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超維術士 起點-第2892節 新的主體相伴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不久之后,安格尔来到了晶原一隅。
环顾四周,依旧是漆黑一片的晶原,茫茫不见尽头。
乍看之下,这里完全没有任何的异常之处。
直到安格尔轻轻一踩,看似平静的晶原这才出现了变化。被安格尔踩踏的地方,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
大量雾化的魇界气息从裂缝之中喷薄而出。
随着魇界气息不断往外逸散,晶原的裂缝也变得越来越大,直到出现了一个看不到底的深坑。
对于深坑的出现,安格尔似乎早有预料,没有丝毫迟疑,向前一跨,主动跳入了深坑。
深坑的形状有点像是漏斗,上宽下窄。
安格尔一开始落下的时候,四周根本看不到有着力的晶壁。
可过了约莫二十秒,周围的晶壁开始出现在安格尔眼中,并且压迫感越来越强,直到最后,能通行的空间只有一人宽。
安格尔此时已经不再处于失重状态,反倒变成了坐“滑梯”。
一个蜿蜒的、充满了磕绊的滑梯。
这个“滑梯”,安格尔大概坐了接近三分钟,过程起起伏伏,有好几个大环轮转,速度几乎飚到了极限,安格尔甚至觉得,自己的衣裤都要被磨出火星了。
等到安格尔落地时,整个人还是晕的。
过了好一会儿,安格尔才恢复了些许理智,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身。
与之前漆黑一片的甬道不一样,这里非常的明亮,而明亮的源头来自于远处一个正在不断凝聚的巨大光团。
周围浓密的魇界气息,正是从这个光团里释放出来的。
泥沼
这个还未彻底凝聚出形状的光团,毫无疑问,正是魇境主体的雏形。
和梦之旷野不一样,这次的魇境主体并没有出现在地表,而是在晶原的地下。
而且,梦之晶原的魇界气息,绝大部分弥漫的地方,也是在晶原的地下,这是和梦之旷野截然不同的地方。
梦之旷野虽然也有一些地洞,但不会像梦之晶原这般,拥有这般庞大的地下空间。而且,在梦之旷野里,魇界气息几乎九CD在高空,而不是钻入地下。
这片地下空间……不对,说它是地下空间其实已经不太符合,称之为地下世界或许更贴切。
最初,安格尔用上帝视角监控清剿者的时候,其实就发现了,梦之晶原其实分为两个不同的空间,地面的世界,与地下的世界。
地面的世界范围,安格尔预估比梦之旷野要小一些,但如果加上地下的世界,那面积就和梦之旷野差不了多少了。
安格尔此前看过最大的地下世界,就是生活着低细亚人的黑魔国。
而梦之晶原的地下世界,比黑魔国大太多太多。
就算将所有的低细亚人都搬到这里来,恐怕都占不满。
不过,黑魔国有自己的一套生态系统,甚至有昼夜更迭,但梦之晶原的地下世界,却是空荡荡的。
就算未来有魇境权能来补充,安格尔也很难想象,怎样构建一个能容生物居住的地下世界。
这终究是后话,安格尔只是想想便抛在了脑后。
比起关心地下世界的未来,安格尔现在最关心的还是不远处那不断分散又聚合的魇境主体雏形。
安格尔没有立刻上前,而是靠在晶壁边缘,默默等待着最佳时机。
如今,魇境主体还处于雏形,但内部的一些权能已经在酝酿,那股自然而然散发的无形压迫感,就算是安格尔都觉得有点窒息。
约莫五分钟后,魇境主体又一次出现了收缩。
而这一次的收缩,比之前的要更加缩紧,也更加的凝实,从数百米的大小,慢慢收缩成了一人大小。
这是安格尔等待的这五分钟里,收缩的最小的一次。
也许再等等,魇境主体还会缩的更小。但其实没必要再等了,如今的大小就足够了。
因为,这已经足以“束缚”了。
在安格尔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其实就已经开始有所动作了。
不过,不是身体在动,而是操控着右手的绿纹,慢慢的靠近魇境主体雏形。
如果是人直接靠近魇境主体,安格尔保证自己会被逸散出来的权能气息给撑爆,但绿纹就不一样了,魇境主体完全没有抗拒绿纹,主动让绿纹围绕在了身周。
——容纳、束缚、压缩!
绿纹束缚住光团的刹那,一系列的能力,便被安格尔激活。
魇境主体毫无阻碍的便被绿纹给束缚住了。
数分钟后,魇境主体在绿纹的“束缚”中,再一次缩小,最终变成了拳头大小。
而当魇境主体缩小到这一步的时候,它也终于凝结出了自己的形状——
菱形水晶。
……
确定魇境主体已经成型,且被绿纹束缚住后,安格尔终于走上前。
之前的那种压迫感,此时已经消失不见,安格尔顺利的来到了魇境主体面前。
远远看去,安格尔只觉得梦之晶原的魇境主体是一个白色的菱形水晶,但近处一看才发现,这个菱形水晶内部的‘白色’,其实是一团团涌动的云雾。
配合着外面如荆棘一般缠绕着的绿纹,颇有一点梦幻的美感。
就像是一个精致的额饰。
不过,如果真当它是饰品,那就是找死了。里面随便一点权能流泻出来,都能将人撑爆。
而这种撑爆,不仅仅是梦之晶原的身体,包括你现实中的精神海,也会受到影响。所以,没有一定的实力,连直视它的资格都没有。
如果是按照以往的情况,安格尔大概率会开始思索起来,要将这个菱形水晶藏匿在何处比较好。但现在嘛,安格尔考虑的却不是怎么藏匿它,而是在心中默默的揣测,它的权能到底有多深,其中有没有权能可以压制住记忆之森?
光是揣测是没用的,还是要亲自试试才知道。
想到这,安格尔深呼吸了一下,从口袋里取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幸运之卷。
安格尔在心中默默念叨着:能压制住‘记忆之森’的权能。
一边念叨着,安格尔撕开了幸运之卷……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另一边,在漆黑且广袤的晶原之上。
一个长着鳞片的“怪人”,孤独的坐在点着烛火的长桌前。
她正是被安格尔独自留在这里的拉普拉斯。
拉普拉斯在激活蜕鳞的情况下,可视距离非常的远,她其实看到了安格尔的去向,也看到了安格尔进入了地下。
但她并没有跟过去,也没有使用蜕鳞的感知能力去查探那个坑洞下面的情况。
而是默默的坐在长桌前,思索着这段时间的经历。
从她接下智者的任务,去给安格尔一行人定下心之映照时,好像有些东西就开始慢慢发生了改变。
而后,安格尔突然请求她帮忙实验甜蜜之梦,以及格莱普尼尔的预言,似乎都在影响着某些微不可查的命运支流。
用句格莱普尼尔常挂在口中的话来说,就是:小小的蝴蝶,在翩跹之中掀动了翅膀,刮起的微风,将本来既定的命运,推向了一个不可知的未来。
如今看上去微不足道的影响,或许在若干年后看来,就是一场足以决定人生之路的大事。
就像是现在,安格尔说要她思考一下准备承载怎样的权能,听上去好像只是一次无关紧要的赠予,但说不定这次的选择,也会将未来之路导向不可知的方向?
拉普拉斯陷入久久沉思。
不过,就在沉思了数分钟后,她突然眉头一皱。
“地下……不对劲!”
拉普拉斯在感到不对劲的瞬间,立刻踢开桌椅,脚下的蹄尖一点,充满力量感的肌肉曲线呈现在大腿上,一个蓄力蹦跃,直接飞到了三十米的半空之中。
从半空中往下俯瞰,拉普拉斯明显的看到,地表似乎在震动,就像是即将破壳的虫卵,蠢蠢欲动。
这种震动不断的持续并逐渐加剧,将晶体表面撕裂出了一条条的地缝。
拉普拉斯一开始还以为是谁在针对自己,但看着那满目疮痍的大地,那不知延伸了多远的裂缝,便明白了,这不是什么针对行动。
可能真的只是一场“意外”。
只是这场“意外”是如何产生的?
拉普拉斯在疑惑间,下方再次出现了异象,而且这一次,异象不仅仅影响了地面,就连身在半空中的她,都被波及到了。
地面出现裂缝,自然就会残余大量的晶体碎块与渣滓;而此时,不知受到何种力量的影响,这些碎渣开始上浮。
从地面上浮的速度不快,但一到了半空,它们就像是蜂拥的浪潮一样,疯狂的加速、聚集。
其中有几个聚合点,就在拉普拉斯的附近,这也导致拉普拉斯被迫上躲下闪。
拉普拉斯也尝试过不去躲避,但那些碎渣蕴含的力量太奇怪了,它们有极强的穿透力。虽然蜕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御,但抵御一下,鳞片的防御能量就会丧失百分之一。
别看百分之一很少,一般而言,涌过来的残渣一次就是成千上百。如果拉普拉斯用脸去接,绝对一接一个炸。
所以,在确定这些残渣不好对付,一不小心会白给时,拉普拉斯也只能躲闪。
如此多的残渣聚合起来,就像漫天飞舞的晶蛾,而且还一边飞一边洒粉,哪怕是拉普拉斯,躲闪的也很狼狈。
好在,这样的状况并没有持续太久。
当晶体残渣在空中汇聚起来后,天空再次恢复了平静。
只是,此时的天空,不像之前那般“无趣”,而是多出来各种由晶体残渣与粉末堆砌而成的奇怪事物。
其中距离拉普拉斯最近,也是之前搞得她最狼狈的三样物品,分别是两面镜子,以及一根盘旋着宛如毒蛇昂首的带刺长鞭。
拉普拉斯一开始不懂这些奇怪的事物是什么,直到她凑近附近的圆形化妆镜时,这才隐约想到了什么。
眼前的镜子,是典型的贵族女士镜,十分的精致,边框是镂雕的纸鸢花金纹。从外观上看,不足为奇,可当拉普拉斯看向镜面里面时,却是愣住了。
按照正常的情况,镜面里映照出来的应该是拉普拉斯的样子。
但这个镜面并非如此。
一开始的确是拉普拉斯的模样,可慢慢的,镜面里的拉普拉斯开始变得怪异,额头凹陷,头发缩短,眼睛消失,鼻子上破开一个洞,一只巨大的蝴蝶窜了出来,扑扇着华美的翅膀,待在镜中女人的脸上。
拉普拉斯身上的鳞片,也被换成了一身由蝴蝶组成的绚烂长裙。
如果忽略女人身上那满满的、肉眼可见的虫卵,这副卖相还是不错的。
但她并不是拉普拉斯。
拉普拉斯的时身中,也没有这样的人。
倒是……她隐约记得,自己之前击杀的梦界清剿者里,好像有一个这样的人形魔怪?
这难道是清剿者队伍里的魔怪?可为何会出现在镜子里?
就在拉普拉斯将所有注意力放在镜面上时,镜子里的女人突然向外伸出手,似乎想要抓住拉普拉斯。
拉普拉斯谨慎的后退了十数米。
而当她站定后,再去看镜面时,之前那从镜面中伸出来的手已经不见了,包括镜子里的女人也不见了。
与此同时,就连这个女士镜也在慢慢虚化,似乎即将隐入未知之处。
不仅仅是化妆镜,拉普拉斯环顾了一下周围,几乎所有的晶体造物,此时都在虚化不见。
拉普拉斯迟疑了一下,没有继续去研究女士镜,而是打算趁着这些古怪事物消失前,看看其他的晶体造物。
她第二个去看的物品,也是镜子。不过,这个镜子是立式镜,能照全身。镜子的外形也很特殊,边框被雕刻着一条条狰狞纠缠的毒蛇,实在很难想象,谁会使用这样的镜子。
当拉普拉斯来到这个镜子前,镜子似乎感知到了来人,虚化倏地中止。
镜面内,和之前那个女士镜一样,先是映照出拉普拉斯的样子,但慢慢的,镜子里的拉普拉斯开始转变,变成了一个身材颀长,身着华服,头戴纱网帽,手持蕾丝边折扇遮住嘴巴的贵妇。
当看到这个贵妇时,拉普拉斯立刻想起了自己杀的第一个梦界清剿者——九尺蛇妇。
就外观来看,这根本和之前的九尺蛇妇一模一样。
拉普拉斯这么想着的时候,镜中的贵妇拿开折扇,露出了裂开的嘴,尖利的牙,以及长长的蛇信。
其真身正是九尺蛇妇!
镜面里,九尺蛇妇诡笑的时候,镜框上的毒蛇雕像宛如活了过来,张牙舞爪的向着拉普拉斯扑来。
拉普拉斯的做法和之前一样,依旧是撤退。这一次,退了百米,那些毒蛇才慢慢消失不见。
这时再看远处的立式镜,再次出现了虚化。
拉普拉斯看到这一幕,大概明白了这些晶体造物的规则,似乎只要靠近就会激活,远离的话,它们会自己消失……但消失后会去哪里,却是不知道。
这些晶体造物是新的清剿者,还是说,之前被她杀死的那些清剿者的残留能力?
线索太少,拉普拉斯无法判断。但,她总感觉,这些晶体造物里,有股熟悉的味道……
拉普拉斯正思考着的时候,突然,感觉腰间一紧。
她下意识的低头看去,却见腰间不知什么时候,被一个长着倒刺的长鞭给绑缚住了!
倒刺?长鞭?!
拉普拉斯立刻想到,之前出现在它附近的三个晶体造物,其中两个是镜子,剩下一个就是个长着倒刺的长鞭。
只是,她记得长鞭不在这附近,为何会绑住自己?
拉普拉斯回首一看,却见长鞭的柄的确还在原地,但鞭子却如游蛇一般,窜到了她身边,将她的腰部缚住。
鞭子的长度,恰好能够到她。
拉普拉斯也没想到,这个鞭子的“触发”范围会这么大。
不过,拉普拉斯倒没有太紧张,鞭子虽然捆缚住她,但力道连蜕鳞的防御都无法攻破。
虽然鞭子目前看上去对自己没有造成什么伤害,但这些晶体造物出现的实在太诡异了,拉普拉斯还是决定谨慎起见,伸出手准备将这鞭子给拉扯开。
可就在这时,鞭子微微一扯,给了拉普拉斯也一个微不足道的作用力,紧接着,鞭子主动松开了。
鞭子主动松开是好事,可是,让拉普拉斯惊讶的是,当她再次抬起头时,发现周围的一切已经变了。
她已经不在半空,也没有落到地面,而是来到了一个……玫瑰园。
似乎刚才鞭子那轻轻的拉扯力,不是真的在攻击拉普拉斯,而是将她拉入了一个未知且奇异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