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重生之實業大亨討論-第558章 淘寶達人李衛東相伴

重生之實業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實業大亨重生之实业大亨
对于卢布疯狂贬值的俄罗斯而言,美元是真的好东西。
自从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采用休克疗法,使得经济每况日下,生产力也逐年降低,卢布能买到的工业产品越来越少,在国际货币市场上自然是日薄西山,逐渐失去了往日的地位。
再加上这一次的债务危机,使得卢布信用大跌,即便是很多俄罗斯人,都开始对卢布产生了不信任感,他们担心手里的卢布会变成废纸。
桃桃鱼子酱 小说
特别是通货膨胀后,有钱有势的人开始争相兑换和储存美元。这个时候赵金山用美元开路,自然是无往不利。
若是几年前的话,即便是给阿加丰诺夫送上一红酒盒子的美元,他也未必愿意对赵金山开放这个仓库。
但是现如今,俄罗斯债台高筑,卢布大幅度贬值,谁也不知道当年苏联解体那种糟糕的情况会不会再次发生。
像是阿加丰诺夫这种人,免不了要给自己找一条后路的,这时候送上一盒子美金,真是雪中送炭。
当年苏联解体的时候,俄罗斯卖掉的好东西可不少,很多人因此大捞一笔。如今又要面临当年的情况,像是阿加丰诺夫这种,想要从中牟利的人可不少。
而赵金山是来讨债的,他有金五千万美金被套在了俄罗斯,如果能够把这五千万美金要回来,别说花几十万美金,就是花几百万美金也值得。
……
弗拉西耶维奇作为一个国有仓库的管理员,虽然是铁饭碗,但是薪水却并不多,勉强够养家糊口而已。
然而最近几个月,俄罗斯物价又开始上涨了,弗拉西耶维奇的工资却没有涨,这让他的日子变得更加紧张。
仓库管理员本来就无权无势,更何况还是在这莫斯科郊区鸟不拉屎的废弃基地。这种工作环境,这点微薄的薪水,弗拉西耶维奇根本没心思工作,直接选择了躺平。
原本这又是喝着便宜伏特加晒太阳的一天,然而基地的负责人,却给弗拉西耶维奇安排了工作,要带几个中国人去仓库挑选物品。
弗拉西耶维奇的好心情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么多仓库,一个个看下去,要花费很多时间的。
但是上级的指令,弗拉西耶维奇又必须执行,于是他一脸不耐烦,带着那几个中国人去参观仓库。
直到其中一个中国人上了一盒雪茄,里面装着整整一千美金!
弗拉西耶维奇心中的郁闷顿时一扫而空,作为一个小小的仓库管理员,平时是没有油水可捞的,如今尽然收到了一千美金的贿赂,这简直像中了彩票一般。
关键人家送上的还是美金,这要比不断贬值的卢布香多了!
弗拉西耶维奇恨不得抱着赵金山亲上两口,然后拿出自己珍藏的伏特加,拉着对方畅饮一番,顺便再来两根妈妈腌制的酸黄瓜。
不过赵金山显然对伏特加和酸黄瓜没有兴趣,他更感兴趣的是仓库里的东西。
于是弗拉西耶维奇赶紧打开了仓库,并且化身为导游,向赵金山和李卫东介绍起仓库里面的东西。
第一个仓库里摆放着几件大型的机械设备,或许因为存放时间太长的缘故,都已经有些锈迹斑斑了。
赵金山对于这些机械设备,显然是一窍不通的,而李卫东则能认出个七七八八。
“怪不得要用旧的军事基地来存放这些机械设备,而且还是荷枪实弹的军人做守卫!”李卫东轻叹一口气。
“这些东西很值钱么?”赵金山马上问道。
“当年应该会很值钱。”李卫东回答说。
“当年?那就是说现在不值钱了?”赵金山接着问。
“这些都是冶金方面的设备,只不过有些落后了。”
李卫东说着指了指其中一台体积庞大的设备,接着说道:“看到那台锻造机了么,如果是十年前的话,一般的冶金企业能有一台这家伙,厂长做梦都能笑醒。
但是放在现在的话,国内很多企业都有类似功率的锻造机,有些锻造机甚至比这个还要大,所以这台锻造机已经不算是稀罕物件了。
其他设备也差不多,放在七八年前,都是好东西,得找门路托关系才能买得到。而在现在的话,只要手里有钱,随便就能订购的到,还能跟厂家要个优惠价。”
“那就是说这些东西没啥用了?”赵金山开口问道。
李卫东想了想,开口说道:“这些设备虽然有些落后了,不过拿回去给国内的那些民营的小冶金厂用还是绰绰有余的。
只不过民营的小冶金厂,大多是规模比小,资金也不太充裕,他们不可能花大价钱去购买设备,所以这些设备运回去,也卖不上什么价,估计是没啥利润的。
所以非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碰这些老旧的冶金设备,在哪买先看看其他的仓库还有没有好东西,实在是没啥可要的了,再考虑这些。”
“行,我听你的,咱们去下个仓库。”赵金山开口说道。
弗拉西耶维奇很热情的带着两人去下个仓库,仓库管理员还是很淳朴的,毕竟是收了1000美金,当然要服务周到。
“这个是开采石油用的三牙轮钻头,这东西的设计已经比较成熟了,也没有太大的技术难点,咱们国家能自主生产,买回去也没啥用。”
“这东西是天然气输送管道的监控器,主要是通过管道内的压强,来判断有没有天然气泄露。建天然气输送管道的话,这种监控器都是要大规模成套采购的,咱们拉回去也只能当废铁卖。”
“这些类似于小罐子的东西,应该是给化肥厂使用的,而且设备不全,这应该是整套化肥生产线中的一部分。一般人建化肥厂,都是买成套设备,单拿着一部分社会回去,怕是不好卖。”
一个个仓库看下来去,并没有找到合适的目标。
赵金山不免有些着急,若是这些仓库当中找不到点值钱货,他的那五千万美金岂不是又要打水漂?
弗拉西耶维奇又打开了一间仓库,李卫东放眼望去,脸上终于露出微笑。
“看来这间仓库放的都是采矿设备啊!”李卫东开口说道。
“值钱不?”赵金山下意识的问道。
“如果用价值来衡量的话,只能说是一般般吧。”李卫东话音一转,接着说道:“不过这些东西,咱们是用得上的。”
李卫东说着,指着其中一台挖矿机,接着说道;“咱们不是要搞煤矿嘛,这两台采煤机,咱们就用得着,可以买回去,等买到煤矿,直接就能用上。”
“弄回去给自己用啊,这不是左口袋出,右口袋进么!”赵金山嘟囔着。
李卫东则开口说道;“就当是给咱们的煤矿做投资了,反正等买来煤矿的话,肯定要添置或者更新新设备,到时候也还得花钱,与其那样的话,不如现在就换成设备,可能比以后花钱买设备还要节省一些。”
“说的也是。”赵金山无奈的点了点头:“不过我总觉得好像亏了似得。”
“你这是没赚到钱就算亏!”李卫东呵呵一笑。
赵金山则接着问道:“卫东,你不是有个工程机械厂么,你那里不能生产采煤机么?”
“不是不能生产,而是不划算。”李卫东接着说道;“其实采煤机的技术含量并不算高,无非就是那几个模块,但是这东西的市场需求,却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大。”
“不对吧,我前些天去考察煤矿,山西内蒙那一带大大小小煤矿可不少,采煤设备怎么能没有市场需求呢?”赵金山开口说道。
“我是说市场需求没有那么大,并不是没有市场需求。”李卫东接着解释道:“咱们国家的煤矿数量虽然多,但新增煤矿的数量却不多,大部分的煤矿实际上都处于正在开采的阶段。
正在开采的煤矿,对于采煤设备的需求量其实是比较有限的,很多老旧煤矿和中小型煤矿的采煤设备,只要能继续用,是不愿意去更新采煤设备的。
未来国家会整治中小煤矿,到时候采煤设备的需求量会进一步的减少。而这个领域的门槛比较低,以后会有很多企业进入到这个领域。
采煤设备盘子不断变小,生产企业却越来越多,最终的结果就是更加激烈的竞争,或许会是一场惨烈打价格战,到时候根本就没有多少利润。
所以我们富康工程不算进入到这个领域,让其他企业去厮杀吧,我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做我们的工程机械!”
采煤设备的技术含量其实并不算高,只要是解决了材料和整装,大部分的工程机械企业都能生产采矿设备。
因此未来采煤设备市场是供大于求的,国内大大小小很多企业都会生产采煤设备。
而国内采煤设备的年产量,大概是年需求量的一倍,这还是经过激烈竞争后,淘汰掉了一部分企业的结果。
国内市场饱和以后,多出来的一倍产能,只能通过海外市场来消化,于是中国企业纷纷走向海外。由于中国产品物美价廉,第三世界国家的采煤设备,几乎被中国企业所垄断。
所以生产采煤设备,大概只能在未来三五年里赚一些钱,等煤炭价格开始提升以后,煤炭行业的崛起,也带动采煤设备制造业也迅速发展,到时候很多企业都会进入到这个领域,随之而来的便是激烈的市场竞争。
李卫东可不想去蹚这一摊浑水,所以并不打算让富康工程生产采煤设备。
几人又来到下一个仓库,李卫东一眼就看到的四台大家伙。
“这是非公路矿用自卸车啊!”李卫东说着走上前去,一看矿用自卸车的标识,顿时露出了笑容。
“别拉斯的7547!好东西呀!”李卫东开口说道。
“好东西?那这车应该值钱吧?”赵金山赶紧凑了过来,他关心的就是东西运回国内,能不能多卖但钱。
这一次,李卫东终于点了点头:“值钱!这是别拉斯的7547矿用自卸车,最大载重量是45吨。”
“45吨?也不算太多嘛!”赵金山看了看几辆矿用自卸车,接着说道:“这么大一个大家伙,只拉45吨,是不是太少了?”
当时国内运输行业超载严重,很多货运车辆都超载好几倍甚至十几倍的跑,45吨的载重量,在国内那些超载大货车面前,根本算不上什么。
李卫东却开口解释道;“这个是自卸车,采用的是液力机械传动装置,跟路上拉货的大卡车是不一样的。能够自卸45吨,就很不错的。
这种矿用自卸车工作效率很高,国内的采矿行业是比较缺的这种车的,运回国内卖人民币的话,会是抢手货,别拉斯品牌很硬,说不定还得加价提车。
唯一的缺点就是,这车存放的时间有些太久了,轮胎已经颗粒化了,得换一套新轮胎才行。这个轮胎采用的是工程轮胎,回头我让富康工程给你定几套!”
别拉斯是世界顶级的矿用企业生产商,大概占据了世界三分一的矿用汽车市场。
这家企业位于白俄罗斯境内,前身是苏联泥炭机械厂,也是苏联最大的矿用运输车辆制造企业。苏联解体后,别拉斯便成为了白俄罗斯企业,也是苏联留给白俄罗斯的一份大遗产。
未来世界上最大的矿用自卸车,也正是别拉斯生产的,整车重达800吨,载重量450吨,一台就要卖4000万人民币,而且还供不应求。
在1999年的时候,别拉斯已经开始生产载重130吨的7513车型,这也是当时最大的矿用自卸车。
只不过这种顶级车型,往往都是产量小,卖的也少,所以当时别拉斯的主力车型,仍然是载重55吨的7555车型,以及李卫东面前这种载重45吨的7547车型。
其中7547还是前苏联时代的产品,所以才会存放在俄罗斯的仓库里。
几人又来到了下一个仓库,映入李卫东眼帘的,是一个生锈的巨大风扇。
“这风扇好大呀!应该能把人吹起来吧?”赵金山开口叹道。
李卫东却面色凝重的走上前去,仔细的观察了一番。
随后李卫东开口说道:“这东西我们得要!”
“这个大风扇?都生锈了。”赵金山很嫌弃的说。
“不是风扇,而是风扇后面那个机器。”李卫东压低了声音,接着说道:“那是一台超大功率的轴流式压缩机。”
“轴流式压缩机?是干什么的?”赵金山开口问道。
“风洞的核心部分。”李卫东接着道;“把这玩意运回去,能造出一个风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