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遼東之虎-第七十章 克里姆林宮的宴會鑒賞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难道说,你也被拉斯普丁那个混蛋洗脑了?
我们正在跟随大明节节胜利,这时候你们要反水,我看你们是脑袋进水了。”
勃劳希契恶狠狠的看着彼得公爵,这还是他第一次这样看着位高权重的公爵大人。
“跟着的大明取得胜利又怎么样?
就像倭国人、朝鲜人、交趾人那做大明的狗?
你看看那些大明属国人,不管什么时候看到大明人,他们都得躬身施礼。
哪怕你是属国的官员、富豪、又或者是贵族,也得对着一个大明乞丐施礼。
跟大明人有任何纠纷,官府永远都会判大明胜利。
你要过那样的日子么?对一个大明乞丐行礼?”
彼得公爵好像铁笼里的老虎一样,不断的踱着步子。
嘴里说出来的话,与其是在说,不如是在咆哮。
“节节胜利!
你知道节节胜利的代价是什么么?
我们的军队吃着掺了木屑的黑面包,在冰天雪地里面和人数武器都有优势的联军作战。
你只看到了大明取得的胜利,你没有看到我们士兵付出的牺牲。
在察里津,一夜之间我们就阵亡了三万多人。
明军才阵亡多少人?”
“……!”勃劳希契无语。
贵族们如果不贪腐横行,军队至于饿肚子。
如今的俄罗斯,已经烂到了根子里。
负责采购军粮的贪墨倒卖军粮,负责采购被服的,居然用纸塞进棉衣里面,取代昂贵的棉花。
负责武器的军工厂,甚至偷偷的售卖枪支弹药。
再看看大明,人家的军粮分成好多种。
打仗的时候携行什么样的军粮,平日里吃什么样的军粮。
不但主食管够,牛肉罐头更是一车皮一车皮的往俄罗斯拉,一直拉了几个月。
还有些臭不要脸的,说什么大明人的棉衣里面也没有棉花。
勃劳希契很想把唾沫吐在那人脸上,人家大明人衣服里面是鸭绒。
军官的衣服里面更是鹅绒,那不是棉衣那叫羽绒服。
说道武器弹药……,勃劳希契都懒得说。
全世界的军人,都在羡慕大明人手里的家伙。
“你知道如今我们俄罗斯最为兴盛的是什么吗?
洗浴中心!
就是变种的窑子!
多少俄罗斯姑娘在那里,被大明人蹂躏。还得笑着让人蹂躏!
我可怜的税务官,还要在她们身上找钱。”
“……!”
勃劳希契更加无语。
开办洗浴中心的,都是俄罗斯地方上的豪强。很多官员,都在里面有股份。
与其说是俄罗斯在压榨那些可怜的姑娘,还不如说是那些贪官污吏在压榨她们。
还笑着让大明人蹂躏,人家没给钱吗?
人家花钱买的就是笑,难道还买你们哭?
“大明人崇尚的是什么?
龙!
那些邪恶的东西,居然被他们奉为祖先。
大明那位大元帅,就是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老虎。
看看印度的下场,就能够想到我们今后的下场。
俄罗斯会被肢解成无数个小公国,今后我们只能成为大明人的狗。
就像倭国人、朝鲜人、交趾人,不,我们还不如他们。
大明人瞧不起我们的白皮肤,黄头发,还有各种颜色的眼珠。”
勃劳希契转身就走。
彼得公爵已经偏执得癫狂了,这种对话没必要再进行下去。
对待大明的政策,以及未来即将发生的事情,让勃劳希契非常不安。
他去过大明,和大明打交道也多。
勃劳希契深深的知道,大明的强大和可怕。
这种可怕不是因为有一个神明一样的大元帅,而是因为大明整体上的强大。
他们有超越整个世界的先进科技,他们许许多多的大城市,都有了电力供应。
他们的铁路铺到了帝国的每个省份,他们的天空每天都有飞艇航班。
从帝国的最北面到最南面,只需要一天时间。
要知道,那可是从兴安岭到炽热的海南岛。
算起来,比莫斯科到伦敦的距离还要远。
海面上漂浮着山一样高的货轮和战舰,各地有林立的工厂烟囱。
这些东西,别说是俄罗斯,甚至是整个欧洲都不能比拟的。
应对如此大规模的战争,大明根本没有使出全力。
勃劳希契太知道大明想要干什么,战争即便再进行两年时间,对于大明来说国力几乎没有什么损失。
反倒是因为战争的开销,有效拉动了国内经济。
大明的经济可能变得更好!
欧洲呢?
想變成喪屍的女孩子
这种规模的战争,再打上两年肯定已经穷得叮当乱想。
到时候,就算是年青的姑娘们想卖都没有买主。
大明是今后世界规则的制定者,只有跟着大明才能够享受到胜利者的荣光。
虽然,这种荣光是要仰大明鼻息的。
可做世界老二,还是比做世界底层要强。
而且,以俄罗斯现在的力量,能做大明的小兄弟已经很不错了。
国家的强盛和发展,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
那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才行!
俄罗斯现在需要的是时间!
至于俄罗斯被肢解的言论,勃劳希契是不信的。
在俄罗斯的官员中,勃劳希契去大明次数最多,和李枭见面也最多最熟悉。
以他对李枭的理解,战争胜利了,大明还是会给俄罗斯很多好处。
至少也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看看,跟着大明混有肉吃。
而不是急吼吼的把俄罗斯肢解掉!
大明还是爱惜名声的,至少也是要脸的。
这种刚过河就拆桥的事情,他们还做不出来。
彼得公爵担心,完全是被迫害妄想症的具体表现。
飄 天 小說 網
就俄罗斯这种烂到骨子里的官僚和贵族们,就算是给时间,俄罗斯也发展不起来。
勃劳希契心里明白,贪腐和毫无效率的政府,才是大元帅李枭瞧不起俄罗斯的主要原因。
坐在马车上晃悠悠的想了很多,不知不觉间马车已经停下。
抬头看的时候,已经到了自己的家。
勃劳希契在俄罗斯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家里自然住的豪宅。
马车直接开进了院子里,绕过大理石喷泉,停在主楼楼下。
下了马车刚刚进入大厅,就看到了盛装出去的老婆和闺女。
勃劳希契眉头一皱,战争期间物资紧俏。可贵族和高官们仍旧笙歌燕舞,每天晚上宴会、酒会、舞会不断。
很多宴会,甚至达到了通宵达旦的地步。
也不知道老婆和闺女,今天晚上要参加什么晚宴。
希望不要有拉斯普丁那个神棍!
莫斯科的贵妇几乎让他睡遍了,自己家里目前好像还没有被染指。
勃劳希契可不想自己的脑袋上绿油油的。
“又是去谁家的宴会?”勃劳希契看着老婆问道。
一边问,一边还用狐狸披肩,帮着披在老婆肩膀上。
“您不知道?今天的宴会,可是女皇陛下亲自下令举办的。
还特地吩咐,要把家里最漂亮的闺女带进克里姆林宫。”
勃劳希契的老婆显得十分兴奋,看到勃劳希契问立刻唧唧喳喳的回答。
克里姆林宫,女皇陛下!
两个关键词让勃劳希契心中警铃大作,谁都知道,这两个词背后就是那个妖人拉斯普丁。
作为叶卡捷琳娜的男宠,拉斯普丁每天都可以随意出入克里姆林宫。
现在家里这二位打扮得这么漂亮,去克里姆林宫无异于羊入虎口。
妖孽 王爺
拉斯普丁对于女人这一方面相当的不挑嘴,据说连克里姆林宫里面,体重高达二百多斤的厨娘都不放过。
更不用说,今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老婆和闺女。
“女皇陛下召集全莫斯科的贵妇都去,听说是大明大元帅的儿子来到莫斯科。
我们的女皇陛下,准备给大元帅的儿子在莫斯科找个伴儿。
如果相处的好,说不定大元帅的儿子还会迎娶。
你看看咱们家的安吉丽娜这么漂亮,肯定会被大元帅的儿子看重的。”
勃劳希契的老婆根本没有看到勃劳希契脸上的不悦,她的眼睛完全停留在漂亮的闺女安吉丽娜身上。
听到老婆的话,勃劳希契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
这就没问题了,想来拉斯普丁还没有那么大胆子,敢和大明大元帅抢女人。
只不过,这种宴会就是个笑话。
大明大元帅的儿子,那就是大明的皇太子。
勃劳希契太了解大明人心中的那种自大,俄罗斯人和其他西方人一样,被他们从内心瞧不起。
大明人认定,西方人都是未开化的蛮夷。
最显著的特征,就是浑身上下浓密的体毛。
尤其是脑袋上的黄毛,更是在大明传说中只有妖怪才有的毛色。
更不用说,还有人头发胡子都是红色的。
眼睛还是各种各样颜色的,这种形象跟大明传说中的妖怪区别不大。
大元帅的儿子,绝对不会看上自己家闺女。
在大明人说话之间,他们会称欧洲人老毛子、黄毛人,黄头人……
反正各种各样的代称一大堆,参加宴会时有说有笑,完全是处于外交礼仪。
“不用费心思了,那个宴会不去了。”勃劳希契的话,好像一盆冷水浇在老婆的心头。
“为什么?”
“大明大元帅的儿子,绝对不会看上咱家闺女。
那种宴会今后少去,会不安全!”
“不安全?克里姆林宫会不安全?”勃劳希契的老婆,觉得他是在开玩笑。
“现在是战争时期,战争你懂么?不要随便出门,过些日子我会派人把你们送去向下的庄园。”
勃劳希契冷着脸说道。
“是联军要进攻了么?”勃劳希契的老婆立刻紧张起来。
如果联军进攻,那么莫斯科就成了战场。
听说察里津大战之后,察里津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国家机密,你不要问。
宴会不去了,回楼上去。”勃劳希契把闺女和老婆往楼上撵。
“可这是女皇陛下安排的宴会,我们不去……!”勃劳希契的老婆有些为难起来。
“嗯……!那就让佩吉去,不要安吉丽娜。”看着花枝招展的大女儿安吉丽娜,勃劳希契立刻想到了另外一个主意。
勃劳希契的二女儿佩吉,因为从小身体不好,生的面黄肌瘦。
如今已经十六岁了,可身材还像是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儿。
而且还生得满脸都是雀斑,勃劳希契认定,拉斯普丁在漂亮女人一大串儿的宴会上,是绝对不会看重这个小女孩儿的。
“佩吉?”
“嗯!你也不要去,派他的乳娘带着她去。”勃劳希契看着自己风韵犹存的老婆,同样有些担心。
“我也不能去?”老婆一下子尖叫起来,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尖叫起来。
“嗯,不许去。莫斯科现在太乱,你准备一下,过几天我就会找机会送你们去乡下的庄园。”
勃劳希契说完,径直走上楼去了办公室。
老婆和安吉丽娜对视了一眼,无奈的黯然上楼,这一天的梳妆打扮全废了。
华灯初上的时候,克里姆林宫宴会大厅灯火通明。
虽然今天的宴会是叶卡捷琳娜女皇召集的,可碍于身份她还是没有亲自参加。
喜歡的人忘記戴眼鏡了
而是由前任沙皇的妹妹,克里斯提娜公主主持宴会。
全莫斯科贵族家的闺女差不多都来了,陪着美女前来的母亲们,一个个聚集在一起,讨论大明大元帅的儿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们都想着,如果自己家的闺女成了大明大元帅的儿媳,那家族就会立刻飞黄腾达。
女皇陛下无论如何,也不敢苛待了大元帅的亲家。
不过克里斯蒂娜公主并不想把今天的宴会,操办成一个人的相亲大会。
她还找来了莫斯科军官学校的小伙子们!
都是贵族子弟,身上穿着笔挺的军礼服。
无论从身姿到相貌,都是不错的人选。
毕竟大明大元帅的儿子,也不能把全莫斯科的美女都占着。
也得让小伙子们,有一个展示自己,寻觅爱人的机会。
李麟无奈的看着宴会里面的人,全都是黄毛人。
自己不管走到哪里,身边都是一双双含情脉脉的眼睛。
有蓝眼睛,有绿眼睛,还有一个红头发女人,居然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
老天啊,这不就是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