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蓋世 逆蒼天-第一千七百四十一章 攝魂的身份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星河深处,棱形陆地,绚烂的圣湖旁。
裴羽翎浸泡在其中,头顶高悬着“虚天鉴”,他的一缕缕灵魂意识,如八爪鱼的触手一般,活动在湖水深处。
湖泊底部,暗藏着一扇隐秘的,不为人所知的“源界之门”。
裴羽翎就在虚空灵魅的圣地,在荡漾着空间波光的湖水内,通过源界和深渊的生灵进行沟通。
突然,所有散落于此的虚空灵魅族人,皆有片刻的失神。
这些人的灵魂意识,仿佛在这么一霎,遭受了外界不明力量的渗透侵蚀。
连静修中的裴羽翎,也露出错愕的神色,也感觉到脑海浑噩一片。
呼!
一位俊美非凡的男子,眼瞳为七彩色,突然神秘地降临在棱形陆地。
他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容,眼神平静且温和,就这么默不作声地,看着那些虚空灵魅族群的老人。
“族长!”
“罗维族长!”
看到他的虚空灵魅,激动地霍然而起,有的甚至热泪盈眶。
眼前的男子,分明就是那位失踪多年,传言已死于浩漭的罗维族长!
裴羽翎愣了愣,不由将头顶的“虚天鉴”握在手中,道:“罗维已死,他肯定不是罗维!钟赤尘,他一定是时空之龙钟赤尘!”
源界之神在灰域出事后,遍布各方星河的“源界之门”大多被钟赤尘找到,被一一摧毁的同时,钟赤尘也将构筑“源界之门”的空间力量吸收。
目前,仅剩下这么一座“源界之门”,就藏在这个绚烂的圣湖内。
裴羽翎知道迟早有一天,时空之龙会找上来,而且他和源界的邪神都有了默契,准备设下埋伏,等钟赤尘来自投罗网。
他坚信眼前的罗维必然就是钟赤尘!
虽然,这个人有着罗维的外貌,有着罗维的灵魂和血肉气息,可他就是不相信这人是罗维。
“一个人族,吸食了先祖的精血,就被你们奉为新主人了?”
“罗维”皱着眉头,他的声音和眼睛仿佛都有蛊惑人心的力量,摇了摇头,吩咐道:“给我杀了他吧。”
这话一出,在所有虚空灵魅族人的眼中,裴羽翎立即就被丑化了,变成了恶心的异类怪物。
嗖!嗖嗖!
十几个血脉达到八级,还有两位九级的长老,顿时激发了血脉精妙,从那圣湖内牵扯出空间光电,对裴羽翎痛下杀手。
“虚天鉴”如圣盾一般,挡在了裴羽翎身前,将那些空间光电拦阻。
他游弋在源界的一道灵魂意识,急匆匆地沟通着里头的生灵,想要寻求支援,想要找到答案。
“他是鬼神幽瑀。”
“那些虚空灵魅的族人,已沉沦到他以心灵秘术创造的幻境中,你不懂灵魂秘术,你破不掉他的灵魂幻境!”
“他呢,这是想要进入源界!”
一道道灵魂传音在裴羽翎的脑海响起。
“你是谁?你听着不像源界之神。”
幽瑀略有些惊讶,没料到竟然有人能够在一瞬间,就洞悉了他的伪装,还知道他利用的是心灵蜃兽的幻术。
灵魂幻术,再加上他手中的心灵神石,让所有虚空灵魅的族人,都坚信他乃罗维的回归。
裴羽翎虽然不信,可也找不出破绽来,还误以为是钟赤尘。
“幽瑀,你既然想入源界,何必大费周章呢?裴羽翎你让路,请浩漭第一位鬼神大人,来源界一探究竟便是。”那人笑道。
字正腔圆的浩漭人族语,还带着几分古意。
在浩漭的地底深处,得到罗维灵魂的幽瑀,炼化了以后剥夺了罗维的记忆,才能找到虚空灵魅的圣地。
他也猜到了,在此圣地内必然还有“源界之门”暗藏,所以就来碰碰运气。
还真给他猜对了,而且他还见到了出自浩漭却早就投靠源界之神的裴羽翎,并在那绚烂的圣湖中,听到了不属于源界之神的声音。
幽瑀突然有点谨慎,他感觉讲话的那人很熟悉他,还知道他这阵子的遭遇。
于是幽瑀没着急进入,他眼瞳中的七彩光华变为灰白,隐没了罗维的形象,将他自己的模样显露。
“深沉噩梦。”
他随口吐出四个字,包括裴羽翎在内的,和所有的虚空灵魅,瞬间陷入了某种可怕的梦魇中,和真实的世界失去了联系。
幽瑀飘逝到那绚烂的湖泊前,低头看着湖水内,如蝶翼般的“源界之门”,隐隐看见了一道身影。
只是,却难以看清楚真容,因为对方的灵魂还在源界中。
“你是谁?”
幽瑀开口询问时,又以“幽冥殿”沟通阴脉,想征求一下阴脉的意见,看有没有关于这个声音的记忆。
他感觉这个人阴脉或许也认识。
“唔!”
北辰筆記
幽瑀眉头一皱,惊奇地发现,他和阴脉源头也断了联系。
不是因为这里有什么结界禁制,也不是被人蒙蔽了魂之感应,就是阴脉那边没了任何的回应。
“它……”
幽瑀心神微变,有些估摸不准发生了什么。
“神魂宗的一位新晋神王,秘密去了浩漭,那位想要从阴脉源头手中,拿到一些东西后再凝炼神位。”源界中的人轻笑着说道。
“摄魂!”
在浩漭天外时,亲身经历过摄魂神王,将那条他显化的溪河渗透,让他和阴脉都徒呼奈何,此刻一结合这人说的话,幽瑀马上知道对阴脉下手者是谁了。
“太阴已到恐绝之地,你是要佯装不知道,不回浩漭救驾,还是立即回去和太阴、摄魂一战?呵呵,我猜深黯星域的虞蛛,即使和你一样感知不到它,也不会着急回浩漭的。”
“因为啊,只要它不主动召唤虞蛛,没有给出明确的命令,虞蛛是不会动的。”
“你呢?”
那人笑着问。
“你还知道他是太阴,而且你是在源界里面,你果然还活着!”幽瑀惊道。
“算是活着吧,只是换了一种方式,成了源界的一尊邪神,不过感觉倒也不错。”那人笑了几声以后,说道:“我要韩邈远和妖凤死,我要两方世界都乱起来,我想看到深渊之门的崩塌碎裂。”
“幽瑀,我就在这里等你,你可以现在来,也可以下次。”
“那就下次吧。”
幽瑀蓦地消失。
……
恐绝之地。
虞渊坠落的阴神,轻而易举地透过了阴间冥河,并穿过一层银灰色的烟云,一路飞逝到了地底。
他看到了星族的丹妮丝,看到丹妮丝眼窝内的眼瞳,燃烧着紫色的魔火。
感觉上,丹妮丝如被外域天魔的大魔神给附体了。
丹妮丝冲着他抿嘴一笑,眼窝内的紫色魔火更为旺盛,似不意外他的到来。
哗哗!
一条条宽阔的灵魂溪河,从各方汇聚到一方深潭,深潭里有纯净的灵魂,潭底如有点点“阴葵之精”在凝结。
阴脉源头!
望到深潭的霎那,虞渊这道阴神被深深地吸引,有种要主动融入其中,被深潭给洗涤灵魂糟粕的欲望。
此念一起,他的阴神就飞向了深潭,根本不受他的控制。
下一刻,他又猛地恢复清醒,然后发现是丹妮丝轻轻伸手,抓着他的这道魂灵。
“你着急过来作甚?”
绵柔醇厚的声音,慢悠悠地从丹妮丝口中响起,她都没有看虞渊这道停住的阴神,而是望着深潭说:“你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就是了。难道说,你对它还有什么感情,想劝我罢手不成?”
她转过头,一双紫色魔火汹涌的眼瞳,透出狡黠而灵动的幽电。
她看着虞渊低低轻笑起来,“我是神魂宗一员,可你知道天外的神魂宗,凭什么能真正得到大魔神贝尔坦斯的信任和支持吗?”
“为何?”虞渊愕然。
“她是天魔!”阴脉的意志从深潭传来。
“因为贝尔坦斯是我的父亲呀。”
她朝着虞渊眨了眨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