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小閣老 txt-第六十二章 兒子的愛在千里外看書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失去了瓷器出口收入,对安南南北朝都是沉重的打击。
占据了红河平原的北朝还好些,有一年三熟的水田,军民总能还吃上饭。
对耕地有限、粮食无法自给自足的南朝来说,麻烦就大条了!原先他们依靠生产大量瓷器,吸引海商运来粮食武器等所需物资进行贸易,以维持人口和战斗力。
现在瓷器无了,海商不来了,郑松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有到邻居家去抢了。他被迫马上进行北伐,同时命令广南的阮潢劫掠占城。
原本北朝在莫敬典死后会陷入内斗,精兵强将全都白白自相残杀掉。郑松只消厉兵秣马十年,静等他们烂透了,再挥兵北上,便可一战而定。
然而郑松因为赵昊制造的经济危机,被迫提前十年北伐。这时候北朝的精兵强将还都在呢!朝中一看郑松打过来了,也顾不上内斗了,只能先一致对外了。
结果郑松北伐遇到了很大的阻力,双方你来我往打得十分惨烈,都把红河真染红了。
而且打仗打的是后勤啊。北朝主场作战,补给不愁。又背靠天朝,砸锅卖铁总能买到所需的武器弹药。甚至虎蹲炮、佛郎机,只要愿意挨宰,总能买得到。
郑松那边断了海贸之后,南下的陆路又被海警阻断,是彻底与世隔绝了,就是有钱他都花不出去。何况他早就穷得叮当响了。这仗自然越打越弱,南朝也陷入了饥荒。
可郑松就是为了消耗人口,也不能停止北伐啊。行军途中,面对北朝坚壁清野后的红河平原,他时常感觉自己才是孔明。深刻理解了诸葛亮六出祁山的无奈。
大唐第一村 小說
眼下,被他逼到广南去的阮潢,又率残兵败将撤回了顺化,这下郑松睡觉都不安稳了。
赵昊只需要把隔离墙建好,搬个马扎在上头看猴戏。等三家流干了血再出手……
~~
但其实赵立本的意思是,你丫又不打算当皇帝,抓紧时间舒舒服服得了。费那些事儿干啥啊?
对赵昊宣布绝不会‘山河再赵’的举动,老爷子是很有意见的。总觉得这是在替别人做嫁衣,忒没劲,连一年一度的三亚海天盛筵他都不参加了……
赵昊只能宽慰老爷子说,我并没将赵家人排除在集团接班人之外。
虽然下一任接班人一定不姓赵,但说不定下下任又是咱赵家人了呢。
不管怎么说,赵家人在集团晋升是有很大优势的。只是他们也得按部就班的往上爬,干出过硬的成绩来才能服众。这样才能保证不会有宋徽宗、明堡宗那样的废物接班。
“少鬼扯。”赵立本却不是好忽悠的,哼一声道:“没有父死子继、嫡长继承,将来的事谁说得准?”
“他们要是拼爹都上不去,那不上去就是最好的结果。”赵昊淡淡道:“老赵家两次亡国灭族,还不够吗?”
“唉,倒是……”赵立本说不过他,想给他一巴掌。但手举起来又放下了。
孙子如今的身份,也碰不得了,得顾及他的体面。
老爷子一阵苦笑,长叹一声道:“我都什么年纪了?不管了也不问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那哪能呢,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赵昊忙将权杖丢给身后的高武,扶着赵立本道:“别看我爹是首辅了,你老该说就说,想揍就揍,他保准没二话。”然后小声道:“就更别说我了……”
“哈哈哈,那当然了臭小子。”老爷子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登时开怀大笑道:“没有老夫哪有你们?”
老小孩老小孩,哄着才是硬道理,而不是真的讲道理。
祖孙俩正说笑间,便见保卫处副处长兼通讯科长常凯澈气喘吁吁跑上山来。
别看老常只是个科长,除了保卫处常规的文书往来外,整个集团的电报收发、各地电台通讯站都归他管,手底下也有个大几千人了。
不过他还是不放过任何在大老板面前表现的机会,亲自将京城电报送到赵昊面前。
赵昊拧开信筒封口的火漆,抽出里头译好的电文,看完递给老爷子道:“京里还真是热闹呢。”
赵守业赶紧给赵立本掏出老花镜。老爷子戴上读完后,摘下眼镜哂笑一声道:“你不是说好了,要让他们尽情的蹦吗?怎么还没蹦两下就忍不住出手了?”
“这不我爹开口了吗?”赵昊摘下大檐帽,摸了摸额头的压痕。这材质还是得改进啊。
“遇到事儿就找儿子,这就是堂堂首辅的本事吗?”赵立本哼一声。
“局面有些出人意料啊。”赵昊把帽子递给高武,接过烟斗来,一边熟练的装填,一边无奈道:“本来以为,把老西儿按下去,就应该问题不大了。但没想到清算岳父的风潮还是起来了,而且声势浩大。”
“老西儿最不老实了,一群两面三刀的东西。”赵立本淡淡道:“再说张太岳得罪了那么多人。这里头还有泰州派的影子,就连你的弟子也搅合在里头,能不乱才怪呢。”
说着他嘿然一笑,意有所指道:“为什么各路神仙在对付张居正这件事上,达成了空前的一致,你一定要引以为戒啊。
天神的後裔
“爷爷是指……”赵昊点着烟斗。
“王武阳给那几个小子说了不少好话啊,看来他觉得他们的担心有道理啊。”赵立本幽幽道。
“很正常,虽然大家在一口锅里轮勺子,但饭还是分开吃的。”赵昊苦笑一声,轻吸一口烟斗道:“没办法,日后用干部取代官员,是既定的方针,谁也不能改变。要么就顺势而为转干部,要么就悠游林下搞科学。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既然是我的弟子,还能没他们口饭吃吗?”
“可是很多人既不想转也不想退,就想像现在这样。”赵立本贪婪的吸一口烟草气味。为了多活几年,不让儿子重蹈前任覆辙,他两年前就听从赵昊的建议戒了烟。只能吸二手烟过干瘾……
“那就只能走着瞧了。”赵昊端着烟斗,慈父上身的冷冷道:“既然是革命,总有人要牺牲掉。再说我又不会要他们的命,最多送他们去开发澳洲。”
“不是非洲吗?”赵守业一愣。
唐家三少 小说
“去非洲那叫外派工作。”赵昊轻咳一声,澳洲才是标准流放地。
“你不打算惩治那几个搞小团伙的弟子了?”赵立本道:“我看他们个个都是人才,将来必能呼风唤雨。”
“爷爷真是火眼金睛。”赵昊咬着烟斗,轻轻鼓掌。
顾宪成这几个东林党创始人,何止呼风唤雨啊。简直是祸国殃民好吧。
虽然对他们的评价一直两极分化,众说纷纭,写篇论文也别想说服所有人。
但以结果导向论来看,东林开启了明末党争是无疑的;他们利用政治影响力无底线的偏袒江南地区,漠视至少是不重视北方,任其在天灾兵祸下沦为人间地狱也是无疑的。所以他们对明朝灭亡,起码要负重大责任是没问题的。
却也不能因此把他们一棒子打死,因为未来总要有人来代表江南官僚地主和工商阶层的利益的。
现在是江南集团来代表他们的,但赵昊是要让江南集团代表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的,所以就不能只当他们的代言人了。
时间一长,他们一定会找到新的代言人。没有东林党,也会有西林党,总之这个生态位,一定会有人填补的。
那还不如索性留着顾宪成他们,占据未来空出来的生态位呢。他们在自己的掌控下,还有师徒名分在,至少自己活着的时候,是干不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的。
何况顾宪成几个已经被特科加入特别关爱名单,他们也就只能是东临一党,而成不了东林党了……
寻思一会儿,赵昊点点头,问秘书道:“还是要略作薄惩的,第六次环球航行开始了吗?”
摘 仙
“下个月就从浦东出发。”秘书不假思索的答道。
如今环球航行早已经不是稀罕事儿。受到林凤、张筱菁万历元年那次传奇航行的鼓舞,许多富有冒险精神的读书人,怀着发财梦的年轻人纷纷报名成为下一次远航的志愿者。
到今年为止,集团已经组织了五次环球远航,第六次马上就出发。
“安排他们加入吧,绕地球转一圈,好好的开阔下心胸。”赵昊便吩咐道。
秘书点点头,赶紧记录下来。
赵守业咽了口唾沫,好家伙,这起码两年就飘海上了……
~~
“你打算怎么帮你爹?”赵立本又问道。
“需要找人帮他顶一顶,这次的锅很大,他一个人背不动。”赵昊笑道。
其实他很清楚,眼下对张居正的清算,之所以如此不可阻挡。除了万历皇帝个人因素外,还是科道言官和六部联合起来,想要限制内阁的权力。
明白这一点,就知道他们为什么还要针对现任阁臣,甚至胁迫赵首辅了……
搞清楚原因之后,也就知道该怎么下药了。
“另外,还要转移一下矛盾,不要让他们光盯着个逝者咬。”赵昊云淡风轻的说道:“咬活人多有意思啊?”
确实,京里的事情,对他实在算不得什么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