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最初進化-第一百一十六章 黃金支線的第一步看書

最初進化
小說推薦最初進化最初进化
方林岩揉了揉眼睛道:
“我睡了多久?”
欧米道:
“三个小时,你可以再多休息一会儿。”
方林岩摇摇头,随意抹了一把脸,麻利的爬了起来道:
“够了够了,我们接下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耽搁了。”
欧米先给他递了一条热毛巾过来,让方林岩搽了一把脸,那种湿润暖热的感觉一下子就让方林岩舒适的叹息了一声。
接着欧米又给他递了一罐速食八宝粥道:
“别急,先吃点东西,你现在身上的冥印负面效果应该消失了,我给你检查一下伤口恢复的状况。”
在接过八宝粥的时候,方林岩注意到这玩意儿还带着微微的暖意,显然是被加热过,只能在心中感慨有队友真好了。
检查大概用了五分钟,欧米便道:
杜鵑的婚約
“恢复得还行,不过也是对身体的很多结构造成了永久性的损伤,只能回到空间以后修复了,来,说说你接下来的计划吧。”
方林岩沉默了一下,然后斩钉截铁的说出了六个字:
“黄金支线任务。”
欧米却仿佛知道方林岩的答案似的,很干脆的道:
“你已经弄到了血菩提这样的好东西,更是拿到了一点传说度,这样的收获可以说是盆满钵满了,竟然还想试试这个?”
“但是,我研究了很久,觉得要杀掉国君还是有那么一两成机会,可是接下来要逃过后续的追杀就难了啊,你打算怎么做?”
方林岩笑了笑,凑到了欧米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欧米的脸色渐渐的由平静变成了震惊,隔了好几分钟之后发觉居然都没找到破绽,隔了好久之后目光才转为坚决:
“我不得不说,你的这个计划既大胆,又疯狂!但是前期的准备工作就非常关键,只要出现一个纰漏的话,那么后续搞不好就是灭顶之灾。”
方林岩点点头道:
“是的,所以我打算拉人来帮忙。”
欧米奇道:
“谁?”
方林岩吐出了一个名字:
“北极圈。”
欧米听到了这个名字以后,顿时愣了愣,然后道:
“这个人骨子里面是绝对的利己主义者,一旦遇到生命危险的话,估计反手就要被他卖掉,但能力确实是有的,不仅是个人实力,在统筹规划,拉拢人心方面都是一等一的强。”
方林岩笑了笑道:
“我知道,所以我也没打算将自己的后路交给他。街亭之战当中,若是诸葛将马谡放在参军的位置上,而不用他做先锋,那么街亭之战的胜败就很难说了啊。”
“在眼下的状况里,北极圈这个人若是用得好了,那也是一大臂助。”
欧米很干脆的道:
“我支持这个计划,不过你还有一件事疏漏了。”
方林岩愕然道:
“什么事情?”
欧米道:
“我们能够获得的援军,你还遗漏了一个人。”
方林岩愕然道:
“是谁。”
欧米道:
“山羊。”
这一次轮到方林岩大吃一惊了:
“什么?山羊他真的没有死吗?我当时在弥留之际,恍然之间见到了你们惨死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幻觉还是心灵感应,确实没有见到山羊的尸体。”
“但是这种事情根本就有些捕风捉影,我也不敢因此来断定他就一定没事,而且紧接着就进了这难度恐怖的黄金支线世界,根本就没有时间来考虑这个。”
欧米摇摇头道:
“他确实没有死,一头幽灵半人马将之救走了,不仅是这样,我从莫比乌斯印记当中了解到,山羊此时还利用了道具改头换面,在一个临时团队当中混得风生水起呢。”
方林岩激动的站了起来道:
“他要是还在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啊,我们的计划多了山羊之后,那至少成功率都能提升十五个百分点!”
欧米道:
“不仅是这样,要是他日后知道自己与1点传说度擦肩而过的话,那不知道多抱怨你呢。”
方林岩愕然道:
“不至于吧,我看得很清楚,阴龙膏,龙泣精华,尸龙元阳这三件顶级材料是可以带出本世界的。”
欧米道:
“是的,这三样东西确实能够带出本世界,但是你忽略了一样东西,这就是里程碑也是有时效性的。”
“话说你给我们找的这个新大佬还是很好用的,有许多信息都是免费获取,换成之前的空间肯定是要付费的。”
听到了欧米这么一说,方林岩立即去查询了一下,果然发觉调查隐藏传说级里程碑:冥龙之珠会获得清晰的提示,此里程碑只会在西游世界内生效!
不仅如此,接下来更是出现了一个很关键的提示:那头尸龙已经濒临崩溃,其生命之路一旦走到尽头,阴龙膏,龙泣精华,尸龙元阳这三件顶级材料也会随之受到大幅度的影响。
毕竟这三件东西的源头都是来自于那头可怜的尸龙身上。
这里虽然没有直说,但是很显然只要尸龙一死,这隐藏传说级里程碑:冥龙之珠就完成不了了。
于是方林岩很干脆的道:
“既然是这样的话,你有什么打算?”
欧米道:
“我去找山羊,然后将他带回来帮忙。”
方林岩点点头道:
“可以,你直接带上材料过去,让山羊尽快拿到那一点传说度。”
“我这边也是要动身了,先将前期的工作做起来,然后拿到足够取信于人的证据之后,再去联络北极圈,这家伙可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角色呢。”
欧米道:
“好的。”
方林岩顺手给她递了两张神行符过去:
“这东西很好用,路上小心。”
目送欧米远去以后,方林岩也是直接动身了,在路上闲得有些无聊,于是就顺带看了看魂珠排行榜。
结果发觉随着自己的魂珠清零,估计还有其余的人出现了一些变故,诺亚空间S号又耻辱的滑到了倒数第三的位置。
不仅如此,旁边还弹出了一条提示:因为已经有空间战士的个人魂珠突破到了9000点的临界值,所以个人魂珠榜单上线!不过可以选择隐藏身份上榜,当然,上榜以后也可以自我修改名字。
方林岩好奇的将榜单名字点开,然后就发觉第一位是隐藏了姓名的,其榜单是这样列举的。
NO1,殖猎者******C12号魂珠9027点(只列出后三位数字)
NO2,血斧比斯哥魂珠8821点
NO3,殖猎者*****S77号,魂珠8619点
…..
方林岩看到了上述的这一系列的信息,又看了看自己归零的魂珠,嘴角却露出了一抹冷笑。
“你们可要加油哦…….不要被我太轻易就超了过去!”
若是旁人看到这一幕的话,一定是觉得方林岩失心疯了,在这时候他这个0魂珠的人,居然还敢说出这样大言不惭的话?
但是,只有熟悉方林岩的人才知道,他此时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
四个小时以后,
方林岩来到了一处小镇上,这里紧邻着一条潺潺流过的河流,所以镇子上的作物生长得十分茂盛。
不仅如此,因为这里独特的气候,所以家家户户的门前门后都开辟出来了一个院子,里面栽种的都是很有特色的香料,比如乳香,没药,豆蔻,番药籽等等。
在平时可以美化环境,等到成熟了之后将之卖掉也是一笔价格不菲的收入。
这里就是远近闻名的富庶镇子,月桂镇。
方林岩来到了这里以后,眯缝了一下眼睛,然后直接找了个人道:
“请问徐大户家在哪里?”
这个妇人顿时皱了皱眉,然后见到方林岩很识趣的递过来了两个铜钱,便堆起了笑容道:
“镇子东头就是,徐大户家里有客呢,大门口拴着好几头牲口和马车,最好认了。”
方林岩点点头走了过去,很快就发觉自己还真小瞧了这位徐大户,他本来想着这样一个村里面的土豪,充其量也就是老猫肥狗胖丫头的境界,却没料到修的大院儿都是里里外外四进的大院儿,这大门口的坝子都能做碾谷场使用了。
不仅如此,那大门口拴着的三辆马车和两辆驴车,也是彰显出这里的主人交游广阔,手面敞亮。
站在门口的几个家丁打扮的人正在聊天,见到方林岩这个陌生男人走了过来之后也不敢怠慢,立即就有人问道:
“这位老弟过来有什么事?”
方林岩也不卖关子,很干脆的道:
“我是受一位赞律大师所托,来找他的师兄仁钦大师。”
见到面前这群人将信将疑的样子,方林岩心道幸好老子之前留了一手,否则的话这一关就难过去了。
于是他就从怀中取出了一串类似于天珠的东西道:
“这里是赞律给我的信物,说是一看这东西仁钦大师就知道。”
那几名家丁对望一眼,然后便站出来了一个人接过信物进去通传了,方林岩就在门口等待。
隔了差不多几分钟,就见到里面快步走出来了好几个身披僧袍的喇嘛,方林岩注意看了一下,他们身上穿着的僧袍也是很有特色,领口是白色,外袍是暗红色,内袍则是黄色。
为首的一名干瘦喇嘛抬眼看了看方林岩,然后单手在胸前行了一礼道:
“施主怎么称呼?”
方林岩道:
“我叫谢文。”
干瘦喇嘛道:
“贫僧仁钦,施主里面请。”
仁钦将方林岩直接带到了后院的一处房间当中,这里看样子应该是他的住处,不过周围随侍的两位喇嘛显然保持着警惕,一左一右的站在了方林岩的身后。
可以见到,仁钦的手腕上已经套上了那一串天珠,他看着方林岩道:
“现在我师弟情况怎么样?”
方林岩道:
“若无意外的话,赞律大师已经回归莲花池了。”
听到了他的话,后面的两名喇嘛顿时躁动了起来,显然并不能接受这样的噩耗,反而仁钦应该是早有心理准备,痛苦的闭上了眼睛,隔了一会儿才道:
“不知道施主是否能告知当时情况?”
方林岩于是便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的见闻说了出来,最后看了一眼周围,然后道:
“还有一句话,是赞律大师死前的遗言,是关于一位女施主的,这两位大师估计不是很方便听。”
仁钦听了之后,对着那两人挥了挥手,这两人依言躬身施礼,然后转身离开,方林岩道:
“赞律大师说了两件事,第一件与刚刚我交出来的那手串有关,手串的第三颗就是你一直想要的。”
“第二件事就是,他其实也很喜欢边珍,但不会和你争。”
方林岩的这两句话说出来之后,仁钦长叹了一声,闭上了眼睛,看样子这两句话终于击破了他的心房让他直接失态。
良久,仁钦才徐徐的道:
“知道了,施主远道而来,为了我师弟的事情奔波几百里,足感盛情!”
然后他扬声呼喊了一声,顿时就有另外一名喇嘛走了进来,手里面有一个托盘,上面放着黄涔涔的好几锭黄金。
“贫僧这里无以为报,只有奉上黄金百两,以壮先生行程了。”
方林岩看了一眼黄金,然后笑了笑道:
“实不相瞒,我肯冒着风险帮赞律大师这个忙,当然不是因为和大师一见如故,也不是我义薄云天,乐于成人之美,而是因为赞律大师答允了我一件事…….”
仁钦脸色不变,捻着手中的串珠道:
“什么事?”
方林岩道:
“实不相瞒,在下因为想要炼制一件法宝,所以需要搜集几百条生魂。”
仁钦听了以后顿时勃然变色道:
“搜集生魂这样的恶事,施主为何会找到我等头上!?”
方林岩笑了笑道:
“明人不说暗话,仁钦大师,您就说这件事能不能办?在下其实与贵宗还是颇有渊源的,实在是没有半点儿恶意,真的想要请大师帮一下忙。”
仁钦徐徐摇头道:
“施主的这个忙,我是没有办法帮的。”
方林岩想了想,又从怀中取出了一支独钴杆,还有一枚筑基丹道:
“在下其实与贵教渊源极深,我的表弟就已经蒙上师青眼有加,拜入门下,只是他福气有限,不幸病逝,临死的时候还让我将这信物交还回来。”
“不仅如此,他还给了我一件宝物,说是上师寄存在他那里的,让我物归原主…….”