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舉國隨我攻入神魔世界-第八百九十一章 會有相見時讀書

舉國隨我攻入神魔世界
小說推薦舉國隨我攻入神魔世界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ps:状态差到极致,神魔现在成绩太差,准备千章完结了。
“告诉我!”
“这个圣女究竟在何方!”
陆羽寻觅到了答案。
诸间之间,灰色星辰,永恒古殿。
他扔下被吓得瑟瑟发抖的星际守墓者,孤身踏上了没有退路的前路,目光坚定,内心却是一阵阵莫名的心揪。
路途上,陆羽途径一片被无数星辰镇压的巨人身边,他眺望巨人,看不到项背,却恍若看到了一片璀璨至极的过往历史。
“这家伙难道也是诡异神族的爪牙吗?”
巨人毫无动静,貌似被镇压至死。
沉浮着的巨硕身躯,散发着令陆羽也为之心颤的强悍气息,他默默擦肩而过,低声喃语:“这种强悍的家伙,竟然也是诡异神族的爪牙。”
“诡异神族,这个二代神族,究竟有什么资格,打垮了当时的所有二代神族。”
嗡!
这一瞬间。
黑暗的浩宇中。
一颗颗宛如红灯笼般的眼睛睁开。
“前方禁区,禁止通行!”
黑暗大雾中,嗒嗒的马蹄声出现。
而后一尊骑着黑色战马,身披黑色铠甲的神将走出大雾,静静矗立在陆羽面前,扬起手中长枪,黑色的盔甲下,是一双似虚幻般的红色眼睛。
“让开!”
陆羽同样身穿黑色利维坦战甲。
他默默前行,冷声说道:“如果挡我,报上名来,我让你做个有名字的亡灵鬼。”
黑甲神将紧攥长枪,道:“第十二序列之主,火焰与熔岩之主麾下第一战将,来自沉沦之海的幽魂领主,卡卡罗西!”
卡卡罗西。
宇宙编年史上赫赫有名的大角色。
陆羽随口说道:“五十万年前,就是你,带领八千亿幽魂恶鬼,冲垮了以伦哈伦镇守的北银河吧?还杀了当时银河帝国五万亿将士吧?”
黑甲神将卡卡罗西,横枪而冲。
“既然知道吾的过往,那就做好死亡的准备吧。”
“被吾杀死,是你的荣幸!”
叮!
唐 門 英雄 傳 漫畫
一声清脆金戈撞击声。
那把曾猎杀了无数旧时代强者的神枪,却止步在了利维坦黑甲的表面,只留下了一道道浅浅的白印。
“这是……”
黑甲神将卡卡罗西凝重望着陆羽。
忽而他大惊失色,指着陆羽失声呐喊:“这是利维坦……”
他话音未落,陆羽已然拔出湛蓝色苍罪,刀锋耀眼世间,问道:“能认出利维坦黑甲,那能不能认出这把刀?”
活了几十万年的卡卡罗西连连后退。
黑色头盔下的红色眼睛中,已然是震骇到无以言明的神色,他失声道:“苍……苍……”
唰!
空間傳 小說
苍罪斩断宇宙空间。
连带着,将卡卡罗西也斩成两半。
刀光势能不减反强,继续向前涌动。
连带着,将面前大雾也斩成了虚无!
陆羽踏过虚无,继续前行。
他的境界,已不知何时,默默地从命格神抵达了神袛之境,背后的神袛虚影,也不知何时,已经不是那个黑发青年帝,而是他蓝色身影的陆羽。
不远处,被镇压的巨人悄无声息地睁开双眸。
眸光里,是深沉至极的悲缅与怀念。
“你的种子已经踏着你的老路成长。”
“可我……怎么还几十万留在原地。”
……
一刀斩杀神王之境卡卡罗西!
我跟爷爷去捉鬼 亮兄
当这条战绩传遍河外时,无数河外生物更加惶恐担忧。
“这是比杀神修罗还要强大的家伙啊!”
“为什么诸间之间还没有反应?不对啊,卡卡罗西都被杀了啊!火焰与熔岩之主肯定要做出反应啊!”
流言蜚语,在河外流传。
自然而言,流传进了两个人的耳中。
某座被紫黑色杀气冲刷成废墟的城市中,阿修罗看着星际频道中的信息,随手抓起插在城市最高领袖身上的修罗刀。
“你终于出现了。”
常年冰冷不变的阿修罗,眼眸中兴起狂烈的神色,他朝着通往诸间之间的灰色大道走去。
这是一道灰雾铺成的大道。
夫人 們 的 香 裙
大道上,每份纹路之间,都是浓郁至极的诡异气息,但他的修罗杀气已经冲上了神袛之境,当踏上大道时,不仅没有反受其乱,反而气息不断暴增。
很快,神袛巅峰!
阿修罗踏着灰雾大道,走着走着,身影渐渐虚幻,他的肉体,灵魂,气息,都在莫名其妙地得到升华。
“吾的传人,苏醒吧。”
隐约间,一道庞大的虚影悬停在。
那身影,手持双刀,棱角有致的脸庞上。
是两颗深深凝望着阿修罗的眼眸。
……
那一天,这条灰雾大道之上。
一尊新的神王诞生。
谁也不知道这位新神王如何进阶成功,但都知道,新神王诞生的那一刻起,以灰雾大道为中截线,两旁延绵数万光年的星域之中,都是浓郁到令生物瑟瑟发抖的紫黑色杀气。
……
“哦?”
另一边,某座高山之上。
红发青年抓住面前的侏儒症酋长,歪头笑问道:“你是说,这河外中,出现了两个极其恐怖的银河人?”
侏儒酋长跪在地上瑟瑟发抖,面对面前这尊神王的恐怕压迫感,它不敢撒谎:“是啊,那两个银河人连诸间之间都没有去处理,极有可能是诸间之间也有些忌惮,我绝对没有撒谎啊。”
“求求您,放过我吧。”
“您要是想杀,那就去杀其他生物吧,这个星球上还有好多好多生物,都可以……”
马槊扔掉侏儒酋长,脚掌轻踏高山。
霎那间,高山表面支离崩碎。
连带着大地,也开始崩塌。
随后整个星球,都在崩溃中化作碎片,掩埋了几十亿生物的尸体,成了河外中微妙不起眼的尘埃。
“饶了你们?”
马槊带着梦可扬长而去,望着遥不可及的远方,眸子灼灼其华,似乎有两颗温暖太阳在眼眶中,多么温暖的眼神。
就连梦可都有些吃醋:“要不你干脆找陆羽当老婆算了?”
马槊哈哈大笑,笑声传遍九天云霄。
他们三个,都在朝一个目标前进。
长风破浪会有时,相同信念者,必会相见。
灰雾大道终焉,的的确确是那个古老宫殿。
宫殿门口,陆音坐在麻藤竹椅上,眼神空洞地望着前方虚无,呢喃自语:“母亲要我追逐自己的梦,我的梦就是要报母亲的仇,诸间之间给我报仇的能力,却要囚禁我的母亲,这世道……好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