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大唐開局震驚了李世民 線上看-第五百七十五章 李世民:王子安來了看書

大唐開局震驚了李世民
小說推薦大唐開局震驚了李世民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那首诗是王子安专门写给你的吗?”
为了避免闺女难堪,李世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云淡风轻,但紧紧竖起的耳朵,还是出卖了他此时的心情。
咱可以心虚,但不能撒谎。
所以,长乐公主,冲着自家老爹,很确定地点了点头。
“没错,就是送给我的——”
毕竟,那首诗当初确实就是送给自己的啊,颖儿姐姐和孔祭酒都可以证明呢。阿耶真是太健忘了,当时自己还让他看过呢——
李世民瞬间血压飙升,长孙皇后也有点忍不住了。
“他怎么可以送你这个——”
“为什么不可以送我这个啊,我和他的关系那么好——”
长乐公主还以为自家母后在抱怨自己随便接受陌生人的礼物呢,顿时就急了。我可是端庄有礼,聪明伶俐,懂得为阿耶操心的大公主,这事儿必须解释清楚。
和王子安关系那么好……
李世民和长孙皇后,齐齐地深吸了一口气。
他们深知自家这位闺女,单纯的就像一张白纸一样,最糟心的是,他们也深知,王子安那狗东西的秉性,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好色之徒。
李世民第一次觉得,王子安好色这个缺点,是如此的闹心。
看着自家闺女那懵懂无知的面孔,李世民再次深吸一口气,缓缓平复心中的情绪,希望事情还不至于发展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直接问,你们关系好到了哪一步?
不合适。
闺女的脸面往哪里放?
这可是一个会给自己分忧的好女儿,比那些糟心的闺女儿子贴心无数倍的好女儿。
所以,摸了摸袖口中的红包,斟酌了半天,李世民还是决定换个比较委婉的说法。
努力保持脸上的云淡风轻,营造一个父女之间闲话家常的氛围。
“质儿,你们私下里有交往?”
一听自家阿耶不追着诗歌的事情问了,长乐公主顿时心中大定,头脑瞬间清晰,毕竟,咱可是以为冰雪聪明的大公主,记忆力真不是盖的。
“当然啊——我都说了,我们私交很好的——”
说到这里,还不忘得意地补充一句。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办,被他给拒绝了啊?那好办,直接给我说呀,这点情面,我还是有的——”
一想到,自己和王子安不仅是大唐长乐商行的好伙伴,还是王子安化妆品货源上最得力的伙伴,长乐公主顿时就来了信心。
胸脯都拍的颤巍巍的。
却不知道,她越这么说,自家老爹越想吐血。
长孙皇后更是一个脑袋两个大,心里自责的不行。
到底是大意了啊。
只想着这丫头出去做事,锻炼锻炼也是好事,更何况,这还是能帮助朝廷分忧,救助数万流民的善事,身边又有程颖儿那丫头的陪伴,孔颖达老先生的帮助,又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没想到还是出了问题。
“你们私下里接触多吗?”
不死心,长孙皇后想进行最后的确认。
果然,实锤了,阿耶和母后这是想找我出面说和,找王子安办事!
一想到,自己又可以为父母分忧了,孝顺懂事,蕙质兰心的长乐公主殿下顿时就懂了。
咱不得给阿耶和母后一点信心?
想到这里,长乐脸上顿时露出幸福满足的笑容,掰着手指头在那里认真的数。
“还行吧,我们经常私下里偷偷见面,我想想啊——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五次……二十七次,二十八次……”
竟然都已经私会了这么多次!
听着自家闺女,还在那里掰着手指头认真的数着次数,一边数,一边还露出那种幸福满足的笑容,李世民和长孙皇后一颗心逐渐沉入谷底,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整个人都有些麻了。
正沉溺于自己光辉往事的长乐公主,此时完全没有发觉到自家阿耶和母后的情绪变化,还在那里兴致勃勃的回忆着。
“多了,还有几次,是在王子安外面的一处小院里,当时为了避免被她们发现了,我就带着高阳妹妹一起过去,让高阳在外面给我们把风呢——”
一想到,自己和高阳妹妹瞒着朝中那些贵妇和小姐妹们,偷偷给王子安送花瓣,换取化妆品和香水,倒手就卖出高价的光辉往事,长乐公主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起来,整个人都像在闪闪发光。
自己可是赚了很多钱,都帮到阿耶了呢。
望着浑然不知道自己犯了错误的长乐公主,李世民几次欲言又止,想要大声呵斥,但到了嘴边又硬生生地给咽了回去。
啊,家丑不可外扬啊。
这大过年的,那么多大臣都在外面等着呢。
“你,你,唉——你怎么可以如此——”
李世民痛心疾首的摇了摇头。
“你这样做,让别人如何看待我们……”
长乐还以为自家阿耶在抱怨自己,背着那些贵妇和小姐妹,偷偷和王子安做生意,从她们手中赚钱的事呢。
顿时就委屈的的不行。
我可是在为阿耶分忧!
不过,咱可是最体贴,最温柔,最善良的长乐公主,连王子安那个小书生都佩服称赞的大唐奇女子呢。
所以,虽然心里委屈,但要理解阿耶的苦心,不能让阿耶为自己担心。
“阿耶,你们放心,我们很小心的,没人知道的……“
李世民和长孙皇后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闺女啊,这种事,是有人知道没人知道的问题吗?
你不知道,那是你的亲妹夫吗?
见自家阿耶和母后一脸的“担心”,丝毫想要劝阻自己。
长乐觉得,自己有必要让自家阿耶和母后知道,自己到底有多能干!
“阿耶,母后,你知道吧,那个王子安出手真的很大方,每次我都能从他哪里赚到一大笔钱——嗯,比我们一起开的那个大唐长乐商行还赚钱,一次能赚一千多贯吧——”
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长乐把心一横,决定坦白了。
眨巴着好看的大眼睛,一脸认真地指了指李世民收在袖子里的红包。
“阿耶,那红包里面的两万贯,其实不是分红,都是我从王子安那里赚来的——只是前段时间给那些流民盖房子买粮食又花了差不多一万贯,我怕王子安骂我,没敢动商行里的钱,所以,我偷偷拿的我的私房钱……”
说到这里,长乐公主见自家阿耶好像脸色不好,还以为他在心疼那些钱财,顿时扑上去摇着李世民的手臂撒娇。
“阿耶不会怪我的吧——放心吧,那些钱我很快就可以从王子安那里重新赚回来的……”
李世民:……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王子安这个狗东西,还是直接打死算了!
……
斗 破 苍穹 之 大 主宰
御书房外面。
杜如晦,房玄龄,长孙无忌,魏征,唐俭,李君羡,程咬金,秦叔宝,牛进达,李绩,包括一向跟李世民不怎么亲近的李药师,都在一边闲聊,一边地等着李世民的到来。
“你们说,陛下这次大朝会,会不会让子安那臭小子过来——”
程咬金斜靠在门前的廊柱上,饶有兴趣地开着玩笑。
他摊牌的时间早,最是不怕这个。
他不怕,牛进达也不怕啊。
不仅不怕,而且还挺期待——
他乐呵呵地环顾了一圈,然后把目光落在板着一张臭脸的魏征身上,故意遗憾地摊了摊双手,煞有介事地在那里帮着大家好心地分析。
“这个可不一定,要知道,过年之后,可就到了子安那臭小子和颖儿还有豫章公主殿下的婚事了,借着这个机会,彻底摊牌,也不是没有可能——从兵法上讲啊,这叫一劳永逸,破釜沉舟,永绝后患……”
房玄龄,长孙无忌,唐俭,李君羡等人闻言不由齐齐地唾了他一口,这狗东西,妥妥的乌鸦嘴!
口中虽然鄙夷,摆出一副我信你个鬼的架势,但私下里却是头皮发麻。
牛进达分析的这种可能,正是他们最担心的。
若是陛下真这么干——
我去,满朝文武大臣,当朝社死一堆。
“应该不会吧——”
魏征的脸都板不住了,心中有些不安地接了一句,然后在那里一脸认真地分析,试图说服自己。
“你想,陛下在子安那里,隐瞒了那么长时间的身份,发生了那么多……咳咳,你们说,他就不尴尬吗?若是陛下真的招了子安过来,在朝会上公开自己的身份……”
一想到这里,他不由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赶紧摇了摇头,把这个可怕的想法驱逐出脑海。
“不可能,不可能,不会的,不会的——”
陛下尴尬不尴尬不知道,反正自己特定得尴尬死。
若是子安那臭小子,再当场叫自己几句魏老哥,或者魏账房,自己恐怕得当场找个地缝钻进去。若不是怕露了怯,被这群人笑话,他现在恨不得调头就走。
这大朝会,不参加也罢!
魏征紧张,其他几个人也好不到那里去,一时间,人人心中忐忑起来。
“咳咳,你们说,陛下这么早就把我们几个召集过来,莫不是有什么大事?”
长孙无忌赶紧找了个话题,把刚才的话题岔开。
若说担心,他也是最担心的人之一。
要知道,其他人还好一些,自己这位大唐宰辅,吏部尚书,齐国公,国舅爷,在王子安那里吃到的挂落最多。
真要是摊牌了——
这张老脸恐怕也要不成了。
然而,他是想绕开话题,但奈何牛进达不乐意啊。
他乐呵呵地找了个栏杆,一屁股坐上去,悠闲自得地晃荡着自己的大长腿。
“啧,还能有什么事,估计是叫过来,给大家提前打个预防针呗——大朝会呢,连在外任职的人都回来了,子安这孩子就在崇仁坊里住,离着这么近,他能不来?”
说到这里,还热情地给大家分析着。
“子安没有实际职务,平日里不来上朝,陛下不追究,其他人也不好说什么,但如今不一样,大朝会啊,他若是不来,让朝中的其他人怎么看,让朝中的其他人怎么说?若是有人参他一个大不敬的罪名,陛下怎么办?岂不是影响子安的前途?”
大家:……
他们看算是彻底看出来了,这个不要脸的狗东西,就是在存心的给大家添堵,等着看大家的笑话。
但奈何,这狗东西分析的还真有可能。
以陛下对子安的爱护之心,这种事不可能不考虑。
一想到王子安真的可能会来,几个人顿时就一阵牙根疼。
亲爱的陛下啊,您可千万别这么干啊。
我们也是您的臣子啊……
“想这些有的没的,有什么屁用,待会见到陛下不就知道了——”
魏征被牛进达这狗东西分析的有些心烦意乱,不由眉头一皱,打断了牛进达幸灾乐祸的分析。
“怎么回事,陛下怎么还没来,莫不是遇到了什么大事?”
魏征一说这个,连牛进达都不由露出了几分正经的神色,自家这位陛下向来勤奋,对臣子也十分礼敬,很少像今天这样,把这些朝中大臣晾在外面,让大家久等。
几个人正暗自思忖的档口,就听到外面传来略微有些沉重的脚步声。
大家顿时精神一震,纷纷站起身来,迎了过去。
“陛下——微臣祝陛下龙体安康,心想事成,祝我大唐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几个人冲着匆匆而来的李世民深施一礼,齐声祝颂。
“各位爱卿,免礼平身——”
李世民摇了摇头,冲着几人,伸手虚扶,把刚才心中烂七八糟的念头暂时抛到脑后。
家丑不可外扬——
王子安那狗东西,虽然可恶,但他不知道长乐的真实身份,也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就算是自己想追究他,也只能以一个老丈人的身份出面追究他有了未婚妻,还在外面沾花惹草的事。
但问题是,这种事,能算什么大事?
男人,还有几个不风流的?
就算是自己的那些光明正大的驸马,谁还不是经常地出入青楼楚馆,又光明正大地给自己纳小妾?
但问题是,王子安和长乐这种事,跟他们比,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啊!
让自己怎么说?
仔细想想,自己还真不好说!
妖神 記 蕭 語
咋说?
说啥——
再说,家丑不可外扬。
就算是王子安不要脸,自己豁出去不要脸,自家闺女还要脸呢。
跟亲妹夫勾搭在一起,很好听吗?
不过,今天绝对不能轻易的放过他!
见李世民似乎精神有些疲惫,几个人不由相互对视一眼,眼中露出一丝了然。
陛下,真是太不容易了——
大过年的,也得日夜操劳,加班加点,不得休息。
真惨啊。
李世民不知道自己的这群心腹肱股正在内心暗戳戳地同情自己,一边率先往御书房里走,一边扔下一句让几个人胆战心惊,险些当场爆炸的话。
“朕让人通知了王子安那狗东西,如今,人已经在外面候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