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仙王的日常生活 ptt-第兩千零三十四章 關愛老人,人人有責(1/86)相伴

仙王的日常生活
小說推薦仙王的日常生活仙王的日常生活
急于将王令、孙蓉支走的孙沂源其实有一点没说,那就是镇山骑士一旦启动,那往往就预示着祖地可能已经陷入了无法逆转的巨大危机。
孙沂源在把王令与孙蓉紧急调走的同时,心里同时也做好了誓死防卫祖地的准备,毕竟有关祖地的一切秘密,没有人比他这个在位的孙家家主更加清楚了。
循着别有洞天内镇山骑士的血迹,当孙沂源顺利穿过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飘着漫天风雪的冰川。
孙家祖地内十万大山各有其地势特点,不论什么样的地形都能在这里看到,眼前的这边冰川便是“别有洞天”后的“冰霜炼狱”,温度维系在零下七十八度。
返還膝枕
这里的风雪有一种蚀骨的力量,沾到皮肤上后会立刻夹杂着至阴之力渗入骨头深处,是元婴期的修士都无法抗衡的寒冷。
化神期之下要是没有充足的保暖手段以及法器防护,会直接在这里被生生冻成冰雕。
孙沂源依旧身穿着原本参与“松海市修真者代表联会”的精致西装,神情严肃的循着血迹踱步在冰川之上,他一边走着一边将自己的外套解下。
然后取下自己的领带,将自己白衬衣的扣子一颗颗解开,全部收进了储物空间中,露出了惊人而精壮的半身肌肉。
很难想象这位高龄孙家家主在脱去了外衣后竟然也是一名隐藏的肌肉猛男,这与孙沂源平日里一贯塑造的温文儒雅的慈和形象截然不同。
不断飘落的冰雪将孙沂源的背头、睫毛、胡子一同覆上了冰霜。
然后。
轰隆一声!
孙老爷子的皮肤之上开始燃烧起了熊熊烈火。
明王之焰!
此为《不动明王功》修炼到顶层之后的护体效果,至高可抵御零下一百二十度的严寒。
鬼吹燈 本物天下霸唱
当功法发动时,身上就会出现被烈火萦绕的法术特效,如同一名正在行走的烈焰尊者。
孙沂源一边行走一边活动着筋骨。
现代生活,太过安逸了。
他也已经太久没有战斗。
而这样的战斗形态,因为隔了很久都没有切换的关系,让孙沂源自己都变得有些不习惯了。
前方激烈的打斗声引起了孙沂源的注意。
一道光芒从虚空中飞过,一名身穿银色龙皮轻甲,头戴银龙头盔双手持大剑的骑士狠狠撞在了一座冰川之上。
刹那之间,那冰川被直接撞穿,然后整个山头都是直接崩碎开来,无尽的冰晶从空中旋即落下,当场洒下了一场冰雹雨。
镇山骑士被直接踹飞了,这样的景象让孙沂源难以想象。
戰亂FREAKS
而直到这时,他才看清了入侵者的模样,那是一名戴着眼罩,穿着黑色长衫的男人,他脸上始终挂着狡黠的笑容,那口雪白的牙齿在附近冰川的折射之下尤为刺眼。
充满危险的味道……
孙沂源微微皱眉。
这是连镇山骑士都没能直接拿下的人,而且此刻身上还散发着一股子天材地宝的药味,想来潜入孙家祖地之后已经偷吃了不少长在祖地里的天材地宝。
“即便如此,孙沂源还是不卑不亢,他挺直了脊梁,彰显出自己身为孙家后人的傲骨:“阁下是什么人,胆敢闯我孙家祖地。”
“原来如此,这里是祖地啊。我说怎么有这么多好宝贝。”
明月夜笑得更加猖獗了,他盯着孙沂源:“老头,今日我来到这里,就是想告诉你。你们这祖地,可以易主了。不止是这祖地,连外面那只鲸鱼,我也要驯化。往后这里,便是我洪荒的地盘了。”
说罢,一道光再度从远处而来。
太初
这是镇山骑士投掷而来的巨剑,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然而明月夜却连轨迹都不看一下,直接剑指并起,将巨剑牢牢夹住了。
他呵呵冷笑,望着镇山骑士的方向:“一个个的,真是没完没了。趁着我说话搞偷袭,你这个战斗傀儡,倒是也不一般。”
明月夜自然看出了这镇山骑士的来历,即便镇山骑士做的与真人再像,会流血会流泪,拥有和正常修真者无异,甚至更加高明一点的战斗逻辑,可假的终究是假的。
不知是不是要给孙沂源一个下马威似得,明月夜并未直接对孙沂源发起进攻,而是紧接着抬手一挥,直接将镇山骑士从远处吸附过来。
当着孙沂源的面,牢牢掐住了镇山骑士的脖子,冷笑不止:“老头,你真以为在祖地之中布置这样的玩具,就有用了?不过这玩具在真仙之上,以地球人的境界来看确实很不一般。”
孙沂源眉头越皱越紧:“阁下,不是地球人?”
“是与不是,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往后我就是地球人。并且地球的未来,将全部由洪荒做主。”
明月夜一边说着,然后猛地一捏,将镇山骑士的头颅整个拧了下来,他像是在拆解玩具一般,发出猖獗的大小,从头颅再到四肢,将孙家的镇山骑士直接撕了个粉碎。
“我不过是和这战斗傀儡玩一玩,活动下禁锢罢了。他却天真的以为,可以击败我。”
明月夜无奈地耸耸肩,而后看向孙沂源:“你一个真仙,也想与我抗衡?”
他冷哼一声。
旋即再度抬手对准孙沂源。
一股无形的力量从虚空中生成,那不属于一个次元层级的至强灵压瞬间倾覆而下,压得孙沂源浑身都动弹不得了。
同时孙沂源也感觉到这股力量正在钳着他的脖子。
明月夜故技重施,打算利用同样的法术将孙沂源也吸到自己掌心之上。
然而却在此时,他却忽然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劲。
不知为何,明月夜发现孙沂源的身体好像突然重了许多似得。
不对……
并非是这老头身体重了,而是有一股其余的力量,正在与他抗衡。
究竟是谁!?
就在此时,就在孙沂源背后,明月夜看到了一个插着裤兜,穿着六十中校服,慢慢踱步在暴风雪中熟悉而恐怖的少年身影……
那一刻,源自灵魂的惊恐瞬间涌上了明月夜心头。
让他当即没忍住在心里破口大骂。
为什么……
为什么又是这个阴魂不散的小子!
简直和鬼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