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日月風華 線上看-第一千零六章 鐵山血戰讀書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察敦令人拼命吹响号角,但他发现敌骑到真羽骑兵袭入战场,只是片刻间的事情,大部分狼骑兵正在全力攻打铁宫,甚至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发觉战场的情势有变,回望过来,便瞧见无数的骑兵杀入了战场。
狼骑兵共有三千之众,但之前与贺骨守军经过一场厮杀,也是减员了两三百之众,目下的兵力部族三千人,在兵力上甚至稍逊于真羽骑兵。
真羽骑兵杀入战场,瞬间就像大雁展开双翅,队形从中间分开,一队人马直袭满是烈火的贺骨营帐,而另一路则是直刺向正在攻打铁宫的狼骑兵。
真羽马速度奇快,秦逍的狮子骢更是迅猛无比,他催马在前,手举虎骨刀,风驰电擎般领着真羽骑兵直冲向铁宫东墙下的狼骑兵。
黃金召喚師 小說
为了防止被人看到面孔,他在冲锋之时,便已经蒙上了口鼻,只漏出一双眼睛。
东墙下的狼骑兵们发现大队骑兵如同潮水般涌来,都是惊骇,但毕竟是太阳汗麾下最精锐的战士,尚在马背上的上百名骑兵已经迅速迎向真羽骑兵,组成一道屏障,为身后的同伴组织阵型争取时间。
但真羽骑兵来势凶猛,秦逍带领的这队骑兵,就像是一只铁拳一般,狠狠地砸在狼骑兵的队形上,瞬间便将那一百多号人的屏障撕裂。
真羽部这些年也算是受尽杜尔扈人的欺辱,正因为铁瀚的压榨,真羽部的生活一年不如一年,自上到下,每一名真羽人对杜尔扈人都是深恶痛绝,只因为对方的实力太强,无可奈何之下,将愤怒压在心中。
今日得到明令,要击溃这支杜尔扈狼骑兵,积压在真羽人心中的怒火顿时倾泻而出,一个个奋勇争先。
秦逍出刀凶狠,左砍右劈,在战场上他却不会有丝毫的同情心,因为他懂得一个道理,与敌交锋,你死我活,对敌人的同情就是对自己的犯罪,所以每一刀出手,都是往狼骑兵的要害砍去,要么直接砍断狼骑兵的脖子,要么兜头劈下,将脑袋劈成两半。
虎骨刀本就是逐日塔都留下的宝刀,锋锐异常,再加上秦逍运劲的力道,狼骑兵又怎能抵挡得住。
秦逍如同虎入羊群,转瞬间斩杀数人,却也是让真羽骑兵们士气大振。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木下雉水
撕裂狼骑兵的骑兵屏障,后面便是大批攻打铁宫的狼骑步卒,这些狼骑兵本来都有战马,但攻打铁宫之时,只能下马攀爬,所以大部分的狼骑兵反倒变成了步卒,真羽骑兵突然间杀过来,狼骑兵猝不及备,也是乱了针脚,纷纷想要找寻自己的战马,但真羽骑兵根本不给他们机会,瞬间摧毁屏障,直接杀过来,骑兵对步兵,即使敌人是杜尔扈部的精锐狼骑兵,真羽骑兵此时也是占尽优势,刀光箭雨之中,喊杀声和惨叫声连成一片,狼骑兵一个接一个倒下。
突牙吐屯分兵扑向铁宫外围大帐,众多狼骑兵尚在营地里继续纵火杀掠,或三五成群,或单人匹马,各自杀人劫掠,甚至有些狼骑兵瞧见贺骨的女人,一时兴奋,直接拉过来就地强暴,宛若野兽,这时候真羽骑兵陡然杀到,狼骑兵们都是大惊失色,纷纷叫喝,勇悍的迎上来拼杀,更多的狼骑兵发现自己身边同伴寥寥无几,都是分布在周围,一时间聚集不起来,此时迎上去无疑是自寻死路,只能调头便跑。
真羽骑兵能骑善射,本来在夜里视线不好,难以认清敌人,但狼骑兵纵火烧营,等于是帮了真羽骑兵的忙,火光之下,装备精良的狼骑兵尽收真羽骑兵眼底。
真羽骑兵也都得到命令,见到狼骑兵就无需客气,所以马刀和利箭尽情向狼骑兵招呼。
惊骇的不仅仅是狼骑兵,那些殊死拼杀的贺骨勇士也是一脸错愕。
本来贺骨军已经溃不成军,大部分人如同待宰羔羊,本以为今晚整个贺骨汗帐将会被夷为平地,谁也想不到真羽骑兵竟突然冒出来。
真羽骑兵的装束,贺骨军自然是认识。
贺骨军主力南下攻打罗支山,按道理来说,此刻正与真羽人刀兵相见,可是这支真羽骑兵就像是神兵天降,匪夷所思地出现在了贺骨部的心脏,而且冲过来之后,二话不说,对着狼骑兵就是一顿砍杀。
突牙吐屯连杀两名狼骑兵,杀星正浓,瞥见边上一道人影,挥刀砍过去,但砍到一半,却发现对方是一名贺骨兵,那贺骨兵一脸惊骇,本以为突牙吐屯这一刀下来,自己必死无疑,孰知突牙吐屯刀到半途,却是犹豫了一下,随即冷哼一声,竟然放过那贺骨兵,冲着不远处几名狼骑兵杀了过去。
那贺骨兵有些错愕,心有余悸,瞧见无数真羽骑兵在营地里来回驰骋,却是精神一振,大声叫道:“杀这些图荪人,锡勒人联手杀死所有的图荪人。”
察敦千夫长此刻的脸色难看至极。
一夜之间,攻守易型,之前慌乱不堪的贺骨军,此刻就像是附身在了狼骑兵的身上,他居高临下看的明白,自己麾下的狼骑兵此刻就像是先前被砍杀的贺骨兵,一个个四散逃窜,极少数的狼骑兵迎上去想要与真羽骑兵拼死一搏,但瞬间就被保持着队形的真羽骑兵吞没。
在兵力相等的情况下,即使狼骑兵队形齐整,与真羽骑兵正面对决,也未必能占得上风,此刻真羽骑兵队形不乱,自然是占尽优势。
察敦看在眼里,心知如此下去,自己统帅的这支狼骑兵必然会折损于此,自己也必将前途尽毁,大喝一声,催马从坡上冲下,身后百骑立刻紧随,一名骑兵高举战旗,而号角手随在察敦身后,号角声不绝。
散落在战场上的狼骑兵们听到低沉的号角声,又瞧见那面战旗,迅速向察敦这边聚拢过来。
只是片刻间,已经有数百狼骑汇聚到察敦身边,而且迅速列队成型,人数虽然不多,但气势却不弱,察敦手握马刀,神情冷厉,却是直向突牙吐屯带领的真羽骑兵队冲过去。
察敦很清楚,如果能够迅速集结队伍,顶住压力,还能与真羽人一搏,否则狼骑兵必将溃败,太阳汗精心策划的计谋,也将落空。
突牙吐屯自然也听到察敦那边的号角声,火光之中,亦瞧见察敦带着数百骑兵气势汹汹向这边冲过来。
他同样也知道,这是狼骑兵的殊死一搏,若是能够迅速将这队狼骑兵击溃,便可以牢牢控制住战场的局势,今夜这一战,必将大获全胜,否则很可能会被狼骑兵扭转被动的局面。
狼骑兵的韧性,他也是心中有数,握紧马刀,厉声高喝道:“孩子们,部族的生死,在此一战,用你们无畏的勇气,砍断敌人的脖子。”大叫声中,一马当先,挥刀冲上,身后的骑兵们也迅速向两边展开,如同张开翅膀一般,向察敦包抄过去。
这些真羽骑兵也都是身经百战,面对敌人该怎样变化阵型,心里都是清楚,此刻察敦那边的兵力明显不足,在以多打少的情况下,自然是要迅速将对方包围起来。
察敦显然也知道真羽人的意图,却并无畏惧,几百狼骑兵列队宛若箭矢一般,显然是想直接穿透真羽军的心脏。
两股骑兵如同两只铁拳一般,重重撞击在一起,无论是狼骑兵还是真羽骑兵,都是毫无畏惧,双方近战,马刀都是无情地向对方砍下去,一时间人叫马嘶,鲜血喷溅。
千尋月 小說
察敦不愧是被铁瀚器重的悍将,出刀凶狠,左砍右剁,虽然数名真羽骑兵都是齐齐向他挥刀砍过去,但察敦的身形灵活,人和马浑然一体,出刀也是干脆犀利,真羽兵的刀锋甚至连他衣襟都没碰上,便已经被察敦连砍数人。
双方骑兵纠缠在一起,外围亦有不少狼骑兵纷纷涌过来,加入战团。
双方比的不但是速度和力量,还有决心和信心。
如果是普通的骑兵,真羽骑兵冲杀的那一刻,对方只怕就已经溃散,但对手是草原上最悍勇的精锐狼骑兵,察敦在队伍几近崩溃之际,还是挺身而出,拼死想要扭转局面。
这样的对决,没有实力活不下去,同样,没有必胜的信念,同样也活不下去。
无从闪避,无从退让。
只有坚信敌人在杀了自己之前,自己能够最果敢、最迅疾地将对手杀死,这才是活下去的唯一途径。
双方的骑兵都是冷酷无情,只是片刻间,便不知道有多少人死于刀下,如同营地被烈火焚烧的帐篷,生命很快也枯萎灭亡,空气中的鲜血浓郁无比,火光之下,大地更是一片殷红。
生命在此刻简直是卑贱无比。
铁宫的墙头上,那些殊死抵抗的碎骨者早已经是错愕不已。
他们本已经存了与铁宫共生死之心,也都知道自己的生命在天亮之前就会熄灭,可是突然加入战场的队伍,让局面瞬间扭转,火光中,他们也认出加入战场的是真羽骑兵,而真羽骑兵冲入战场,立刻就对狼骑兵发起攻击,这一刻他们实在不知道,这些真羽骑兵到底是敌人还是战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