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三國之上將邢道榮 強中更有強-第三百四十三章 上位者,必定孤獨閲讀

三國之上將邢道榮
小說推薦三國之上將邢道榮三国之上将邢道荣
“原来是这么个‘投石问路’法!”
邢道荣明白了。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现在是建安二十二年,原本时空,曹操别说称公,去年就已经称王了!
可这几年,曹操被天下诸侯群起围攻,自保尚不及,哪来的心思称公称王?
现在,孙权退兵言和,鲜卑胡骑被逐,曹操形式一片大好,突然冒出这个心思来,也不足为奇。
但可能是这几年被天下诸侯围攻打怕了,所以曹操不敢擅自称公称王。
于是,借着邢道荣隐含威胁的要求,顺水推舟,就把邢道荣封为楚公。
你不是要册封三公将军的权力吗,给你封公建国,想怎么赐封自己手下就怎么封!
其实就是试水!
如果没人有意见,曹操当然会立刻跟着称公,要是有人反对,正好让邢道荣扛在第一线。
可能有人要说,曹操这么做,不是将自己‘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优势,主动丢了吗?
问题是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近四十年的时间了,随着汉室威信持续衰落,其实早就不好使了。
如果好使,之前又哪来的诸侯围攻呢!
换做当年,天下诸侯众多,‘挟天子以令诸侯’还是比较好使的。
毕竟,诸侯多了,也就不值钱了,共尊汉室是天下人的共识。
那时候的诸侯有多少呢?
李傕,郭汜,吕布,袁绍、袁术,张绣,刘表,刘焉,严白虎,王朗,刘鹞,公孙瓒,公孙度,马腾,……,甚至黑山军张燕,各地黄巾余孽等等,数不胜数。
所以,那时候,‘挟天子以令诸侯’优势很大,很多诸侯不管是碍于汉室权威,还是出于利益权衡,多多少少,都得遵守许都发出来的天子诏令。
可现在就剩下邢道荣,孙权,刘备,公孙康,马腾,和曹操自己了。
除了邢道荣,每一个都和曹操是死敌,发什么诏令都不管用,他们内部的官员任命,也不可能向许都报备。
比如,孙权自领吴侯,任命属下担任刺史、太守,刘备先自领荆州牧,后来又自领益州牧等等,问过许都朝廷了么?
或许,原本时空,这个时候的曹操之所以称公称王,也正是出于这方面考虑。
既然天子诏令不管用了,就自己上位呗!
“呵呵!”
想通后,邢道荣呵呵笑道:
“曹操未免多此一举了,他若要称公,谁还能反对不成?至少,内部不可能有人会反对,而外面的人反对,又有什么用?”
“不然!”
谁知,徐庶却一摇头,说道:
“许都朝廷,除了曹氏一族外,其实还有不少人心存汉室,或为曹操做事,却并不赞成其行逾越之事!”
“吾在许都时,曾听闻,尚书令荀彧,便是其中一员!”
“荀彧?”
青子 小说
邢道荣也想起来了。
原本时空,就是在封公一事上,荀彧罕见的和曹操意见不一致,最后落了一个郁郁而终的下场。
“荀彧啊,这会搞不好已经跟曹操离心离德了,哥能不能把他搞过来?”
想到这里,邢道荣立刻兴奋了起来。
但转念间,他便打消了挖荀彧的想法。
拉倒吧,人家就是因为不赞成封公,才和曹操断裂的,邢道荣凭什么去挖人?
就凭他也想称公?
不过……
“难道荀彧没有认曹操为主公?”
邢道荣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
这个世界,可是有‘所属人主’和忠诚度属性的,如果荀彧效忠的人主是曹操,他没理由反对曹操称公啊?
想不通,心中纳闷,邢道荣摇摇头,不再想了。
“此事勿需多想!”
庞统笑道:
“我等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恢复长江以南,即楚地的民生,让百姓休养生息,同时训练精兵,以备他日攻伐!”
“士元所言有理!”
蒋琬点头附和,说道:
“如今,我军占据扬州,荆州,交州等长江南方,和当年楚国的确相仿,楚公之名,名正言顺也,曹操既然册封主公为‘楚公’,主公接受了便是!”
“士元和公琰,言之有理!”
手抚颌下浓须,邢道荣缓缓点头说道。
……
受封楚公后,邢道荣的府邸,便被大肆扩充,规模扩大了一倍不止,列侯府也改为‘楚公’府。
但他并没有立刻大刀阔斧的进行改变,不管是属下官吏制度,还是军队制度,亦或其他方面,都一切照旧。
最多,原本的人设,由‘将军’‘君侯’等,变成了‘楚公’,侯府变成了公府罢了。
当然,盖章、印玺这些玩意,都变成了‘楚公’,各种仪式规格,提升到‘公’级,军中旗帜,也变成了‘楚’!
还有,邢道荣被封为‘楚公’一事,正在迅速传播,治下百姓,慢慢以‘楚民’自称。
这些都是潜移默化中在慢慢改变,勿需多提。
“封公后,领地变成了‘楚国,哥也成了‘楚公’,那么,麾下的文武官员,职位也该换换名字了!”
一个人在后花园漫步,邢道荣默默思索。
“还有,哥如今羽翼渐丰,势力成型,不能和以前一样松散了,该有的制度,比如官吏,爵位,政事,军事,民事,还有法律之类的玩意,也该搞一套了!”
“首先是要确定政体,也就是核心政策方针,即哪种发展模式,然后才能进一步确定政事,军事,民事等等一系列的框架!”
“好特么复杂啊!”
想了半天,邢道荣长长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
但是,再复杂也得想,这些事情不可能让庞统,蒋琬等人做主,只能是他自己来。
至少,框架和方向,必须由他自己定。
他脑袋里装了前世许多知识,各个朝代的政体,自然也都了解,但要应用在这个世界,却不是简单的套用就行。
如果这个世界是个正常世界倒还罢了,但它正常么?
显然不正常!
许久之后,邢道荣还是没有做出决定。
“罢了,先让庞统,蒋琬等人按照当前制度做下去吧,哥再想一段时间再说!”
兹事体大,邢道荣不敢盲目做决定,打算再想一段时间。
以他现在麾下的人才,按照汉朝惯例和律法来治理领地,至少数年内,还能保持积极向上的状态,邢道荣有不少时间思考。
接下来的时间,邢道荣不再像以前那样,频繁的出没于军营之中。
和樊氏,孙尚香,祝融女三女的玩耍时间,也变少了。
许多时候,都是一个人独处,默默思考。
没人敢问他在想什么!
某些东西,不可能分享!
谁都不可能!
上位者,必定孤独!
……
某日,和庞统聊天叙话的时候,言语间,庞统多有提及春秋之事,让邢道荣一度纳闷。
但庞统离开后,邢道荣一个人独处时,才发现,庞统这货,话里有话啊!
‘楚公’的下一步是什么?
当然是‘楚王’啊!
第一个楚王怎么诞生的?
西周末年,楚国在南方不断开拓疆土,实力逐渐强大,可在周王室眼中,却依旧只是一个区区的男爵,即最低等爵位。
有一次诸侯聚会,周王甚至让楚人做看守火堆这样的打杂活计。
于是,楚人怒了。
随后,楚国和周王室越走越远,在周王室不断衰落后,有一个叫熊通的家伙,不满自己还是个男爵,干脆一步到位,自称楚王,和周王并列!
史称‘楚武王’!
周取代商以后,第一个称王的诸侯国。
同时,也开启了周王室彻底跌至谷底,诸侯争霸的时代。
棄女高嫁
那是春秋战国之初发生的事情。
庞统把这段历史向邢道荣提起来,是什么意思?
很明显了,鼓励他学熊通,争当楚武王呗!
“我去!”
明白过来的邢道荣,一阵无语。
“哥才不当这个坏人呢!”
手抚颌下浓须,邢道荣暗道:
“有曹操挡在前面,哥不知道多舒服,有必要出这个头么?”
“汉室虽然和当初的西周一样,累世四百年,都威望浓重,但世人道德水平下降的也快,汉室不可能有周王室那么强的生命力!”
邢道荣暗道:
“看着吧,曹操,刘备,孙权等人,肯定走在哥前面,等他们称公称王以后,哥再跟着称王呗!”
“现在急个毛!”
摇摇头,邢道荣不再想了。
时间缓缓而过。
邢道荣受封‘楚公’一事,并没有惹起什么波澜,最多民间有些人不满,但大体无碍。
就连刘备知道这个消息后,也只是骂了句‘逆贼’,便放过不提。
孙权听闻后,心中还羡慕了一下。
马腾和公孙康两人,甚至产生了一个叫做‘妒忌’的情绪。
美人多骄 小说
腊月。
遥远的辽东。
公孙康正在和麾下文武商议。
三年前出兵时,他本想着以‘白马义从’之精锐,至少也要拿下冀州。
但没想到,在幽州涿郡被挡住了这么久,别说冀州,连幽州都没法全部占领。
“义父!”
公孙言出列,抱拳说道:
“夏侯惇部得藏霸,曹洪,曹真回援,兵力高达十八万,我军虽亦有十八万,但‘白马义从’伤亡巨大,恐难拿下涿郡了!”
“报!”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一名军士走了进来,递给公孙康一份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