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夜的命名術討論-510、神宮寺讀書

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庆尘跃下山巅的瞬间,阴阳师没有动弹,可是他所操控的三个式神全都朝山下追去。
狐火晃动着红色的身躯,白色的脚掌踏着青火,在山间矫健的来回横跳,只是弹指的功夫便已经到半山腰了。
另一个方向的山童如铜锣的手掌攀附岩壁,没见荡几下,速度却比狐火更快一线。
红叶狩更加恐怖,却见她从山巅一跃而下,高挑的身躯包裹在青红色和服里,轻飘飘的落下如一片枫叶,完全脱离了地心引力的牵引。
只是她落下时,身后岩壁上的积雪纷纷被鼓荡起来,气势格外惊人。
广阔的雪山里空寂寒冷,庆尘、狐火、山童、红叶狩像是拉扯着四条线,织出一张网。
随着庆尘下山,这张锁定他的网越收越紧。。
庆尘看了一眼,笑着便往东边跳跃而去,只是他稍微改变了一下方向,三个式神也随之改变了方向。
这联防联动的阵型,便是要将他这个猎物硬生生锁死在网中,等待狩猎。
唯有那位年轻的阴阳师还站立着,判断着。
这位叫做神代云一的阴阳师是通过神经元夺舍的方式,完成了反向穿越的神代家族天才。
他是里世界人,也是神代家族十年难得一遇的阴阳师奇才。
如今却迫不得已成为洗号重练的一员。
神代云一的父亲神代靖丞是家族内手握实权的大人物,所以刚晋升B级便有资格召唤式神。
可偏偏造化弄人,他一连召唤三个式神,竟然同时拥有了座敷童子和猫又、道成寺钟这三大废物式神。
如果换了别人,就被供去神社当大祭酒了,但神代云一依靠父亲的权势,争取了一次洗号重练的机会,而且还成为了时间行者,掌控半个表世界神秘事业部的权柄。
这一次他不负众望,得到了神桥之中排名第九的红叶狩。
金庸 小說
此次是他第一次狩猎,要认真的观察猎物。
在来之前,神代云一便详细查阅了奥穗高岳上的战斗痕迹,虽然场面看起来格外恐怖,神代也无法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攻击手段。
但身为高手的他发现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包括武田英夫在内的所有人,其实受伤都不重。
创伤只停留在皮肤内两三厘米的地方,武田英夫在被攻击后,竟然还能起身逃跑。
这说明,杀人者虽然拥有极其彪悍的大范围杀伤能力,可单体杀伤能力似乎并不是真正的表世界天花板级人物。
这大范围杀伤能力虐蝼蚁可以,面对高手就会暴露弊端。
事实上神代云一判断的也没有错,庆尘如果用云气无差别攻击,暂时确实拿B级以上的高手没什么办法,最多也就是给B级高手打成麻子脸,构不成致命伤。
一般按常理来看,群伤优势明显的超凡者,个体战斗力都会差一些。
这也是神代云一敢来狩猎的原因。
此时,神代云一站在山巅,只见庆尘没有朝他冲来,反而转身朝山童迎去。
他冷冷的看向山下,轻声说道:“愚蠢。”
世人皆知,对付阴阳师必须集中一切力量来击打本体,而不是跟式神纠缠。
不知道这种常识的人,已经不配成为阴阳师的对手了。
枉费他还在这山上留了后手,却没想到根本用不上。
只要山童与狐火拖到红叶狩近身,此人必死无疑。
然而就在这一刻,神代云一却见山下背负着小女孩的少年越跑越快。
少年根本毫无惧色,反而亢奋的大喊:“来!”
正当山童与少年相遇的刹那,山童一跃而起,它在空中挥舞起铜锣一样的手掌扇去。
电光火石之间,积雪飞扬的顷刻。
少年手掌后发先至,神代云一甚至没看清他是如何出的手,只听山谷中传来“啪”的一声脆响,山童脸上已经挨了一耳光,被抽的倒飞出去,撞在山石之上。
狐火趁这个时间,足下踩踏着青火,凭空拾阶而上,仿佛空中有一座看不见的天梯。
它来到庆尘背后空中,正准备张口吐出火焰。
可少年毫无花哨的一掌扇飞山童后,转身便一跃而起捏住了狐火的嘴巴。
那青色的火苗还未喷出,竟被硬生生憋了回去!
少年轻飘飘落在雪地里,一手捏着狐火的脑袋,又一脚将山童踩在脚下。
战斗在一瞬开始,也结束于一瞬。
少年骤然抬头看向山巅,完全无视了即将来到面前的红叶狩,反而对山顶的神代云一笑道:“下来!”
神代云一瞳孔骤然收缩,他从小便是家族核心嫡系,见过无数高手战斗。
家族中,还专门设有案牍库,里面尽是联邦高手战斗的录像,方便他们建立参照。
所以神代云一是有见识的,他知道这少年降服狐火与山童的过程里,根本没有任何取巧。
完全是凭借着强大的身体素质完成了碾压!
一力降十会!
这山童、狐火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的式神,可前后夹击之下,就算是其他B级高手也得硬扛一下才能摆平它们俩,亦或是用上自己压箱底的能力。
式神的优劣,除了一些奇葩属性以外,还要看它与阴阳师实力的关联程度。
例如山童、狐火这样的,神代云一晋升了B级中等,它们的实力却只能继承在C级巅峰。
红叶狩却能在阴阳师还只是B级中等的时候,她自己的实力就已经达到B级巅峰。
搖曳露營△
若是神代云一有朝一日晋升A级,那么仅凭一个红叶狩就能在A级之中罕逢对手。
兵主部、青坊主、酒吞童子、牛头罗刹、马面罗刹、狂骨、般若这些全都如此。
所以,神代家族中一旦出了半神级的阴阳师,便可以安稳百年。
这就神代家族供奉老祖宗、全力帮他洗号的原因。
神代云一如今虽然还没有A级,但遇到寻常B级,仅仅山童、狐火就足够敌人头疼。
而现在,这少年也不知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妖孽,竟单单用纯粹的速度与力量,就把山童和狐火打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这身体素质,已经有A级高手的标准了!
神代云一想到这里内心一惊,难道这是九州的天选之人,故意在这里给自己设了个饵?!
也不对,哪有A级高手就这么一拳一脚笨拙迎敌的?
其实神代云一也不知道‘笨拙’这个词,自己用的到底对不对,因为少年这么打,确实打过了!
等等!
等等!
神代云一瞳孔收缩着,他终于知道这少年要干什么了。
对方不是愚蠢,不知道要先攻击阴阳师本体。
而是对方自信到,要硬生生将他最引以为豪的东西,生生碾进土里。
这到底是自信……还是狂妄?
恍惚间,一阵山风吹过。
红叶狩身周的一片片枫叶不断飚射而出,红色的枫叶在空气中虚幻缥缈。
神代云一回过神来凝神观看,只见山谷中的少年狠狠将狐火掼在地上扬起积雪。
弹指间,少年手指轻点一瓣瓣轻盈的雪花。
轰隆隆的声音传来,少年每弹出一瓣雪花,就像反器材狙击步枪扬起巨大反作用力气流似的,轰的他身后积雪震荡着飘散吹起。
少年衣物被猎猎狂风向后吹拂,半长的头发在雪中飘摇。
若放平时,他可以收敛劲力,让动静没这么大,但现在他偏要全力出手。
庆尘第一次使用这招的时候,他还是C级,所以这一招的威力未见全貌。
最后一次使用这招的时候,他刚一口吐尽云气,力竭之下迫不得已打鼹鼠,轻飘飘的也没有用全力。
现在不同了,这是他晋升之后,真正意义上与同级对敌。
神代云一不知道他其实刚刚晋升,所以一开始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现在,庆尘只是想试试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用影子的话讲就是……
当猛虎来到新的领地,它便要将这里的野兽吃一遍,看看自己在食物链的哪里。
这一刻,飚射的雪花纷纷精准撞在枫叶上,这计算弹道的能力,被庆尘使用的淋漓尽致。
枫叶尽碎,可雪花还有三片。
就是这三片雪花逼的红叶狩旋身躲开,止住了扑来的身形。
枫叶、雪花同时碎裂时崩解出绚烂的红色光影,神宫寺真纪悄悄探头看着这一幕,只觉得这场战斗好看极了,哥哥也厉害极了。
果然没有对手了吗……
然而就在此时,所有碎裂的枫叶中又飞出一片虚影。
这是红叶狩的杀手锏,看不见的枫叶……
庆尘轻轻偏头便躲过去了。
可神宫寺真纪悄悄探出的脸颊上,却被这枚枫叶抹出了一条细细的血痕。
小女孩瞪大了眼睛,她第一时间不是感受疼痛与恐惧,而是有点担心庆尘责怪她不小心。
但庆尘发现她脸颊受伤后,只是轻声问道:“疼吗?”
“我没事……”小女孩愧疚道。
庆尘摇摇头,九岁的小孩子怎么可能没有小孩子心性,如果小孩犯了错,就是大人的责任。
他转头看向红叶狩,先解决敌人再说。
结果这一转头庆尘便愣住了,神代云一也愣住了。
鲜妻甜爱100度:大叔,宠不够 公子焰
当神宫寺真纪脸颊上滴落血液的时刻,红叶狩竟轻轻敛起和服裙摆,安安静静的跪了下去。
而且,并不是简简单单的跪下,而是“上下座”。
这是一种岛国礼仪,即五体投地地谢罪或请愿。古代用于向身份高贵的人表达谦恭之意,现代一般用来表示最深切的歉意或者诚心请求之意。
这一跪,格外诚恳谦卑。
庆尘忽然想起一段表世界历史记载。
“奈良时代,每于神宫与诸大社中设置神宫寺。至平安时代,全国各地之神社内,皆设有神宫寺。至江户末期,神宫寺之势力盛极一时。
其中有神宫寺一族善收敛妖魔,妖魔无不敢从。”
庆尘叹息,这神宫寺一族难道以前真是妖魔的敛尸人?流点血竟然直接让红叶狩跪下了!?
而这一血脉,连里世界的妖魔式神都会被震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