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超神道主 線上看-1336 和談、預支而已(四千二百多字)相伴

超神道主
小說推薦超神道主超神道主
星云迷雾如同浓稠的液体缓缓流动着,便是虚空吹拂的恐怖之风都不能将其吹散。
若是有人能够透过迷雾,便可以发现这一大片星域的迷雾之中,陨星的数量显得格外的多,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将它们聚集到这附近。
一艘黑色长梭突兀的从迷雾中穿出,直直的朝着一个方向飞去,他的前方不远便是一艘正在努力挣扎的飞鸟形战舰。
我要打你屁股了哦
若是从绝对速度上来看,黑色长梭与飞鸟形战舰的速度相差不大。但是若是比较单位时间内飞过的距离,那黑色长梭可是要远远超过飞鸟形战舰了。
速度、距离与时间的关系在这里其实并没有发生变化。之所以表面上不同,是因为飞鸟形战舰陷入了周围大阵的威能之下,看似速度不慢,但是其所穿过的距离与表面看起来大有不同。
很快,黑色长梭便来到了飞鸟形战舰之外,一个友好的声音传了过去。
“里面可是五皇殿的道友?”
飞鸟形战舰之内,凌云尽三人感受着急速靠近的黑色长梭,心中只想骂娘。来者根本不受周围阵法的影响,其战舰速度显得极快,很显然是正主到了。
此时,他们听到这话,纵然城府很深,也忍不住有种想打人的感觉。
老子们怎么被困在这里的你不知道吗?可别说知道困老子们,不知道老子们是谁?
如果不是有殿主的命令,他们肯定会直接出手,不顾及后果那种。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他们之内将各种不忿压在心中,纵然郁闷的吐血,也必须先摆出笑脸,完成了殿主要求的交易再说。
“正是我等,来者可是那位,呃,从花林圣地秘境出来的道友?”
凌云尽淡淡的笑道。不过,说到半截,差点直接把盗宝贼人给说出来。幸亏改口的快。
“呵呵,正是鄙人。”余归海笑道。
“好。道友请出来一见!”
凌云尽随手一挥,飞鸟形战舰光华闪烁,当场变形,化作了一座厚重威严的青铜大殿。
余归海见了这一幕也不怎么惊奇,依照他的炼器之道,炼制这种可以随便变形的战舰非常简单。他的幽灵梭其实就可以随心意自动变化形状。
突然,青铜大殿的大门打开,走出一行三人。
为首的是一位儒雅中年。此人面容俊朗,双目灿若星辰,黑亮的长发披肩,身穿一袭绣着金色花纹的白色长袍,手中持着一柄翠绿的玉如意,自有一番仙风道骨。
此人身后站着两人,右边是一位邋遢老者。这老者双眼深陷,眼圈乌黑,面容干瘦如同骷髅,头顶一蓬枯草般的花白乱发,身穿一袭灰扑扑的长袍,一双干枯的手上长着锋利的长指甲。
左边则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
此时,三人正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长梭。那儒雅中年和邋遢老者倒也罢了,虽然面色凝重,但看不出太大敌意。
而那高大中年就不同了,脸上怒火熊熊,压都压不住,敌意相当的深厚。
余归海见状也不犹豫,当即一挥手收了幽灵梭,整个人便直接出现在虚空,拱手笑道:“鄙人青林子,见过三位五皇殿的道友。”
“原来是青林子道友,鄙人乃是五皇殿六长老凌云尽,这两位是我师弟七长老万启山,十三长老无命子。”凌云尽回礼笑道。
余归海一一施礼拜见,礼节上挑不出任何毛病,诚意十足。
那万启山反倒冷哼着怒视他,直到被凌云尽瞪了一眼,这才不情不愿的随意拱了拱手。
“呵呵,青林子道友远道而来,快快请进。”凌云尽客气道。
“凌道友请!”
两人随即联袂进入大殿之内。
余归海艺高人胆大,也不怕这大殿之内有什么太强大阵法禁制。
别忘了,这整个大殿可还在他的阴阳五行乾坤颠倒封印大阵之内。如果他亲自出手催动,这大阵的威能足可横扫三人了。纵然这大殿之内有什么强大阵法,也不可能对他构成威胁。
…….
来到大殿之内,余归海一眼便看到一尊巍峨的青铜雕像。
这雕像是一尊巨人,身披重甲,手持长戟,身上环绕着一道道星环,头冠之上镶嵌着日月星辰。但,其面容却如同一团迷雾,让人无法窥探。
余归海心中微动,这雕像之上赫然传递出一股隐隐的威胁之感!
不过,他并未在意。这些人全都大道境后期的顶级强者,所使用的战舰之中有能够威胁到他的东西是很正常的。
当然,这种危险是针对他不反抗的情况下。如果他动手,那么这种威胁根本无法对他产生什么危害。
众人分宾主落座,凌云尽稍微客气了两句,便决定直入主题。因为大家真的没什么好说的,没有当场打起来已经算是十分克制了。
“青林子道友,鄙人想问问,那花林宗的传承原本可还在你的身上?”
凌云尽问出这个问题之后,纵然心思坚如磐石,此时也忍不住感觉到一丝紧张。他是真的希望,他们的推算错了,殿主他们也说错了。
但是余归海却没有如他心意,余归海轻笑一声,说道:“不在了。就在前些天,青壶宗找上门来,带来了我无法拒绝的筹码,我已经把花林宗传承的原本交易给他们了。”
他对于这件事没有丝毫的隐瞒,而且也不准备隐瞒。因为五皇殿提出和谈之时,他就已经猜出了五皇殿的打算。所以他就要趁机待价而沽,再从五皇殿身上薅一波羊毛。
至于双方的仇怨嘛,余归海还真没看在眼里。倒不是他的心胸多么宽广,实在是五皇殿不但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危害,反而是他的送宝童子。
而且损失惨重的一方也是五皇殿,又是被他夺宝,又是被他杀人的,要说有仇,也是五皇殿视他为仇。他实在是不好意思去仇恨五皇殿去。
所以和谈啊,交易啊,都很正常啊。
而且说实话,不论是五皇殿,还是青壶宗,在未来都会是他的目标,最终成为他的属下。既然如此,岂能对其下手太重?那岂不是消耗未来自己的麾下实力吗?
甚至也不能够厚此薄彼,虽然青壶宗占了先机,要走了花林宗传承的原本,但是五皇殿这边也可以给与花林宗传承的内容。实在不行,还有个假的花林宗传承雕像啊。也能够拿出忽悠一番。
总之,一切都是为了修炼资源。不能算骗。
对了,绝对不是骗。五皇殿将来注定是我的属下势力,我拿他们的东西本就是天经地义,就是我自己的东西。怎么可能是骗。这顶多叫做预支。
想到这里,余归海心中一片坦荡!
“什么?你,你,”
余归海心中是坦荡了,但是有人却实在按捺不住了。万启山闻言当即跳起来,满脸怒色的指着余归海就要大骂。
“师弟,我看你还是先休息一下去吧。相信诸位殿主也是这么认为的。”凌云尽面色一寒,沉声说道。
万启山还要说什么,但是看到凌云尽的脸色之后,却只是张了张口没有再说,随即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青林子道友不要见怪啊。我这师弟就是这个样子。为人粗鄙鲁莽,不通人情世故,属于那种直性子。”凌云尽随即笑着解释道。
“无妨无妨!”余归海面色淡淡的说道。
“那我们还是继续刚才的话题吧。道友说青壶宗前些天换走了花林宗的传承原本,不知道可否详细说说?”凌云尽试探道。
“此事倒也没什么可隐瞒的。青壶宗付出了霸主级功法一部,先天至宝一件,修炼资源若干。”
余归海也没怎么撒谎,只是将额外的灵药灵材数量多说了两倍。因为对方也不是傻子,说的太多了,可就没有任何的可信度了。
“……..”
凌云尽两人闻言无语。这种交换条件实在是有些离谱了。那花林宗传承纵然是远古霸主级功法,但哪一本霸主级功法不是来自远古的传承呢?
再加上先天灵宝,和数量如此离谱的高阶灵材灵药,实在是溢价太多了。作为霸主级势力,青壶宗怎么可能吃这种亏。
不过,他们倒也没有完全认为是余归海说谎。
因为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花林宗的传承之中真的隐藏着什么天大的秘密,而青壶宗知道了这个秘密。
所以凌云尽两人并没有直接说什么。而是和颜悦色的跟余归海谈论了一番交易的细节。
余归海也没有隐瞒,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重点都在描述青壶宗多么的大方,多么的有诚意。说的凌云尽两人都不好接话。
这话要是接了,下面可就不好讲价了。
“道友能够实言相告,可见是个坦诚之人。如此的话,鄙人也就不再拐弯抹角了。之前的事情都是误会,纯属我师弟他鲁莽所致。如今既然后果已经造成,我们却不希望继续与道友为敌。只是想与道友做一番交易。不知道友如何看?”凌云尽正色道。
“道友请说。”余归海回答。
“我们想要花林宗传承的所有内容。请道友开价。”凌云尽说道。
“好说,好说。这样吧。既然没了原本,我也不能要求你们付出跟青壶宗一样的代价。那就提供一步霸主级功法,一件先天至宝,剩下的灵材之类,只需要提供一半即可。”余归海说道。
“这,”凌云尽顿时无语。
这特么是把他们当傻瓜了吧。霸主级功法可以理解,但是先天至宝和一半的灵物就太离谱了。毕竟已经不是原本了。
只有内容,对于功法本身来说倒没有太大影响,但如果其中隐藏什么秘密,还是原本的可能性大些。
“道友,实不相瞒,只是内容的话,这代价有些过了。”一旁的无命子实在听不下去,说道。
“交易嘛,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不知五皇殿愿意付出什么代价?”余归海轻笑一声问道。
“青林子道友,既然花林宗传承是霸主级功法,那么我们也提供一部霸主级功法的副本。但是先天至宝却不行。那些资源也有些太多了,我们只能出三成。”凌云尽说道。
“这样吧。霸主级功法副本,加七成资源。”余归海还价道。
“五成吧。”凌云尽叹了口气道。
“成交。那我们什么时候交易?”
余归海面露笑容道。对此他十分满意。虽然没有先天至宝。但是资源可就太多了。他要的资源是青壶宗的三倍,如今虽然只剩下五成,却也比青壶宗的资源多不少。
至于霸主级功法的副本正本对他来说没什么区别,反正他都是要融入到混元道诀之中的。
“十日之后吧。我们需要将道友需要的东西运来。而且道友也需要将传承的内容放入副本载体。”凌云尽说道。
“好,那我就十日后再来。事不宜迟,那我就告辞了。”
余归海说完就要走。
“道友且住!”
凌云尽急忙拦住。
“凌道友还有何事?”
“我们既然要合作,那么就不是敌人了。这大阵不知道可否撤去,我们也要去取交易的宝物。”凌云尽说道。
“好说好说。我这就将大阵撤去。”
余归海轻笑一声,随即走出了大殿之外。凌云尽两人也跟了出来,万启山虽然没有出来,但是也在殿内偷看外面。
“道友看好了,我这就撤去大阵。”
余归海淡然说道。接着一挥手,打出几道法诀,周围突然亮起了璀璨的光华,就连那浓郁的星云迷雾都阻挡不住。
此时三人看清了,发光的赫然是周围的陨石。离谱的是,周围所有的陨石,无论是巨大的星体,还是小如黄豆的碎石,全都露出了玄妙的阵纹。
而且这阵法的范围根本探查不到边缘,似乎周围的整片星域都是大阵的范围。
接着,余归海抬起一只手。
整个阵法散发出一股沛然之力,所有的陨石开始沿着某种特殊的轨迹运转起来,很快便化作一道陨星旋涡,旋涡中心就是余归海的手心。
所有的陨星都整齐的排列着,飞速的没入了他的掌心之内。周围那种恐怖的禁制之力随之飞速减弱消失。
凌云尽、无命子见状面色大变,这等阵法,这等神通,就算是他们,也不敢说有什么胜算。
至于万启山,此时早已脸色铁青。他不得不承认,这个人,他单打独斗,绝不是对手。只需要这一座大阵,就能够把他镇压。
“道友真是好手段!”凌云尽赞叹道。心中不由得庆幸,殿主们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这一场交易来的及时。
“雕虫小技不足挂齿!鄙人告辞,十日后再见!”
余归海拱手一笑,身形便飞速的没入了迷雾之内。
“十日后鄙人亲自登门!”凌云尽大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