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北宋有點怪笔趣-0191 外邊採回來的銀子熱推

這個北宋有點怪
小說推薦這個北宋有點怪这个北宋有点怪
筑基丹很有用,系统显示这物品为‘传奇’级别,是‘黄’色物品。
而陆森平时弄出来的刀剑,或者是饰品与盔甲,大部分是‘白’装,只用偶尔两三件是绿装。
即使是‘白’色装备,都已经很好用了。
也就是说,筑基丹虽然是消耗品,却比刀剑之类的白色装备,不知道强在哪里去了。
可以这么说,估计一颗筑基丹,能把杨金花这种没有‘修行天份’的人,硬生生推到可以快速修行的程度。
但相应的,筑基丹这好东西,要炼成需要的药材极多,而且不乏数种‘黄’色名缀的药草。
同时也能对比得出来,天机门送来的药材,价值有多高了。
刘福荣见陆森只是扫了一眼这些礼物,并没有心动的模样,他摸着胡子继续说道:“这只是订金,若陆真人愿意把妖狐交给我们,还有另一批比这更好的药草和奇珍,也会送过来。”
真是豪气冲天啊……陆森抬起眼眉,他看着刘福荣的眼睛,轻笑道:“这么大方,你们眼中的这头狐妖,值这个价?”
“血海深仇不是一些身外物能比拟的。”刘福荣叹气道:“陆真人亦是修行人,很清楚念头通达这事对于我们来说多重要,念头不通达,修行难得寸进且易滋生心魔。”
老实说,陆森他不知道什么是心魔。
他的实力是靠系统每天发的经验提升上去的,然后又练了太乙浑元功,把内力堆了上去……哦,还有双修之术的加成,这才有了现在基础内功扎实的陆森。
至于心魔是什么玩意……他没有像碧莲那样练功法,所以不清楚。
不明白什么是心魔,估算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心魔,但陆森亦不想把陆纤纤交出去,天机门的血海深仇关他什么事情。
“心魔啊。”陆森笑了笑,顺着对方的话说道:“既然刘掌门知道心魔是修行之人的大敌,那么为什么不考虑一下,把青丘狐交给你们,违背了承诺后,我会不会产生心魔的问题吗?”
“这……”刘福荣一愣,随后正色道:“陆真人这话说得,你身为现时最厉害的修行之人,世人公认的半仙,心魔对你已经无效了。”
陆森饶有兴趣地盯着对方:“刘掌门,难道你知道天魔不会侵袭我这样的修行人了吗?还是帮我算过?”
之前刘福荣就已经说过了,他们天机门的卦算之术,算不到陆森的头上。
陆森这话的内含的意思就是,你刘掌门实力似乎不如我,我自己都不敢断定不会受到心魔侵袭,你敢断定?
刘福荣人老成精,他听懂了陆森的意思,内心虽然尴尬,但脸上却依然满面春风,笑得极是亲热:“只是从常理推测而已。”
“要是不合常理,那就岂不是我就白倒霉了?”陆森继续追问。
这下子刘福荣终于笑不出来了,他脸色渐渐变得严肃起来:“既然陆真人不愿意交出狐妖,那么可得想好,我们天机门是与狐妖不死不休的。”
“真是不死不休?”陆森身体微微后仰,用一种探究的目光盯着刘福荣的眼睛:“还是说,另有打算?我曾听说,狐心食之,可抵十年阳寿。若是用来炼丹,效果估计会更好吧。”
刘福荣脸色不复刚才的平静,甚至眉头微微皱起:“我天机门行事堂堂正正,岂是会那等下作之事。杀狐妖,只是为了报祖师先辈之仇,陆真人,你把我们天机门,想得太龌龊了。”
“抱歉,是某以小人之腹度君子之心了。”陆森抱拳行礼,笑得很诚恳。
但眼睛似乎又不是很诚恳,相当微妙的感觉。
刘福荣哼了声,站起来说道:“陆真人就守着这狐妖吧,最好让它一世都别出来,否则……我们走。”
说罢,刘福荣与其十几名弟子,鱼贯走出了碧天阁,再迅速离开了杭州。
陆森回到洞府里,把刚才的事情和陆纤纤以及雪女说了一遍。
陆纤纤听完后,神情颇是纠结,叹道:“人族虽然命短,但这记仇的性格,却是真的厉害。”
近两百年前的事情了,天机门的人都记得清清楚楚。
雪女……也就是现在的白雪撇撇嘴说道:“若不是现在天地灵气枯竭,我一个人就能把天机门给冻成冰岛,省得他们这么嚣张。”
陆纤纤在一旁笑道:“若是天地灵气没有枯竭,你都破不了天机门的护岛大阵。”
白雪脸色讪讪的:“好姐妹,你拆我的台作甚。”
陆纤纤用袖口半遮脸庞,轻笑连连:“习惯了。”
随后她向陆森说道:“若是天机门的事情,让郎君为难了,我可以离开这里。”
话是这么说,但陆纤纤的眼里有些不舍。
她这并非是对陆森动情了,而是喜欢上这地方了。
狐狸喜欢居住地洞中,这是天性,而这里是洞府,刚好合她胃口。
这里的灵气量足,不敢说和三百年前的灵气量相比,但也能让她舒舒服服地生活了。
更重要的是,这里的人不歧视她,也不畏惧她。
以前在安倍家当式神的时候,安倍家虽然极为供奉,却也害怕着她,防着她。
只有安倍晴明才敢与她多交谈几句,大多数时候,都是几个女性妖怪陪着她而已。
可狐精又是爱亲近人的……所以这就很矛盾了,在东瀛的日子里,她过得并不算开心。
而在这里就不同了,陆森作为家主,对自己似乎没有什么兴趣,而三个女主人性格又挺好的,还有雪女这个老朋友相伴。
现在外面能有比这更好的地方?
雪女在一旁急急说道:“女娇,你傻了啊,外面都已经没有灵气了,你出外边,岂不是找死?”
陆纤纤咬咬嘴唇:“可我总不能让郎君陷入麻烦和危险之中吧。”
天机门的厉害,她很清楚的。
她这咬唇的动作,真是看着让人心生怜意,更重要的是,她根本没有诱惑人的念头,这动作完全就是一种本能行为。
所谓美人贵在美不自知!
这个不自知不是指不知道,而是指‘不在意’。
若是太在意自己的美貌,行事处处想着要保持形象和美感,那就会给人娇柔造作的感觉。
而那些以轻松姿态,敢笑敢哭、敢爱敢恨、敢玩闹敢扮丑的女子,才美得让人觉得自然通透。
陆纤纤此时就是这样,她就是那种美在不自知的类型。
连杨金花这样飒爽的女子,在陆森面前,都会稍稍注意形象,但陆纤纤是完全不在意自己的仪态和情绪的。
陆纤纤这样子,红唇被自己贝齿咬得有些微微的鼓起,充满了弹性和光泽,带着一种由内自外发散的涩气,陆森见着也不得不在心内感叹:不愧是狐狸精,这一举一动皆是风情啊。
只是他没有什么兴趣,可能是系统护身的关系,也可以是LV4之后,他自身的意志力高了许多的关系,他对陆纤纤的媚意,有很强的抵抗力。
虽然也觉得挺美的,但就没有那方面的冲动。
反而不如看着自家三个婆娘来得有性趣。
“不用出去,天机门进不到我这来,你待在我洞府里,别乱跑就行了。”陆森缓缓说了句。
陆纤纤看着陆森:“郎君不会觉得麻烦?”
“要是觉得麻烦,就不带你回来了。”
陆森坐在石凳上,放下手中的杯子,里面的蜂蜜酒已经喝光了。
陆纤纤立刻上来给陆森倒了杯,清幽体香随之笼罩而来:“郎君真要对上天机门,可和我说声,我定与你并肩御敌。”
“有心了。”陆森笑笑,随后思索了会,说道:“天机门这次找上来,似乎有些不对劲。”
白雪在一旁坐下来,叹气道:“肯定不对劲啊,这都要抓走女娇了。”
陆森摇头:“这只是表象,我的意思是,天机门以前的行为,都可能不对劲。”
“以前?”
私制東方儚月抄
陆纤纤和白雪都有些奇怪。
又饮了口蜂蜜酒,陆森才说道:“纤纤在天机门大闹的事情,已有两百年了。既然是二十岁算一代人,这也过了近十代的人口更迭,还能有那么大的仇恨?正常来说,过了三代几乎就不太在乎了的。”
“不是说人族很记仇的吗?”陆纤纤瞪大眼睛:“我长辈在小时候告诫过我,说人族不好惹,惹了就尾大甩不掉,曾奶奶那么厉害,都差点被砍头了。”
陆森无奈地摇摇头:“不,短命的种族一般两三代人后就不太记得这些血仇了的,反而像你们这种长寿的,容易把一件事情死死记在心里。”
听到这话,陆纤纤和白雪两人,都用微妙的视线看着陆森。
她们觉得,自家郎君是在变相的说自己是老太婆了,但她们又找不到证据。
至于小心眼这事,她们两人根本不在乎,女子爱记仇,不是很正常的吗?
白雪无语地盯着陆森好一会,然后才问道:“郎君你的意思是,这天机门突然来找女娇,是有原因的,不是为了报当年的血仇?”
“报祖上和先辈的血仇,更像是一种托词。”陆森叹了口气:“他们的目标,就是纤纤。当时我说了,他们是不是对纤纤的狐心有兴趣,毕竟食之能延十年阳寿,如果用来炼丹,估计会有更厉害的效果,当时刘掌门表情不太对劲。甚至我怀疑,当年纤纤的意中人,能得入天机门,也是一种‘安排’。”
纤纤下意识捂着自己的左心口。
当年被情郎一剑刺穿,把心脏挑走的情景,她依然历历在目。
白雪下意识吸了口气:“等等,两百多年前,天机门就在打女娇的主意了?”
“否则解释不清,为什么像纤纤意中人这种薄情寡义的男子,在夺了纤纤的心脏后,居然得拜入天机门,甚至还能与天机门的小师妹成亲!”陆森嘿嘿笑了两声:“若我是掌门,知道自己要收的弟子是个脑后长反骨的,连自己的女人都要害,那断是不可能让他拜入门下的。除非……这样的作法,能得到泼天的利益。甚至之后纤纤能打入天机门闹事,可能都是他们暗中的安排。”
两个女人对看了一眼,都觉得毛骨悚然。
她们虽然聪明,但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可能性。
特别是陆纤纤,她感觉自己全身都在起鸡皮疙瘩。
陆森见她们两人都像见鬼的了模样,便笑道:“也别想那么多,这也只是我的胡言乱语。”
这下子两人的表情稍微好些,但还是显得有些不自然。
陆森站起来,说道:“明日我要带着金花去一趟汴京,你们两人和碧莲还有梅儿守着家里。没有特别的事情,尽量不要外出,特别是你们两人,外边没有灵气的,你们出去待不了几天就会出事。”
“知道了,郎君。”
陆纤纤行了个万福礼。
白雪也答应了下来。
等到第二日,陆森便开着飞行器,载着杨金花回到了汴京。
不过他们两人没有直接进城,而是在城外偏僻的地方落下,然后依山挖了个‘小型房窖’暂时落脚。
等到傍晚时分,趁着天色昏暗又没有关城门的时候,交了人头税进了城中。
先在杨家内住了两天,然后才坐着轿子去了汝南郡王府。
“没带碧莲回来?”汝南郡王有些不爽地问道。
陆森笑道:“碧莲自己有飞行器,她想什么时候回来得行,据我所知,她每个一个月,就会回来探你一次,泰山这都还不知足?”
“父女天伦之乐,岂有知足之说。”
陆森呵了声:“泰山,也就我开明些,随她性子喜欢。换作其它贵胄门庭,一年到头能回来次都算不错了。”
陆森说的是实话,‘妾’这种身份,玩腻味了不被送人,能在家中终老都是件幸事了。
更别说三个婆娘里,陆森其实最宠的就是碧莲了。
“哼,算你说得对。”汝南郡王不爽地啧了声,现在这对翁婿关系已经很好了,彼此间都互相看重和照顾,几乎已经有种亲父子的感觉:“这次你亲自来,是有什么大事?”
“想着来参加展捕头的婚庆。”陆森将一个盒子从系统背包中拿出来,推到汝南郡王面前:“另外这里是十万两白银,我几天前从东瀛采回来的。”
什么!
汝南郡王惊得跳了起来。
十万两白银不稀奇,他的家底比这丰厚得多了,但如果是从大宋境外采矿,然后自己炼出来的,那意义就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