沟壑崎岖的道路上。
整个的下辨,被战争阴云所笼罩。
作为氐人王杨千万统领的一万大军已经直扑下辨。
下辨是武都郡之中重要节点,也是从陇西到阳平关的粮道核心要点。
张辽在阳平关虚张声势做出的攻击态势,让氐人以为张辽和张则两个人正在打生打死无暇他顾,于是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可以出来收取渔翁之利,侵袭下辨,以此来断绝张辽后路,并且获取掀起战争的巨大红利。
秘婿
和大多数内部发生不可调和的党派争斗,多数会企图将内部矛盾转化为外部矛盾一样,上一任氐人王死得太早,再加上氐人部落本身政体松散,没有所谓继承人传统,再加上当下除了偏远一些的氐人部落之外,杨千万,王贵,雷氏七兄弟成为了三足鼎立的状态,持续的混乱和矛盾,最终在张则汉中叛乱,以及其他方面的一些刺激之下,爆发出了下辨之战。
在进攻下辨之前,三个氐人势力对于整个战争发展方向上,有两种可能性的推测:
一,陇右陇西汉中川蜀接连叛乱,说明汉人骠骑的统治已经不行了,那么现在当然就是最佳的时机;
二,即便是上一条推测失误,汉人骠骑在面对这么多地方叛乱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有力量来对付新的爆发点,这就是氐人的机会……
不是所有人都拥有全知全能的上帝视角,氐人能够识破张则的计划,没有傻乎乎的直接和阳平关的张辽对肛,已经是体现出了相当的智慧。
只不过在这个时间点上,这些氐人的智慧,必然的带有其局限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