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天唐錦繡討論-第兩千一十四章 言辭如刀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听着武媚娘的话语,马车里的临川公主沉默了一下。
对方直接来到营外阻止她入营,这令她非常不爽,房俊的拒绝相见固然令她羞恼,自己堂堂公主选择这样一个时间送上门来,其中之意味房俊怎可能不明白呢?她很难忍受将自己如同货物一般送出任凭一个男人压在身下肆意凌辱,但房俊将她这般无视,却也刺痛了一个女人的自信心……
而武媚娘直言无忌将她的心思完全戳破,更加令她颜面无存、极为难堪。
但她不敢对武媚娘发飙,因为她不仅深知这个女人手段狠辣招惹不得,更知道房俊对其极为宠爱,这从一个妾室能在深更半夜随意出入军营,并且跑到自己这个公主面前兴师问罪便可见一斑。
一旦激怒了这个女人,回去枕头风一吹,不仅求助房俊的希望彻底破灭,深知会导致房俊大怒之下对周道务愈发落井下石……
深吸口气,临川公主挑开车帘,走出车厢站在车辕上,与策骑而立的武媚娘几乎视线持平,看着对方夜色之下飒爽风姿,缓缓道:“吾家郎君原先与越国公有些嫌隙,但彼此只是意气之争,远不到生死仇敌之地步。此番吾家郎君遭受陷害,身陷囹圄,朝不保夕,本宫走投无路之下才深夜登门,恳请越国公念在亲戚份儿上放弃旧怨、仗义伸手,则本宫及汝南周氏一门,解感念越国公之恩德,永志不忘,日后但有差遣,绝无推迟!”
火光映照之下,她的脸色依旧苍白,素手紧紧攥着衣襟,内心极不平静。
妖孽神医
她自幼刚硬,性格任性好强,从不肯在旁人面前低头,如今却要在一个妾室面前低声下气、委曲求全,自然郁闷难当,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可即使她这副模样看上去楚楚可怜,武媚娘又岂是那等怜香惜玉、心慈面软之辈?
武媚娘嘴角一挑,紧了一下披风,声音清冷悦耳:“临川殿下莫非以为奴家是个傻子,会信了你这番鬼话?”
临川公主面色一变:“武娘子此言何意?”
武媚娘星眸闪闪,眸光在临川公主依旧纤细窈窕的娇躯上巡视一番,淡然道:“即便是前来寻我家郎君求情,为何白日里不来,偏要在这夜深人静之时登门?殿下心里想的什么,又能瞒得住谁呢?另外……殿下出府之前,应是沐浴净身了吧?”
逮着你的痛处往死里怼,这才附和武媚娘的风格……
“你放肆!”
临川公主俏脸殷红,几欲滴血,几乎羞愤欲绝。
不仅是武媚娘直接将她心底不堪的想法戳破,血淋淋的撕扯开来,更因为她出府之前的确沐浴净身,甚至连贴身的小衣都换了一件新的……
武媚娘完全不在意临川公主的盛怒,微微扬起雪白尖俏的下颌,完美的唇形在火光映照之下愈发显得鲜嫩如花瓣,但吐出的话语却犹如刀剑。
“你家郎君是生是死,自是你自家之事,却偏要将吾家郎君拖下水,这又是何道理?”
一羽の兎がいつものように悪戯をする漫畫
临川公主乃修成怒之下又有点懵,一时间转不过弯:“本宫何曾拖越国公下水?”
爱妃在上 小说
武媚娘冷笑一声,俏脸含霜:“殿下若往常爱慕吾家郎君,无论是存心勾引、亦或是自荐枕席,顶了天也只是有亏妇道、人尽可夫。可如今周道务被收押之后你便送上门来,或许只是心存爱慕,趁机成就好事,可外人如何知晓?只会说你是被吾家郎君所胁迫。如此,岂不是存心给吾家郎君栽赃一个‘逼辱公主’的罪名?如此毒如蛇蝎,还要装作楚楚可怜弱不禁风的模样,当真令天下女子所不齿!”
“……”
临川公主浑身剧震,她甚至忽略了武媚娘言语之中的恶毒,整个面上血色尽褪,意识到有哪里不对。
这口舌歹毒的武媚娘虽然可恶至极、活该千刀万剐,但话语之中却有着几分道理,如果周道务当真是房俊落井下石蛊惑太子将其收监欲治以重罪,心中或许当真存了逼着自己送上门任其凌辱之贼心。
自己为了救夫,心甘情愿送上门是一回事,房俊心思歹毒,设计使得自己调入彀中任其凌辱则又是另外一回事。
主动与被动,过程不同,效果不同,感受自然也不同……
武媚娘哪里知道临川公主根本没抓住重点?
目光灼灼的盯着对方,问道:“可是有人给殿下出主意,让殿下深夜前来?”
“……”临川公主在此打了个激灵,只觉得武媚娘洞若观火、巨细无遗,下意识道:“之前房陵姑姑正好在府上……”
话说一半,意识到不对,赶紧闭嘴,却是已经晚了。
“房陵公主?”
武媚娘目露森然,银牙暗咬:“这个贱人!”
看向临川公主的时候,目光多了几分柔和,不过是一个脑子不大够用而被人利用,差点铸成大错的蠢女人罢了……
“其中究竟,牵连甚广,奴家会向郎君详细说明,至于周驸马之事,还需郎君决断,临川殿下还是请回吧。”
“如此也好。”
临川公主已经意识到若她今日踏进这座军营,庇佑不可预知之严重后果,也只得先行回去,再做计较。
再说她此番前来的确做好了献身之准备,眼下当着武媚娘的面前被戳破,只觉得浑身发烫面皮发烧,哪里还有脸待?
说了两句话,赶紧缩回车厢内,催促着车夫驾车离去。
武媚娘目送临川公主离去,掉转马头,策骑进入军营,直奔中军。来到帅帐之外,帐前亲兵纷纷单膝跪地、施行军礼,齐声道:“见过武娘子!”
没有人敢因其妾室之身份而有所慢待,所有人都知道房俊内室之中的话事人非是身份高贵的高阳公主,而是面前这位千娇百媚的武娘子,甚至就连家主房玄龄都对其格外看重,时常商讨大事……
卫鹰更是狗腿的上前牵马坠蹬,扶持武媚娘下马。
将缰绳丢给卫鹰,武媚娘眼波流转,轻轻一笑,低声道:“此次做得甚好,当再接再砺。”
声音不大,但左近亲兵都听得清楚,纷纷露出诧异神色看向卫鹰。
卫鹰呆愣愣看着莲步轻移的武媚娘进入帐内,脸上满是懵然……什么是“此次做得甚好”?是说自己牵马坠蹬服侍周到?
这自然不可能,卫鹰第一个念头便联想到必然有人内宅的武娘子通风报讯,所以才能恰好前去阻拦临川公主。那么问题来了,谁是那个通风报信之人?
只看周围亲兵们看他的眼神,卫鹰便郁闷的想撞墙,同时大叫一声:你是我啊!
这女人祸水东引,试图掩盖真正的通风报讯之人而已,甚至真正的报讯者就是你们其中之一……
VANPIT-夜行獵人
……
帐内,房俊上前温柔的替武媚娘脱掉披风,又亲手斟了一杯热茶,夫妻两人在书案两侧相对而坐,房俊笑道:“临川救夫心切,死缠烂打,若非娘子出面,还不知要纠缠至何时,打不得骂不得,着实麻烦,多谢娘子解围。”
武媚娘素手捧着茶杯,俏生生坐在椅子上,好整以暇的喝了一口茶水,眸光如水在房俊脸上瞥了一眼,幽幽道:“是妾身唐突了,临川殿下有求而来,郎君得偿所愿,正是你情我愿、各取所需,妾身冒失,坏了郎君好事,心中惶恐。”
房俊:“……”
你那是惶恐么?瞧那刀子一般的眼神,你胆子打得很呐!
“啊哈哈……”干笑一声,无奈道:“娘子已知为夫早严词拒绝,甚至唯恐几位娘子误会,连营门都未让临川进来,一片丹心可鉴日月,不褒奖为夫守身如玉也就罢了,又何必出言讥讽?我本将心向明月,怎奈明月照沟渠,扎心了娘子……”
见他这般浮夸做作,武媚娘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将茶杯放到桌上,言归正传。
“听临川之言,她之所以夤夜前来,甚至做好了献身之准备,乃是受了房陵公主至蛊惑,并未认知到若今夜留宿于此,会给郎君带来何等凶险。”
大唐社会风气开放,女子地位几乎是历朝历代之巅峰,皇室公主们豢养面首、露水情缘屡见不鲜,尤其是高祖皇帝诸女,更是作风糜烂、风评极差。临川若与房俊暗通款曲,幽会于军营之中,及时传扬出去,其实也算不得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当然,若周道务不肯受辱,誓要以死相搏,则是另外一回事,就譬如当年房陵公主与杨豫之有染,其夫窦奉节带人将杨豫之残杀一般,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最终李二陛下也只能判其夫妻和离,一别两宽……
但眼下周道务身陷囹圄、朝不保夕,临川为了挽救抚恤从而含恨忍辱为房俊玷污,事情的性质就完全变了。
皇室可以容忍公主们外出偷腥、豢养面首,却绝对不能容忍公主们被迫遭受臣子之凌辱……
只要临川公主留宿军营之内,且房俊忍不住碰了她,必将惹出一场轩然大波。
即便太子再是宠信房俊,发生这种事,也不能将皇室尊严置于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