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星門-第344章 大變革時代(求月票訂閱)鑒賞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趁着晚上回来偷偷码一章,卷死那些请假的,明天6点起床开会一天,明晚争取还能写一章)
银城。
天地震荡。
皓星界余波已经退去。
李皓公开发表了一些言论,再看无数士兵强大了起来,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这一刻,他明白,一切的努力并未白费。
下方。
此刻,大离军已经变的有些惊恐。。
天星军瞬间提升了一大截,而他们这边,大道之力,却是被李皓截取了,他们可没捞到什么好处,大离王和姜离,还有少数一些神卫,祭祀,倒是稍微捞了一点好处。
可修炼的,毕竟非新道,提升也很有限。
而此刻,李皓一方的强者,却是都有些不小的提升。
这一次,人并未来全。
只有五方都督,还有赵署长几位安抚军队的官员抵达了银城,其他人各有任务,并未到来,可就算如此,提升的人也不少。
更可怕的,还是李皓自己。
大离王可以感受到,李皓比之前更强大了。
此刻的李皓,36道脉窍穴,开窍320个, 36道脉开脉28条,还剩下8条未开。
其他道脉,开窍324个,和36道脉组成了一个剑道神通的简单循环,合计开窍644个。
开九系神通道脉,开肉身道脉,总共开脉,却是高达38条。
到了这地步,李皓算是跨入了日月九重巅峰,甚至朝下一个境界跨入……只是如今的李皓,只是开脉多,36道脉的基础循环,还没彻底完成。
36脉,便是日月巅峰。
而李皓,已经开脉38条,只是,还没出现一个巨大的蜕变,并不算跨入了下一个层次。
这时候的大离王,比之前其实也强大了许多。
之前,大离王打完古城,也有一些收获,还没来得及转换,这一次吸收了一些大道之力,也算是消化了所得,可此刻大离王,撑死了不过日月六重。
和李皓的差距,却是越拉越大了。
大离王脸色愈加凝重。
大离,毕竟不是天星一员。
他和李皓,之前也只是合作。
如今水云降服,神国虽然还没彻底覆灭,可月神那些人,恐怕很难翻盘了,大荒有荒兽保护,大离呢?
他余光看向李皓。
李皓这人,不像狼子野心之人,若是大离不进攻天星,李皓也未必会去管大离,可大离王知道一点……那是以前!
以前的李皓,也许如此。
可如今的李皓,谁能说得清楚?
无边城一战,那些人纷纷战死,李皓却是不愿承认他们是战死了,而是沉眠了,他觉得,那一刻的李皓,恐怕已经变了。
看起来还和以前一样,却是不一样了。
更具备主动进攻性!
是的。
就是这种感受。
以前的李皓,更喜欢被动迎击,可对付神国,收编水云,裁军,逼退大离,公开消息压迫大荒,无一不是在说明,李皓变了。
就在大离王心中想着这一切的时候,李皓视线朝他看来。
大离王心中一惊。
刚想避开,李皓却是笑了,忽然,将一个拳套丢了过来,有些黯然,但是比之前恢复了一些,刚刚李皓汲取了一些大道之力,进行了修补。
大离王一怔,急忙接入手中,看向李皓,没有说话。
他的霸天帝拳套,还有水云太后的人王后佩剑,都因为之前援助李皓,丢了出去,没来得及取走,加上受损不轻,他也放弃了要回来。
加上大离那边,还有一只,所以他也没提这茬。
可此刻,李皓却是将拳套给了他。
而且,不是耗空的那种,而是恢复了不少,看样子,只要自己再淬炼一段时日,能和以前恢复的差不多了。
大离王稍显意外,这拳套,可不一般!
有拳套,他战力能上升一重。
没有,那可就差多了。
李皓……居然还给了自己不说,还帮自己恢复了一些拳套的威力。
大离王沉默一会,看向李皓,语气有些低沉:“李都督,这可是上古时代,最强者之一的兵器……你……星空剑破碎,如今并无强力兵器……”
李皓有星空剑还好说,关键是,他没有了。
这都不留下来?
其实,更该留下来的,还是人王后的佩剑,都是剑客,那把剑给李皓,一定能发挥出更强大的战力。
“又不是我的。”
李皓轻笑:“是我的,那就是我的,不是我的,主人还在,是仇人,那也是我的,不是仇人……那就是别人的。”
大离王慢慢咀嚼着这话的意思。
李皓说的很坦然,却是……给他带来了浓浓的压迫感!
敌人的,那就是他的。
正想着,李皓轻声道:“小心一点,三大组织那边,不好对付,如今,天地动荡,动荡的是古强者!而新道强者,恰恰相反,会有一个提升期!”
大离王微微一怔,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李都督,本王有件事很好奇……这新道极限……难道……和都督有关?”
这件事,他有些奇怪。
因为每一次李皓提升,天地间好像就宽松了一些,他感受不深,但是可以感受到,李皓一方这边,强者极限就会提升上去。
李皓微微点头:“映红月那些人,必然修炼了新道!而今新道的极限,可能达到了日月九重!就算对方做不到我这样,他们的极限,也许也能突破到七重!而大离王陛下,如今只是日月六重,就算佩戴上拳套,对付七重也很难……当然,未必会提升那么多,可极限是极限……”
其他人不好说,映红月此人,通过封印,和红月帝尊共存,是个胆大包天的人物。
他和红月帝尊,相辅相成。
一方面封印帝尊,一方面又借用帝尊之力,正在走钢丝,而封印又松动了许多,也许可以截取更多的力量。
大离王面色凝重,点了点头。
李皓这人,很有意思。
他连古圣人都敢杀,都敢搏!
神灵圣人也是说杀就杀,甚至帝尊眼皮子底下,都敢薅羊毛,可说起映红月,说起这个仇人,每次都是忌惮三分,映红月上次他打了一次交道,是不简单。
可是……也不至于让李皓去忌惮吧?
“本王明白!”
大离王点点头,开口道:“李都督,那……本王就先告辞了!”
明明是对敌的双方,甚至双方都有死伤。
可此刻,大离王还是很客气地,说出了要撤兵的事。
李皓微微点头,并未多说什么。
大离王见状,暗暗松了口气,下一刻,高声喝道:“大离军,随本王……回大离!”
下方,百万大离军,之前也许不甘心。
可此刻,都恨不得多长了两条腿,转身就想跑。
就在此刻,忽然,几头大妖浮现,一头大妖,发出尖锐的呼啸声:“走可以,留下我苍山之妖!”
李皓侧头看去,居然是那金雕。
看到金雕,他微微有些恍惚。
仿佛看到了师父。
这四头大妖,实力一般,算起来也只是刚入山海不久,之前李皓没让它们乱跑,的确是为了保护它们,后来战斗,也几乎不管这几头大妖,只是让它们别捣乱就行。
这是老师昔年修炼五禽术,模仿的几头大妖,袁硕来看过一次,心情还很不错,说是几十年的老朋友居然还在。
倒是几头大妖,不服不忿的,却是不敢报复。
今日,大离要撤军了,这几位,倒是站出来了,要大离留下苍山之妖。
李皓并未开口。
大离王却是不以为意,淡淡道:“区区一些小妖罢了,只是……苍山妖族,也杀我大离不少兵士,不过看在李都督的面子上,这些苍山妖族可以留下……若是再有妖族,敢犯我大离,本王决不轻饶!”
军队中,那无数妖族,却是有些胆战心惊。
在大离王这边,给人家当坐骑,是很难受,很屈辱。
可此刻,这些妖族,却是心中骂死了金雕。
在大离王这,起码不会死。
可大离王都如此忌惮李皓,李皓这人,据说对妖族极其痛恨……这一点,也是传闻,据说李皓因为曾经看到妖族吃人的事,对妖族很厌恶。
据说,他原本养了一条狗,都被他给炖了!
这都传的有鼻子有眼的。
现在,留下来,这不是完了?
金雕洋洋得意,以为自己拯救了苍山妖族,可苍山妖族中的一些顶级大妖,都暗骂不已,都想宰了这家伙算了,这多危险啊!
李皓没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金雕。
许久,等大离王将那些妖族驱逐,他这才开口,缓缓道:“苍山妖族,可以回归苍山,不得擅自杀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除非人族主动攻击你们……否则,一旦有妖族吃人之说,苍山妖族……也许会不复存在!”
此话一出,那无数妖族中,很快,有大妖精神波动:“吾等不敢!都督放心便是!”
这种情况下,对面,无数道气息强悍无双。
这些妖族,哪敢多说什么。
大离王是个狠人,眼前这位,能把大离王都给逼成这样,那更是可怕无比了。
李皓微微点头,又道:“另外,还有一件小事,需要劳烦苍山妖族帮忙。”
“不敢,大人请说!”
一位巨大妖兽迅速传音,李皓开口道:“苍山之内,有禁忌海贯穿,在苍山留下了一些暗渠,尔等回归之后,镇压一二!仿佛也很简单,一旦有暗渠爆发禁忌海水,直接强力镇压下去便可!”
禁忌海暗渠,这倒不是什么秘密。
此话一出,大妖们纷纷应声,下一刻,一个个期待地看着李皓,可以走了吗?
李皓随意挥挥手,那些大妖,瞬间遁逃。
而此刻,金雕几位,却是没有走。
金雕迅速飞来,没多久,其他几头大妖也纷纷飞来,那巨猿有些好奇,精神波动道:“李大人,你师父呢?”
此话一出,不远处几人纷纷变色。
倒是李皓,笑了笑,开口道:“闭关了,猿兄还想念我老师了不成?”
巨猿好像在笑,精神再次波动:“那倒不是,只是没看到他,有些遗憾……大离撤军了,我们也该回归苍山了,原本想去四海之地,可惜……算了!既然四海去不了,那就只能回归苍山了,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见到那家伙了。”
“你们也要走吗?”
金雕回应道:“不走留着干嘛?大离都不敢招惹你们了,你们也不需要我们帮忙,这里人太多了,血气旺盛,待久了,我们想吃人,岂不是白白被你杀了?”
李皓笑了起来,点头:“那行,回去也好!我记得,上次见面,我老师和你们又推演过五禽秘术,你们虽是妖族,可五禽秘术,源于你们,也可修炼的!不要不当回事,妖虽然不是人,可五禽秘术,倒是很适合你们,好好修炼吧!”
几位大妖有些意外,但是也没说什么。
很快,几位大妖也带着自己的小弟,纷纷离开。
一瞬间,整个银城,空荡了许多。
而李皓,默默看着他们离去。
转头看了一眼众人,也没久留,而是瞬间消失,声音传荡而来:“明日,猎魔守卫军来见我!”
话落,人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见他走的如此洒脱,赵曙光几人对视一眼,都微微皱眉,此刻的李皓,给他们的感觉……很危险的感觉!
……
白月城。
银月行政中心。
行政总署。
没人知道,在这行政总署下面,还有一个遗迹,也是昔年的银月武科大学,培养八大家传人的遗迹。
这遗迹,原本有什么,李皓不知道,大概也就赵署长知道。
但是,现在几乎什么都没了。
最重要的八方印,也被赵署长炼成了分身,如今合一,成为了赵署长的兵器。
这里,连一棵坐镇妖植都没。
不知道是死了,还是被赵署长干掉了,若是原本妖植没复苏,被对方干掉,其实也是很正常的事。
此刻,遗迹,还能依稀看出当初的宏伟。
校舍,宿舍楼,武道楼,实验楼……一切应有尽有。
就在这时候,盘膝修炼的张安,陡然睁眼。
下一刻,一人从遗迹外走入。
李皓迈步而来。
张安只是默默看着,并未动弹。
李皓走了过来,隔着一段距离,轻声道:“前辈修炼的如何了?”
张安平静道:“还好。”
说完,看向李皓,缓缓道:“你实力进步许多,看样子……收获不小。”
“还好。”
李皓回了同样的话。
双方,都陷入了沉默中。
过了一会,李皓开口道:“郑家应该是叛徒之一,刘家这些家族,都有很大可能背叛了,其他各大家族,可能都有背叛者潜伏!最大的可能是,都被红月之力入侵了……渗透多年,心中欲望淹没了理智,成为了欲望的使徒。”
张安不语。
李皓继续道:“这天下,太平来之不易!八大主城,既然安静了多年……如今,除了战天城,我希望其他各大主城,继续保持安静!”
李皓又看向他:“前辈,我微弱时,前辈帮我不少,我李皓,并非忘恩负义之辈,圆平武科大学学员,我都会复活!战天城帮我,我也会给予足够的报答。”
“但是其他地方……以后,我会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来处理。”
李皓看着张安,张安也看着他,片刻后,张安缓缓道:“你的想法?他们不可能都是新武背叛者,而是银月的守护者,我若是不同意呢?”
李皓只是默默看着他,一言不发。
张安凝眉:“你不能因为个别人的背叛,作出对整个新武不利的举动……”
李皓沉默,许久,轻声道:“前辈,卧榻之侧……若是将银月换成新武,在新武时代,据说,也有一些天外天势力,并未和新武敌对,结果如何?我李皓自认不如古人王,但是,这天下,也是我银月人用命换来的太平!一句新武,已经让我们付出了许多代价……前辈……非要如此吗?”
他看向张安,一字一顿道:“我的老师走了,侯部走了,刘隆老大走了,南拳师叔走了……”
他看向张安,笑了笑:“就如古人王失去了我先祖剑尊,失去了血帝尊,失去了张至尊……前辈,还请您体谅我一二!”
张安微微一怔,袁硕他们……
他沉默了。
看向李皓,对面的李皓,一如既往,依旧从容淡定,他好像很少会生气,从张安认识他之后,李皓就很少对人大呼小叫,表达自己的愤怒。
可这一刻,张安感受到了他的愤怒,如海啸,如山崩!
轻轻吐了口气,张安沉声道:“那我若是不答应呢?”
李皓没说话。
张安好像明白了,沉默一会,又道:“蒋盈李他们呢?”
“沉眠了。”
“沉眠?”
“耗空了一切,沉眠进入兵器之中了。”
张安顿时皱眉:“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
李皓摇头:“我会复苏他们的,不算太难,等到掌握他们的大道,通过大道之力,激活兵器,自然可以再次复苏他们!”
张安也没再问,又道:“你打算如何安排我们?”
“回武科大学吧!”
李皓轻声道:“那里……是处长的地盘!天星镇的天星军,我会让他们去战天城,圆平武科大学这边,我说过,会给他们机会,如果选择和蒋盈李他们一样,可以来我这边,不选择,那就复苏新武肉身,回武科大学,我会为大家提供修炼的必须资源。”
张安思考一番,点头:“可以。”
“多谢前辈体谅了!”
李皓笑了笑。
张安见他笑了,忽然道:“我知道你去打无边城了,我也知道,那边很危险,你们去,也许会全军覆没!我有能力,帮你们解决一些危机……可我没有如此选择!李皓,若是人王在这,恐怕第一个杀的就是我!他不喜欢任何意外因素,我不参战,就是敌人,我早就被他杀了……”
他看着李皓:“你……为何没如此选择?我相信,你若是真的针对我,我毕竟只有一人,或者我出去后,你撤离道字神文,也许我会受到内外夹击,甚至还不如地耀麻烦,你可以铲除我这个威胁。”
李皓看着他,笑了笑:“那不是忘恩负义了?何况,我不是古人王!前辈为何非要代入其中呢?优柔寡断也好,还是其他,前辈怎么想的,无所谓!我银月武师,向来只求心顺!求一个我心能安!我银月武师,战斗了无数岁月,杀了对手,明知留下传承,以后会迎来灭顶之灾,但是依旧不断人传承,不破人后路……在前辈看来,也许,都不符合古人王的作风,斩草除根,才是正道。”
“可是……一个时代是一个时代,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特点,这是我银月武师的特点,在我看来,也许迂腐了一些,却并不是糟粕,那为何要摒弃呢?”
张安无言,不再说话。
李皓见状又道:“那就等我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情,送前辈回圆平武科大学!”
张安没再吭声。
李皓微微躬身,也退出了遗迹。
瞬间,遗迹安静了下来。
张安默默看着他离去的方向,他什么都没说,也许是不想说,也许是不愿说,也许,是为了那一丝残留的新武骄傲。
他不想让自己显得很狼狈,尽管,在所有人看来,他已经很狼狈。
……
白月城。
李皓走出了遗迹,回头看了一眼,怔神了一会,没再逗留。
身影闪烁,很快,消失在了原地。
武卫军基地。
此刻,还有人留守,但是都是一些后勤超能。
当李皓出现的瞬间,众人都很惊讶,很快,一位留守超能很快浮现,急忙躬身,一脸崇拜:“见过都督!”
“嗯。”
李皓笑着点点头:“还好吧?”
“还……还好。”
留守的超能,有些紧张。
去年,武卫军先是大部队去了天星城,很快,李皓带着他的猎魔团也离开了武卫军基地,这里,只剩下他们几人留守了。
而今,武卫军改名猎魔军,也打出了不小的名声。
昔日的侯部长,昔日的李皓,如今,都是声名赫赫,甚至吞并了整个天星。
今日,天幕浮现,他们也看到了,知道了四国入侵已经成为过去式,都很激动,这时候忽然看到李皓回来,又是紧张,又是激动不安。
“都督……您……”
“回来看看,另外,武卫军的老战士们,明日都会回归,在这休整几日。”
“他们要回来了?”
留守超能激动道:“那侯部和千夫长他们都会回来吗?”
“他们……”
李皓顿了顿:“暂时不,主要是武卫军。”
留守超能略显失望,很快又开心道:“那也很好,都督……那……那我马上安排人打扫卫生,收拾一下,免得回来了,没法入住。”
“嗯,你去忙吧,我自己转转。”
“都督……”
“去吧。”
“好。”
几位超能,也不敢多说,迅速离去,一个个都很激动。
……
而李皓,在基地转悠了一圈。
很快,又去了基地外的海滩看了一圈,坐在沙滩上,想着一些事。
当日,在这,他和刘隆一起傻乎乎地朝海面劈刀,一次又一次。
也是在这,他第一次带着猎魔团,进行了第一次大规模的狩猎,而对手,是一伙海盗,往事好像就在昨日,可此刻,又好像很是遥远。
那个劈海的男人,一直穿着风衣的男人,也不见了。
这一刻,忽然无比的孤独。
在银城,保护他的人,袁硕和刘隆都没了,猎魔小队还有几人,可没有刘隆和袁硕跟的时间长,而今,他们却是都不在了。
父母没了,小远也没了,师父没了,让自己喊老大的人也没了……
从银城出来,到如今,实力强大了,权倾天下,可是……连个说话的人都没了。
这一刻,他忽然好希望,有个人能在身边,陪他说说话。
无边的孤独,让他有些窒息。
到了今日……所有一切,并非他所追求的,他的仇人,至今还在逍遥。
他的家乡,上空至今还有封印存在,封印着一位可怕的存在。
看似一片坦途,可是……出银城的目标,至今都未完成,反而丢了许多人。
从戒指中,取出了一壶酒。
李皓喝了一口,少了往日的醇香猛烈,唯有一些苦涩味,也许……夹杂着海风的苦涩。
“从今日起……我该为自己而活……”
喃喃一声,有些哂笑,轻笑一声:“谁让他们……管不着我了!”
是你们,不管我的。
脸上,露出了一些顽皮的笑容,仿佛没了家长约束的孩子,李皓笑的有些肆意,你们都不管我了,那我……就不用当个乖乖听话的孩子了!
这一日,李皓都在喝酒,一壶接着一壶,他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总也醉不了。
……
而这一日。
大荒。
大荒之主看着面前的虚影,脸色难看,许久,冷冷道:“五方会谈,而今,成了天大的笑话!既然已经没有了五方会谈,红尘城主,还来找我,岂不是更加的笑话?”
虚影显得有些微弱,还不如上一次出现的强大,此刻,依旧淡然无比:“此次出现变故,其实也没太大影响,如今天地还是在持续稳固的,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红尘虚影笑的有些玩味:“李皓灭杀了神国的圣人神灵,大荒王就不担心……这些圣道荒兽吗?”
大荒之主冷漠道:“担心如何,不担心又能如何?大离能安全退兵,我大荒至今也未踏出过大荒之地,李皓能放过大离,也未必会来找我大荒麻烦!”
红尘微微点头:“是这个道理……李皓这人,其实不如人王霸道。可是……就算李皓不来大荒,大荒这些荒兽,就愿意蛰伏?不侵染天地,不将天地化为混沌,这些荒兽能答应吗?”
大荒之主顿时皱眉。
这倒是真的!
荒兽,都很希望侵占天地,改造天地,化为混沌世界。
大荒出兵,也有荒兽的意志在其中。
荒兽,也想侵占银月。
他虽然是大荒之主,还有荒兽血脉,可实力在这,大荒,真要是荒兽要出兵,他也没办法阻止。
红尘见状,轻声笑道:“大荒王,而今,你也进退两难!而我,也愿给大荒王两个选择……第一,继续配合我们,进攻天星!”
大荒之主瞬间皱眉。
“第二……”
红尘语气有些玩味:“荒兽主宰了大荒,如今,大荒王都快成为傀儡了,随着荒兽觉醒,它们的贪婪,比人类更甚!迟早,会逼迫大荒王强攻银月……这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危机!”
大荒之主一言不发。
貓男
红尘又道:“而我,愿意帮大荒王解决这个麻烦。”
红尘笑容柔和:“若是大荒王有心,我会强行挪移一座古城,进入大荒之外区域……距离很近,只要大荒王愿意帮我们遮掩一二,我们随时可以出动,哪怕非我本尊,也会有圣人出世,帮大荒王剿灭危机!”
大荒之主脸色微变,呵斥道:“一派胡言!荒兽乃是我大荒立足之本,红尘前辈简直在说笑!”
这家伙,居然让自己帮他们遮掩行踪,让他们的圣人出世,进入大荒,击杀荒兽!
开玩笑!
红尘笑了笑,并不生气:“大荒王,自己考虑便是!就怕到了那时候,不是我逼你,而是它们逼你……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李皓能灭三国,也能灭四国!”
说罢,又道:“李皓此次平定了四方之乱,并不会就此等待!而四国,唯有大荒,还有一些威胁……大荒王,自己多多思量!”
话落,虚影消散。
大荒王冷哼一声!
这红尘,居然让我背叛荒兽,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那可是大荒立足的根本!
可很快,大荒王又微微皱眉,心中有些忧心忡忡,荒兽一心想开拓,可荒兽又无法走出混沌区域,一旦继续开拓,必然会和李皓他们起冲突的。
真是让人头疼!
可退回去……荒兽都觉醒了,如何愿退?
正想着,忽然,耳边好像有猛兽咆哮一般,下一刻,一道夹杂着混沌气息的影子浮现,带着一些狂暴,一些暴动,传出轰鸣声:“刚刚那人,遮掩天机,屏蔽四方,找你谈什么了?”
大荒之主见到面前荒兽虚影,急忙道:“马尊!那人并未说什么,只是让我们考虑,是继续联手进攻天星,还是退兵……”
“当然是继续进攻!”
那虚影有些躁动:“退兵?为何要退兵?荒域之内,吾等无敌!那李皓再强,进入荒域,也不值一提!趁着这银月天地,还没彻底复苏,天意不强,侵夺天地,荒域越强,吾等越强!一个未成熟的世界,是所有混沌族的机会……”
大荒王小心翼翼道:“马尊,我也明白!可是……那李皓能杀神国圣人,我担心和他再次冲突……会诱发不可测的结果。”
“胆小怕事!”
马尊呵斥,有些暴躁:“区区一些修炼数年数十年的现代武师,也能让你忌惮?”
大荒王心中那是一万个艹……
区区一些现代武师?
我说了,对方杀了许多神灵,而且,杀了那么多人,却是没让天地复苏,也许还有一些别的变化,大离王和水云太后能掌一方,那么容易妥协?
如今,却是都妥协了。
这红尘一方,宁愿付出代价对付荒兽,都不去找那李皓,和对方正面冲突,大荒王就是傻子,也明白其中还有一些关键东西,红尘没说。
大荒王有些无奈,只好又道:“马尊,我们面对的敌人,不仅仅只是李皓一方!作为混沌族,我们和天意作对,银月整个天地都在针对我们……不止如此,哪怕那红尘一方,其实也是希望夺取天地,而不是天地化为混沌,哪怕如今合作,也只是暂时的!”
作为王者,他知道这些情况,知道的很清楚。
他深知其中麻烦,尤其是红尘表露出要对付荒兽的意思,他更有些惶恐。
可他没说,没说具体的,但是也表露出,红尘一方不可信。
此事,不能说的太清楚。
否则……以荒兽的性格,哪怕他没答应,对方也会怀疑自己,反而是取死之道!
大荒王心很累,而对面,虚影有些冷厉:“正因为如此,我们更需要在他们没有复苏,没有出现在天地之间的时候,去夺取天地,而不是等着他们复苏,明白吗?”
这话,其实也有道理。
此刻不夺取天地,以后,也许就没机会了。
虚影又道:“只要我们侵占了天地,他们就复苏不了……天地脆弱,化为混沌,我们会越来越强,他们只会越来越虚弱,你以为我们会一直和他们合作下去?如今,拦在我们前面的,只有那李皓,解决了李皓一方,这天地,必将属于混沌!”
“可是……”
“没有可是,这是命令,所有兽尊的命令!你只需执行!”
说罢,虚影消失。
大荒王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脸色有些难看。
之前是进可攻退可守,可现在……是进退两难!
片刻后,门外,白袍女将走了进来,看向大荒王,低声道:“父王……”
“阿珺来了……”
大荒王有些疲惫,白袍女将皱眉,“父王为五方会谈失败的事烦恼?”
“不全是。”
女将点头:“这李皓一方,瞬间击溃神国,的确出乎预料,不过……神国还没彻底覆灭,月神逃走了,也许还能联络,而大离也只是退兵,并非战败,父王,我们有荒兽作为后盾,并非毫无机会……”
大荒王看了她一眼,许久,忽然传音道:“若是大荒出现变故,你迅速逃离……”
逃离,去哪呢?
他陷入了沉思中,而女将微微一怔,有些震动。
变故?
大荒王看了一眼女儿,心中思索一番,想到了什么,又传音道:“大荒化天地为混沌,以混沌入侵银月,以混沌之意抵挡天意!荒兽尊者,也是各有心思,彼此并不互相统属,而混沌之意,只能掌握在一人或者一兽手中……不摧毁混沌之意,混沌不破!”
“想覆灭混沌,必须消灭混沌之意!阿珺,你记住一点,混沌不灭,天地不全,而天地不全,二次复苏便很难降临……”
珺公主听的有些疑惑,微微皱眉。
大荒王却是按了按手,阻止了她问话,继续传音道:“荒兽尊者多,无法达成一致,关键的核心,混沌之意,和天意相当的存在,其实一直都在你那里。”
珺公主心中微动,在我这里?
“你坐下的那匹白马……其实并非真正的荒兽,而是混沌之石化成的荒兽,而混沌之意就在其中,此事,除了荒兽尊者,唯有我知晓!”
“它们原本连我也没告诉,可我执掌大荒多年,又不是白痴……每一次战争爆发,它们都希望你能骑乘白马,马踏四方,便是让混沌之意,先行一步,入侵天地!”
“荒兽,高傲,自大,暴躁……岂会让你我这些杂血骑乘?只是……需要我们帮忙罢了,它们无法轻易迈出混沌,所以,才有了大荒人族!”
“不管如何,一旦大荒出现混乱,出现任何暴动……你不用管许多,你驾驭白马,迅速逃离此地,去找……”
他又考虑了一番,如今,除了红尘一方,除了荒兽,大离不行,神国不行,那除了李皓,也就新武了。
可新武现在也出不来!
其实,没得选择,不是吗?
他隐约有些不安,只好又道:“若是出事,你就去找李皓,不用说太多,就说你座下之马,便是混沌之意,李皓若是不傻,当明白其中关键!只要混沌之意不被红尘一方夺走,破灭,那大荒……不会轻易覆灭!”
“父王!”
珺公主脸色剧变,覆灭?
怎么可能!
大荒王笑了笑,再次传音:“不要展露出来,如今我难以劝说,进攻不是,后退也不是,夹在缝隙中,难以求存……五方联盟若是达成,彼此制约,还有希望……可现在,希望渺茫!李皓一方能击溃神国,不可小觑,总之,记住我的话,明白了吗?”
“父王,我……”
“记住就行了!”
大荒王不再多言,很快,开口笑道:“阿珺,你来的正好,即日起,你率一万铁骑,巡查边境,但有机会,主动出击!军中精锐,随你挑选,若有机会,马踏东方大陆!”
珺公主心中震动,听明白了父亲的意思。
但凡有机会,有变故,瞬间率领万人铁骑,离开大荒,去找李皓。
这……
尽管一万个不理解,还是很快低沉道:“遵令!”
“下去吧,这几日小心一些……”
“是!”
珺公主退出,迅速挑选精锐铁骑。
而大荒王,也微微吐了口气,夹在李皓、红尘、荒兽三方之间,太难受了,李皓当日体会的艰难,他也体会到了,可惜,他没有李皓那破釜沉舟的实力和勇气。
……
而这一刻,李皓并不去管大荒如何。
他知道,大荒迟早会和红尘一方有争执,灭了大荒,也许可以让天地复苏,不过……担心也没用,他现在去和大荒说,那些荒兽可不会理他。
如今,他唯一能做的,那便是提升实力。
不断提升!
不单单是自己的,还有身边人的,让所有人都强大起来,二次复苏不可能阻拦一辈子,所以,趁着现在,先提升再说。
真等到二次复苏降临,自己这边,一堆的日月巅峰,甚至超过日月的存在,自己也能匹敌红尘他们,那还有什么好惧怕的?
所以,当第二天,柳艳他们,带着五千猎魔守卫军回归的瞬间,李皓就带着人全部消失了。
这一次,他下了血本。
无数的神能石,无数的生命之泉,几乎是这一次战争在无边城所有的缴获,加上神国那边的缴获,还有天星大矿中的好处,他都要花掉。
没有了……再去抢好了!
他有了决定,将五行道脉,先转移给五人,而他自己,先专修非神通道脉,先把36条的循环完成,再去完成360条的剑道神通!
按照张安昔日所说,一旦完成了360脉修炼,可匹敌当年的圣人巅峰,可那是当年!
如今,360条道脉全开,李皓觉得,匹敌天王不是难事。
这还是建立在,只是道脉,而未形成神通的情况下。
可360条道脉,是可以形成剑道神通的!
李皓心中想着,那时候……若是真的全开,对付当年的帝尊肯定不行,可如今,红月帝尊半残,那红尘也许也很强大,也许也到了天王和帝尊的地步。
可都不会是全盛状态!
自己,也许只有达到了那个地步,才能匹敌他们,解决他们!
有了想法,李皓也不会耽误,趁着给其他人提升的机会,他也要去梳理整个大道宇宙,对大道宇宙梳理,也是对自己的一次强化。
于是,这一日,李皓带着5000猎魔武卫军消失了。
而天下,也开始百废待兴。
洪一堂众人,纷纷开始加速推广各种东西,让整个天星,出现了一次极其恢宏的大变革。
各地武道学院,如雨后春笋,迅速出现,迅速开校。
尽管,一切还很稚嫩,其中漏洞百出,可这一切,都正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而李皓,始终没有出现在人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