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蓋世 txt-第一千七百四十四章 地魔返祖看書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虞渊剑斩阴脉!
神魂宗和鬼巫宗,因虞渊的这一道道剑光,终将彻底决裂!
没有几人知道在地底深处,有从天外而来的摄魂,提前埋伏在了丹妮丝体内,正和代表阴脉的深潭进行魂战。
他们只当是,虞渊秘密地潜回浩漭,找到恐绝之地来对付阴脉。
可为何要对付阴脉源头?
不少关注恐绝之地者,心中都充满了大困惑,还以为凭借虞渊和幽瑀、虞蛛的关系,神魂宗和鬼巫宗永远不会撕破脸。
谁又能想得到,刚刚才和韩邈远天外一战,逼的韩邈远缩起来的虞渊,又迅速挥出了第二剑?
“该死!竟然真是虞渊在挥剑!”
玄漓等鬼巫宗大修,借助彩云瘴海的地下通道,往污浊之地沉落时,全都感觉到代表阴脉的那道魂能气柱,被虞渊给一剑剑地斩断。
被他们视为精神寄托,被他们奉为神灵的存在,此刻竟显得有些无力。
“虞渊和神魂宗到底发什么疯!”
玄漓咒骂着,心想幽瑀、虞蛛不在浩漭时,虞渊也欺人太甚了。
呼!
一行人潜落到七彩湖,发现众多地魔呼啸着,围绕着湖面上的一道身影。
武道丹尊
那身影以七条鲜艳的剧毒溪河汇聚而成,赫然是异魔七厌。
“七厌!”
玄漓试图借助七彩湖的力量,向阴脉提供帮助时,看到了包括七厌在内的,不少地魔族群的异物,然后猛地惊叫。
“你们不属于此。”
异魔七厌的形态不住地变幻着,凝出了奇异的眼眸,赫然也是紫色的魔魂。
“从即可起,所有源于此的地魔,将不再忠于它。浩漭的地魔,本就另有归宿和源头,可我们的归宿和源头从来就不是它。”
七厌的魂念,化作许多灵动扭曲的线条,和那些汇聚于此的地魔串联。
“地魔和鬼物早就该分开了。是它在我们的先祖离开以后,蛊惑了我们,让我们误以为它才是照拂地魔者,因为它是我们的神灵。”
“并不是。”
how to fry an egg over hard
“它只是鸠占鹊巢!它不配统领我们,不配让我们继续为它效命,所以……”
这句话落下以后,此方污浊世界的地魔,竟开始扑杀那些有阴脉气息的魂灵鬼物,掀起了污浊之地的内战。
“你们几个……”
此刻成了地魔代言人的七厌,盯着玄漓、袁青玺、潋婧,还有几个鬼巫宗的自在境长老,沉吟了片刻说道:“你们既然是鬼神幽瑀的人,那么我就放你们回去,不对你们展开围杀了。”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玄漓厉喝。
“知道。”
七厌轻轻点头,又挥了挥手,示意玄漓他们快快离开,不耐烦地说:“地魔就是地魔,我们灵魂中的印记,我们的存在痕迹,来自于更深处的地下之物!而它,一直欺瞒迷惑着我们,直到我们先辈的孩子回来,给我们带来了灵魂上的新生!”
玄漓等人听的一脸哗然。
呼!呼呼!
可他们很快就发现,那些扑杀地底污浊世界魂灵鬼物的地魔,魔魂深处竟有紫色光点闪耀。
Moshimo Kyaru-chan ga
仿佛有什么神秘的存在,为所有够资格的地魔,讲述着他们的古老历史,正在告诉他们事实和真相。
地魔,本为天魔,本就出自浩漭!
在大魔神贝尔坦斯离开以后,阴脉源头祸乱了灵魂法则,隐瞒了地魔的诞生真相,告诉他们是地魔。
新生的天魔被阴脉留下它的痕迹,混乱了与生俱来的魔印,在他们的魔魂中掺杂了阴能异物,让他们变成了浩漭的地魔。
——其实是阴脉的存在限制着它们!
“是谁?谁在为你们传授知识?”
袁青玺悄然变色,他看着七厌震惊地说:“不可能是虞渊!在没有晋升为至高元神前,他的灵魂达不到这个层次!还有谁?”
玄漓一惊后,突然也反应过来,“丹妮丝的体内,究竟是谁?”
“请回地表吧,看在幽瑀大人的面子上,我再给你们一个忠告。别掺和这一战,你们没有这样的能力,你们强行去恐绝之地的话,只会变成送死的炮灰。”
“就像这样!”
七彩缤纷的湖面,突然浮现出一幕幕画面,鬼灵、幽鬼和天鬼,这种层次的狰狞鬼物,在一个奇异深潭内不断地魂飞魄散。
炸出一团团灵魂焰火。
玄漓那些人,看着深潭中众多魂灵灭亡的画面,忽然沉默了起来。
“回去吧,等幽瑀从天外归来,他将接管阴脉执掌的权柄。阴脉这样的异物,本就不属于浩漭,还汲取浩漭众生的灵魂壮大自己,它早就该被清除干净。”七厌幽幽道。
“幽瑀?”
“吾主!”
玄漓和袁青玺心神一震,他们被七厌的这句话镇住,旋即就明白了点什么。
难道?
七厌轻轻点头,“主仆的身份要被颠倒,它掌握的一切,要交到幽瑀的手中。”
玄漓等人震惊过后,渐渐平静了下来,他们盯着七厌和那些地魔又看了看,便原路返回,重新向上方飞去。
阴脉的催促和命令,在玄漓、袁青玺和潋婧等人的灵魂深处,如浪花不断生成。
却被另外一股五彩魂光冲抵!
“是主人!”
袁青玺脸色激动,他敏锐地感觉到,帮他们抵抗阴脉意志的,就是幽瑀的力量!
幽瑀仿佛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早已秘密地留下了力量,在他们被阴脉催促着去送死时,帮他们挡下了阴脉的奴役意志。
如若没幽瑀的力量,他们终将变得和满世界的魂灵鬼物般,悍不畏死地冲向恐绝之地,就这样逐个踏上死亡路。
“幽瑀那混蛋竟然没通知我一声!”玄漓怒骂道。
“我们也不知道,没人收到任何的讯息。只是,幽瑀大人为什么和它,会出现如此大的分歧?”潋婧喃喃道。
“初灵,罗玥,千劫!”
斩龙台上的虞渊,将那根魂能气柱斩断以后,突然就发现在三大鬼王的身上,缭绕着五彩的光晕。
五彩光晕出自心灵神石!
炼化了心灵神石的幽瑀,似乎早就在初灵、罗玥和千劫三大鬼王的魂体内,留下了他的力量,而且还不是源自于阴脉的力量!
哗!哗哗!
另有一些早年就追随幽瑀,在他还是白骨时,便对他言听计从的,慢慢成长为幽鬼、天鬼的鬼物,魂体内也被五彩的光晕笼罩。
体内有五彩光晕浮现的魂灵鬼物,自我的意识就没被阴脉覆盖,没有失去控制,没有悍不畏死冲向深潭,也就没有沦为送死的炮灰。
那些魂体释放五彩的鬼物,有些浑浑噩噩,突然不知何去何从了。
他们不知道,究竟该听阴脉的继续化作阴间冥河的一部分,还是立即摆脱河流。
“是鬼神幽瑀做的?”
眼看一道粗阔的魂能气柱,纯纯崩裂后溃散,再化作烟云散于恐绝之地,还有一团团五彩光晕在下方冒出,曹嘉泽也瞧出了异常,不由惊奇地说道:“那位大人,难道早就预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
呼!
罗玥摆脱了阴间冥河的吸扯,她手挽花篮飞上半空,和下沉的虞渊并排站立。
她被五彩的光晕笼罩,刚刚她在的眉心深处,有一缕暗藏的念头被触发了。
这一缕念头藏有幽瑀要她说给虞渊听的话。
“阴脉向我索要心灵神石,并在我离开浩漭以后,暗中和地心之火的黎会长沟通。我能隐隐感觉出,它真正想沟通的不是黎会长,因为黎会长已是非人存在。”
“它在联系黎会长体内的那东西。”
罗玥以幽瑀的语气说给虞渊听。
虞渊立即懂了。
阴脉知道源界之神的一道灵魂,寄托在了黎会长身体,而它竟然想要和源界之神沟通,而不是去灭掉源界之神,它想做什么?
它还要幽瑀将心灵神石奉上来,它难道是要以心灵神石连接源界,实现两界更广的灵魂互通?
显然,幽瑀是抵触此事的,所以要破坏阴脉源头的鬼祟行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