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ptt-第1588章 自閉得理直氣壯展示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原来如此,”毛利小五郎叹了口气,问榎本梓,“那么小梓小姐,你哥哥有跟你联系过吗?”
“我之前也跟警官们说过了,只有一次,让我不要担心,”榎本梓说着,情绪激动起来,“而且我哥哥说了,他是清白的,他没有杀人!”
“没错……”
进店的男人身材高大,穿着西服、外面套了一件灰色风衣,戴着窄框眼睛,看起来斯文儒雅,走到榎本梓身边,神色认真道,“他不是那种会杀人的人,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请问您是?”毛利小五郎疑惑打量男人。
榎本梓连忙收拾了心情,“这位是我哥哥在公司的同事,河濑先生。”
河濑补充道,“我因为工作的关系,正好到这附近,所以就过来看看。”
“我说,作为凶器的来复枪上的指纹,真的是小梓小姐哥哥的指纹吗?”柯南出声问道。
“是啊,没错,”高木涉低头看了一下记录手册,肯定道,“被杀害的鸟平先生喜欢打猎,凶器来复枪原本是属于他的……”
逍遥岛主 和尚用潘婷
“那大概是之前他和四五个同事一起去鸟平先生家里玩,鸟平先生给我们看来复枪的时候沾上的吧,”河濑声音轻缓,“因为那个时候他很兴奋地摸了来复枪,还从枪口往里面看。”
“也不至于那么有兴趣吧?”毛利小五郎一脸无语,“他自己不是也在玩飞盘射击吗?”
“不,”河濑道,“飞盘射击用的是霰弹枪,打猎用的来复枪他应该是第一次接触,所以才会那么兴奋。”
“兴奋?”毛利小五郎探身凑近河濑,半月眼问道,“难道就因为这个,所以才想开一枪试试?”
河濑忙摆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榎本梓是老熟人,毛利兰也不愿意看榎本梓难过,思索着问道,“可是,既然小梓小姐的哥哥和鸟平先生是可以到家里去玩的交情,小梓小姐的哥哥应该不会跟鸟平先生结仇才对吧?”
“是啊,”榎本梓忙道,“我哥哥说过,他鸟平先生虽然严厉,但人很好……”
“严厉?”毛利小五郎打断。
“鸟平先生说过,榎本先生是个很有能力的人,所以特别重视他的样子,”河濑开口道,“所以鸟平先生经常在别人面前严厉地责骂他,这就是所谓的恨铁不成钢吧。”
灰原哀悄悄打量着河濑。
这家伙确定不是来落井下石、给提供杀人动机的吗?
“嗯……”毛利小五郎摸着下巴,皱眉思索,“但要是指纹是不小心印上去的,他为什么要逃跑呢?”
“还是很慌张地逃离了住处,”高木涉补充道,“玄关大门没关,现金、银行卡和钱包也放在家里没有带,好像只带了身上的零钱,而且他扔下的东西还不止这些,我们在他公寓附近的垃圾堆里,找到了一件沾有不少飞溅血迹的他的衬衫。”
榎本梓大概也是才知道这事,惊讶失声,“怎、怎么可能?”
毛利小五郎也正色问道,“那么,上面沾到的血迹……”
高木涉点了点头,“根据DNA鉴定的结果,确实是鸟平先生的,我们也在纽扣上检测出了他的指纹……”
说着,高木涉拿出一张照片,出示给榎本梓看,“照片我带过来了,小梓小姐,你对这件衬衫有印象吗?”
“这个……”榎本梓皱眉看着照片,“只是很常见的、哪里都有卖的白衬衫啊。”
“给我看看!”柯南跳起来抢了高木涉手里的照片,拿到桌旁看着。
灰原哀探头看了一眼照片,若有所思皱了皱眉,一转头,发现自己哥哥安静坐着吃早餐,这半天没吭声,都已经吃了两块三明治了,“非迟哥……”
池非迟抬眼看向一脸无语的灰原哀,“怎么了?”
灰原哀心里又叹了口气,凑近池非迟耳边,低声提醒道,“那件衬衫上的血迹很奇怪……”
池非迟垂眸看了看柯南摆在桌上的照片,点了点头。
是奇怪,不过这个案子太简单了,熬到晚上就能直接解决,他不想跟着其他人猜来猜去。
灰原哀一噎,一脸无奈道,“算了,你吃早餐吧,这些事情交给警方就好。”
那边,河濑低声跟榎本梓说了两句话,告辞离开。
柯南放下照片后,走到榎本梓身旁,仰头问道,“小梓姐姐,河濑先生和你哥哥的关系很好吗?”
榎本梓看着河濑出门的背影,点了点头,“好像是从上个月开始,他和我哥哥分到了同一个部门,所以关系一下子好了起来,因为我哥哥的公寓离公司比较近,最近他还经常借住在我哥哥的公寓里。”
柯南没再问下去,心里有了怀疑。
近期经常借住在公寓,那就可以拿到小梓小姐哥哥的衬衫了。
……
警方的监视还要继续,而店里坐了不少低气压的大老爷们,波洛一整天的生意都不怎么样,除了常客过来,很少有人进店。
池非迟吃完早餐后,到柜台后指导榎本梓做草莓水晶糕。
榎本梓心情虽然消沉,但草莓水晶糕的做法并不复杂,练习一整天也做得像模像样。
而做出来的草莓水晶糕也没浪费,被一群监视的警察和毛利侦探组买了下来,加上一些店里卖的食物,当午餐吃了。
晚上,榎本梓下班时,毛利侦探组不放心地跟了过去,和监视的高木涉、千叶和伸一起被榎本梓邀请进门。
毛利小五郎、柯南和毛利兰围着榎本梓哥哥送榎本梓的礼物看,问东问西。
榎本梓也没有不耐烦,还给一群人看了昨晚自己哥哥发来的照片。
一张在下雪时候的自拍照片,照片里的男人穿着毛衣、棉和服入境,笑得有些傻气。
毛利兰接过榎本梓的手机看了看,递还回去,“昨天晚上有下雪吗?”
“听说神奈川那边下得很大,这是我哥哥公寓那里下的第一场雪,哥哥说他还发给了河濑先生……”榎本梓说着,举起手机给毛利小五郎看,正色问道,“毛利先生,你觉得发这种照片过来的人会去杀人吗?”
毛利小五郎汗了汗,“这个确实……”
灰原哀晃到池非迟身旁,看了看自家哥哥,对榎本梓的心情更加感同身受。
她也想问问其他人,她家非迟哥是那种会杀人的人吗?
不熟悉的人不算。
不过她家非迟哥今天很沉默,除了在小梓小姐做草莓水晶糕时提醒过几句,剩下的时间,不是在喝着咖啡看报纸,就是坐在波洛用手机打游戏给非赤看,再要不然就是默默跟着警方和大叔讨论案情,或者看着窗户外的街道走神,来这里之后也一声不吭,一脸冷淡地站在旁边玩手机,就跟自闭症患者一样。
她是希望非迟哥好好放松,但这么完全不跟外界接轨、似乎只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放松,让她感觉更不对劲。
非迟哥真的没事吗?
一旁,榎本梓还在一脸严肃地帮自己哥哥解释,“而且我哥哥说了,他平时用的都是比赛专用的霰弹枪,根本不会用来复枪!”
高木涉干笑着摆手,“这个不是会不会用的问题……”
“叮咚!”
门铃声响起,打断了高木涉的话。
高木涉和千叶和伸对视一眼,神色凝重起来,“有人说好了要来拜访吗?”
榎本梓紧张地攥紧了衣摆,“没、没有……”
灰原哀都替榎本梓紧张起来,盯着那道紧闭的门。
小梓姐姐的哥哥不会真的送上门来了吧?
她是不是庆幸一下,她家哥哥不会犯傻,就算被迫逃亡,肯定也能猜到警方会怎么调查、会在哪里埋伏,不会傻乎乎地跑进包围圈里?
“好!那么……”毛利小五郎快步走到门口,猛然打开门。
门外只是一个拿着礼盒的宅急便配送员,说明这是一位叫榎本杉人的先生让他送来的,把礼盒递给屋里的人后,就离开了。
灰原哀见其他人围着拆礼盒,伸手拉了拉池非迟的衣角,在池非迟看来后,低声道,“别一直玩手机,对眼睛不好。”
池非迟把手机里的游戏暂停,收起手机,“抱歉,是不是太无聊了?”
“没有,”灰原哀看向背对他们这边的榎本梓,“今天除了有点担心小梓小姐的处境,也算是轻松悠闲的一天。”
“你担心小梓小姐?”池非迟打量着自家妹妹。
是因为和榎本梓相处得多了,她家妹妹心底也很关心榎本梓的事?
灰原哀很想说‘我为什么担心你心里没点数吗’,不过想到自己哥哥今天状态不对,还是决定温和一点,不要怼,“是啊,不过你今天是怎么了?一直不说话。”
“不是说好放松的吗?”池非迟平静脸反问。
自闭得理直气壮。
“啊,对了……”
那边榎本梓把礼盒的包装纸、绸带丢进垃圾桶后,拿起挂钩上的厚外套,往身上套,转头跟高木涉说话,“我想去超市买点吃的东西,你要一起去吗?”
高木涉连忙点头,“当然。”
“我的烟抽没了,”池非迟看着两人道,“我也一起去。”
“那我……”
灰原哀刚开口,就被池非迟打断。
“外面太冷了,”池非迟拍了拍灰原哀的头顶,“你和大家在这里等。”
柯南一看池非迟要跟过去,第一想法就是‘情况不对劲’,但想想池非迟全天神游的状态,又不太确定,想了一下,还是没有提出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